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金融民工的业余生活

  金融民工的聚会地点一般都选在百盛楼上的渝乡人家,因为他知道,这里是金融街最便宜的餐馆,买单时出示工卡还能打个小折。
来到味千拉面,上了二层,看见空无一人的大厅,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喝上一口大麦茶,望着楼下的金融街广场和零散的行人,金融民工仿佛觉得自己是在星巴克,心情如此舒畅。  他来到味千拉面,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喝上一口大麦茶,望着楼下的金融街广场和零散的行人,金融民工仿佛觉得自己是在星巴克,心情如此舒畅。

  作为一名合格的金融民工,工作日和非工作日都是以工作为主的。但是作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金融民工,在工作之外,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业余生活。现将部分片段展现给你们,你们感受一下。

  1、聚会

  金融民工虽然没有大百度的阿峰赚得多,但是他在阿峰面前还是有很强的心理优越感的。因为他觉得阿峰业余时间只会打DOTA,完全没有社交网络和圈子。金融民工则不同,他经常穿梭于各大会议、论坛和同业聚会,搜集起来的名片连起来能绕地球几十圈。他觉得,自己无可替代。这种满足感和自豪感,让金融民工完全忘了阿峰是在上地东里的大三居里打DOTA,而自己是在大兴黄村的地下室与人合租。

  这个周五,金融民工又约了几个同业晚上聚餐。金融民工的聚会地点一般都选在百盛楼上的渝乡人家。因为他知道,这里是金融街最便宜的餐馆,买单时出示工卡还能打个小折。

  一般来说,典型的金融民工聚会流程是这样的:首先,互相问好,并交换名片。然后,开始自我介绍。比如:“上周我搞了个**项目,规模**亿,一笔就赚了**万,爽翻了!”“前几天我给**推了个**股票,那sb没买,结果连涨几个板。”“那个***总是你们公司的吧,我跟他特别熟”“去年我们部门盈利**亿,今年刚6个月就超去年了”。最后,吃饭。结束后,各自赶地铁回家。这也是金融民工聚会不敢太晚结束的原因。

  2、学习

  金融民工平时的主要工作是念经和解签。这些工作看起来虽然简单,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想念好经、解好签,也是需要强大的知识储备的。毕竟忽悠也是门技术活。

  为了早日当上首席解签师,金融民工平时都花不少时间放在业务学习上。金融民工的学习一般分三个层次:

  最低层级:看CFA NOTES,企图通过考证改变命运——图样图森破,金融民工最后发现自己只不过是用时间和金钱证明了考证就是个渣。

  中等层次:看报告,企图掌握牛与熊——金融民工深知,任何创作都是从模仿开始的。所以要开创自己的解签风格,就必须先学习他家所长。金融民工最后发现,所有的风格都可以总结为一句话:“超出市场预期,但是符合我们的预期”。

  最高层级:看高博的《经济运行的逻辑》,企图掌握世界——书中详实的数据分析、缜密的逻辑推理、一致的解释判断,让金融民工如痴如醉。金融民工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解签,这才是真正的大师。顿时,他觉得自己掌握了世界。

  3、吃饭

  平时上班的话,金融民工的一日三餐都在单位食堂解决。食堂做什么,金融民工就吃什么。虽然难吃,但总也算能生存。但是休息日,食堂不开门,金融民工就瞎了。

  周六,金融民工早上一开眼已经十点多了,早饭肯定是不吃了。心想既然待会儿早饭午饭一起吃,那就去尝一下金融街的高端餐厅——味千拉面的味道。虽然这里平时人贼多、上菜贼慢,但是他比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要贵几块钱,所以在金融民工心中,这就是高富帅的聚集地。

  来到味千拉面,上了二层,看见空无一人的大厅,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喝上一口大麦茶,望着楼下的金融街广场和零散的行人,金融民工仿佛觉得自己是在星巴克,心情如此舒畅。

  金融民工点了一份最爱的日式炒饭,并不忘开了张发票。不是因为能报,而是金融民工希望能刮出几块钱,那这顿就赚着了。

  4、单位上网

  吃完饭,金融民工习惯在街上溜一会儿。周六的金融街显得特别安静。平时熙攘的人群、匆忙的步伐,在这时,都消失了,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慢了。十字路口红绿灯的警示声也显得特别清楚。那些平时人模狗样、西装革履的金融民工们,现在都变成了拖鞋、短裤和T恤的大四学生。

  在金融街广场绕了两圈,金融民工想回去了。但是想到单位有空调,网速还更快,所以决定回去薅单位的羊毛。单位写字楼大厅,保安见金融民工一副社会盲流的打扮,坚持要他登记才让上去。金融民工觉得人格受到侮辱,坚决不从。双方僵在那。几分钟后,僵局以金融民工的妥协而告终。反正金融民工受侮辱的地方多了,不在乎多这一次。

  来到办公室,发现领导也在。领导问金融民工怎么来了。金融民工说:有些活没干完,心里放不下,反正在家也没事,来单位再研究研究。领导听了后满意地走了,其实他是回来拿东西的。金融民工顿时觉得这趟单位没白来,同时也为自己的机灵反应自豪,心想:跟我斗?你还嫩点!

  领导走后,金融民工打开微博,看到上面各种大小号正在激辩。未来经济增速是否会下台阶?克强经济学能否成功?金融改革如何破冰?券商研究所如何转型?资管如何摆脱银行渠道的牵制?基金子公司如何突围?一个个难题需要他思索、抉择。这时电话响了,是房东打来的,说儿子要结婚,给金融民工一个礼拜时间搬走。金融民工苦苦央求,房东最后很不情愿地宽限他到月底。

  没办法,金融民工踏上了看房之路。

  5、看房

  为了方便,金融民工一直在单位附近租住着。月坛、三里河、车公庄一带,金融民工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金融民工对搬家并不陌生,帝都工作两年,搬了三次家,最近的一次是一个多月前。房东赶人的理由包括:涨房租,要卖房,儿子要结婚,女儿要回国。金融民工也曾仰天长啸:房东女儿要结婚,新郎为什么不是我!但后来单位的好心大妈劝金融民工去厕所照下镜子,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这么想过了。

  在金融民工最不愿打交道的人群排行榜中,排第一的是风控,排第二的就是房地产中介。金融民工的换房史,也是一部被房地产中介蹂躏的血泪史,其中经历的无力、无奈和无助,无一不激励着金融民工暗下决心:“我早晚一天要搬进西城晶华!”

  在经历一番周折之后(此处说多了都是泪,有空将单讲),金融民工顺利地搬进了大兴黄村的地下室。

  折腾了两天,金融民工终于上了床。金融民工必须得早点睡,因为明天,金融市场还等着他去拯救、公司业务还等着他去突破、部门架构还等着他去搭建……梦里,他笑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