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钧:一些地方政府不守法制乱扣帽子 企业家不安全

,周二,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接受大智慧通讯社专访时透露,目前国企改革远没破题,三中全会不会把这个问题纳入议题。

保育钧称,目前全党还没有共识,谈不拢。所以三中全会会涉及行政改革、金融和财税体制的改革等,但不会把国企改革纳入议程。

保育钧表示,未来国企改革应该有三个内容:首先,清查国有资产“家底”;其次,明确国有企业定位,避免与民争利;第三,国资委应该对全国人大负责,委托管理人经营国有企业。

保育钧称:“民营企业如果贴近市场、细分市场,投资机会很多,但问题是行业进入受限,垄断体制必须改革。”  

保育钧还谈及民营企业家的想法,他表示,现在企业家感觉很不安全。一些地方政府不遵守法制,给企业家胡乱扣帽子:第一个罪名是偷税漏税,第二个非法融资,第三是侵吞国有资产,再没有,四个罪名那就是黑社会、黑势力。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整人总是有办法的。说句难听的话,民营企业被当作羔羊,他们不知道哪一天挨宰。照此以往,民营企业怎么搞发展?

保育钧还透露了他与美国管理大师杰克•韦尔奇的对话。保育钧问对方:你要花多少时间和政府打交道?韦尔奇称:我不需要和政府打交道,政府为我服务。保育钧又问:你花多少时间和银行打交道借钱?韦尔奇回答:银行都跑我这儿来!

专访内容如下:

大智慧通讯社:现在企业普遍抱怨税负重。国企其实有各种政策照顾,负担最重的实际上是民企,单纯减税似乎并不是政府所情愿的,如何推动这件事?

保育钧: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看,财税收入和GDP增速是相匹配的。未来要减轻税负,只能进一步实行营改增,使服务业和小微企业得利。近期国务院暂免征收部分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的措施,也是措施之一。

营改增会让小规模企业得利,直接减轻税负;中等规模企业不见得因此减轻了税负,反而可能增加,但是,通过增值税发票,下家可以抵扣,一旦销路好了,营业收入也会增加。国家税务总局的一个副局长和我讲过,营改增之后,要看企业会不会交税。如果企业很大,有一些服务部门,可以独立出去,那样还能得利。

大智慧通讯社:近日国务院提出“8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包括积极发展小型金融机构、大力拓展小微企业直接融资渠道等。今年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多次提到金融体制改革,这次能为民营企业解决实质性问题吗?

保育钧:融资难这是个老问题,中国的金融机构一直还不合理。目前资本市场已经放开了一些,债券市场、新三板开张,一些小企业可以上市,但证券市场何时启动IPO还不清楚。

大智慧通讯社: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陆续推出了改革的各项议题,但国企改革似乎没有涉及,这与市场对新一届政府的预期背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国企还改不改?怎么改?

保育钧:现在对国企的意见很不一致,国资委下任务,要求国企特别是央企今年的销售收入增长10%,那些产能过剩的国企怎么办?也要实行10%的增长吗?我和国资委说不到一块去。

我认为,国企“保值增值”口号是错误的。国企在市场上占据了据垄断地位,要增值就得不停涨价,结果是下游企业倒霉,损失转嫁到了它们身上。一些媒体在报道中会突出国企上交了多少税收、利润增长多少,其实那些和老百姓没有关系。国有企业不是真正的国有,而是官有企业,是内部人控制的官僚资本。国企改革远没有破题。

为什么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新老“36条”都落实不了?2006年底,国资委出台了一个文件,以国办名义转发,明确“国有经济应对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保持绝对控制力”,包括军工、电网电力、石油石化、电信、煤炭、民航、航运等七大行业;同时,国有经济对基础性和支柱产业领域的重要骨干企业保持较强控制力,包括装备制造、汽车、电子信息、建筑、钢铁、有色金属、化工、勘察设计、科技等九大行业。从此,民营企业投资空间更加缩窄。为什么会出现“国进民退”的怪现象?国务院的文件自相矛盾,互相打架:一方面“36条”提出要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另一方面国资委规定国有资本控制16大行业。前段时间,民营企业东星航空公司前老总兰世立提前释放出狱,但马上被要求离境,真是莫名其妙!

大智慧通讯社:下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举行,或提出一系列的改革,国企改革会纳入其中吗?

保育钧:在这个问题上,全党还没有共识,谈不拢。三中全会涉及行政改革、金融和财税体制的改革等,但不会把国企改革纳入议程。其中,行政改革主要就是政府放权,包括行政审批权的进一步下放,但不太可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

我曾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前在政协的会上和国企负责人有过争论,他们认为自己才代表国家。中央文件规定,“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从根本上讲,这就决定了不可能对国企、民企一视同仁。既然国企是主体,那能平等吗?国企对十几个行业进行绝对控制,这是和市场资源配置是背离的。近年来在国有、民营问题上政策老是“翻烧饼”,是因为所有制束缚,它是讲“成分论”的。

大智慧通讯社:近日,《经济日报》连发5篇“国企改革热点解析”系列文章,分别是:《“国企垄断论”站不住脚》、《竞争性领域国企进退由市场决定》、《国企和民企并非“零和博弈”》、《国有企业效率并不低;国有资产岂能一分了之》。很多人认为,这一信号是不是意味着中央要加大国企的话语权?

保育钧:改革开放之前,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民营经济的认识是基于阶级斗争的分析视角,一味强调所有制,总觉得国有企业是执政党自己的,民营企业是异己力量。直到今天,在国企、民企问题上,很多人还留有革命党的固有思维模式,而非转变为执政党的新思维。事实上,不应该按成分划分出国企和民企,而是按企业规模大小来划分。

中国房地产之所以搞成这样(高房价),是国企、地方政府和银行三方联手的结果。国企凭着特殊优势拿地,地方政府批地,银行则一手托两家(开发商和购房者都需要从那里贷款)。地方政府垄断土地,国企垄断市场,银行垄断两家,这都是垄断惹的祸!民企没有了投资渠道,只能去炒房。

大智慧通讯社:目前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饱受关注,是否将成为国企改革的一个突破口?

保育钧:如果不是因为背负巨大债务,政府还会把铁路包下来。实际上,民营企业已经参与到铁路投资中。新疆叫广汇能源公司,去年已经动工,花了几百个亿投资建设煤运铁路。还有个徐州的民营企业,在内蒙古投资了一条煤运铁路,以前是参股,后来全部买下来。铁路行业是资金密集型,民营企业可以通过合作进行联合投资。

对本届中国政府的思路,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是走市场化改革的道路,通过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通过改变政府职能和削权,向服务型政府转型。李克强出任总理以来,每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向都很明确,然而,从中央政府各地部门到地方政府还转不过弯来。

三中全会以后应该会是个压力,各部门和地方要回答改革如何落实的问题。企业家对行政审批是痛恨的不得了,橡皮图章要转几年才给批,不像话嘛!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是这样的。

大智慧通讯社:目前,人社部一直在呼吁社保基金改革顶层设计。您曾经提出要拿更多国企红利充实社保基金。请谈一谈这个问题。

保育钧:国有企业是全民所有,回报也应该全民享有。现在的结果是全民受害,比如石油的价格比美国还高,比如电到现在为止还不敢公布成本?我认为,应该把国有企业更多的利润交给社保。利润应该每年按照比例上交补充社保,全国人大要立法,当然,比例也应该提高。第二,如果实在不行,甚至可以变卖一些国有企业,一些国有钢铁企业亏损,就可以卖给民营企业,然后回收资金用以补充社保基金。

大智慧通讯社:国企改革具体应该从哪个方面入手?请举出最重要的三个方面。

保育钧:国企改革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具体包括:

第一,清查国有资产有多少。要查清企业国有资产和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究竟有多少,包括办公楼、央企所属的酒店等。如果是搞腐败,把国有资产变成了少数人所有,以国家安全为由侵吞全国人民资产,这才是私有化。

第二,明确国有企业的定位。国企应该干什么?我认为,应该为各行各业提供基础性支撑,做市场做不了的事情,即便亏损也应该。具体而言,一是基础性支持,供水供气供电等,第二是公共事业,如小学和初中是义务教育,大学完全可以有民营介入。在美国,几个的著名大学都是私立的,甚至军工也都是民营的。

第三,要明确规定国企委托负责人来经营,不应该由组织部门指派干部。国有资产委员会应该放在全国人大,由全国人大聘请管理团队负责企业经营,否则是官是商说不清楚。

现在各方都在要谈界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其实比较空泛,目前政企还没有分开。如果中国国企改革如果能走到这一步,基本上也就算完成了。中国更多的还是权力配置资源,而不是市场配置资源。

大智慧通讯社:据您了解,现在民营企业家主要的想法是什么?

保育钧:第一,让我们利利索索、痛痛快快地赚钱,第二,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

现在企业家感觉很不安全,一些地方政府不遵守法制,给企业家胡乱扣帽子:第一个罪名是偷税漏税,第二个非法融资,第三是侵吞国有资产,再没有,四个罪名那就是黑社会、黑势力。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整人总是有办法的。说句难听的话,民营企业被当作羔羊,他们不知道哪一天挨宰。照此以往,民营企业怎么搞发展?

我曾经和美国管理大师杰克•韦尔奇对话,我问他:你要花多少时间和政府打交道?他说:我不需要和政府打交道,政府为我服务。我说,在中国,我们的企业家不得不把精力都花在和政府打交道上。我又问:你花多少时间和银行打交道借钱?他说:银行都跑我这儿来!我认为,中国出不了韦尔奇,是体制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