一个士兵之死

作者:闾丘露薇

一个香港朋友感叹,人在台湾,正好遇到二十五万人聚集在格林大道,送别因为遭到不当对待而死亡的陆军下士洪仲丘。一名出租车司机听说他来自香港,说了一句:想要改变,你们香港人要有台湾人这样的道德力量。

其实感慨的人很多,比如在新加坡,有不少网友在网络上留言讨论这次事件,有的人佩服台湾人会为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上街,也有的人感叹,在新加坡也发生过服兵役时士兵死亡的事情,但是大家只是默默接受,看看台湾,却是民众上街,军事部门首长下台。

上一次台北格林大道门前聚集如此多的民众,应该是06年百万民众身穿红色衣服,要求贪腐的陈水扁下台。不过这一次不同的地方在于,民众的聚集,没有政政团体组织,也没有政治人物的组织,发起倡议的,是一个叫做“一九八五公民行动联盟”的团体。

这个团体,主要是一群三十岁以下,互不相识的网友组成的,他们因为在论坛上讨论洪仲丘案件的时候,对于政府和军方的表现不满,于是决定发起行动,透过网络的力量,呼吁民众站出来。他们来自各行各业,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彼此并不认识。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在采取具体的抗议行动前,每次都是互不相识的网友,相约召开会议,讨论活动的口号,宗旨,以及形式。

这个团体的成员表示:“「所有幹部受訪都不會公開真實姓名,不是因為害怕被秋後算帳,而是要凸顯我們身為一個公民的隱匿性,我們就是公民社會的縮影,公民才是國家的主人!」 他们用同一的帐号对外发表宣言,至于1985这个名字,其实是台湾军中投诉热线的电话号码,只不过,在这些年轻人看来,这个热线形同虚设,甚至成为打击报复的缘由,因为所有的投诉必须提供真实身份,至于行动的LOGO,那个流血的眼睛,灵感来源于英国作家乔治奥维尔的小说”1984“中的那个,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老大哥“,但是在他们的行动中,这个流血的眼睛是所有的公民,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注视着政府和军方的一举一动。

这种没有政治团体,没有政党参与,同时也没有政治人物的行动联盟,最终透过网络的呼吁会有怎样的效果,其实没有人知道。当”占领华尔街“的口号在网络上传播的时候,不管是政客,政府还是媒体人,并不在意,即便在第一批示威者出现在华尔街上的时候,因为参与人数并不算多,加上没有太多的媒体放在心上,所以并没有产生任何回响。当然,之后,媒体惊讶的发现,这个他们觉得是个笑话的网络行动,变成了真正的社会运动。

“一九八五公民行动联盟“的第一次行动是在7月20日,五天的网络呼吁,结果有三万人自发的来到台湾军事部门办公大楼门前,最终由军事部门的副首长出面回应。之后,尽管马英九道歉,军事部门首长下台,十八名军官被起诉,最终还是有二十五万人,身穿白衣,自发的聚集在凯道。

这种摆脱政党以及政治人物的公民运动,参与者往往由社运人士以及其他行业,原本对政治并不关心,但是因为共同的关注而组成。比如埃及的四月六日青年运动,组织者除了社运人士,还有年轻的银行家。他们因为透过网络,呼吁和组织反对穆巴拉克的示威而被外界所熟悉,但是他们最早参与的社会运动,同时也是他们成立这个组织的原因,是08年在埃及的一个工业城市支持当地的工人罢工。他们透过社交网络,呼吁民众在工人们罢工的当天,身穿黑色服装留在家中。到了09年,他们在facebook上的成员,已经有了七万多人。

这个组织的标志是一个被称为otpor的黑色拳头,而这个标志其实是塞尔维亚一个青年公民组织的名称。看过半岛电视台一个跟踪拍摄四月六日青年运动的纪录片,主要成员去过塞尔维亚,向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学习过经验和非暴力抗争的方法。

otpor这个组织,是1998年到2003年,一群年轻人进行的非暴力抗争公民行动,在推翻米洛舍维奇政权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短短两年中,他们的成员超过七万人,遍布塞尔维亚,那个时候虽然没有现在的社交网络,但是他们透过电子邮件,传真,音乐会,街头行为艺术,游行,示威等方式,展现民众的力量。

otpor之后参选没有成功,毕竟过于分散,最后一些成员加入政党,这是社会运动在过往的一个规律,在社会正常化之后,民间力量转化为政党,埃及的四月六日青年运动,至少在最近的埃及局势下,公开表态支持临时政府,显然也开始进入了类似的角色。台湾的这场公民运动,可以看到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很谨慎的没有太多表态,或许他们看到,一股新的政治力量正在升起,厌倦了蓝绿意识形态之争的民众,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声音,自己关注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