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康:企业家在2015年前很重要任务是管理好现金流

  “在这里我想传递一个消息,所有企业家今年开始一直到2015年一个很重要任务就是把自己现金流量管好、把流动性管好”,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8月10日在“2013长江青年投资人论坛”中做上述表示。

  对于“现金流量管好和流动性管好”,刘明康做了进一步解释:

  第一,必须有可靠的数据。在数据基础上有统计和报告的制度。他说,我看了一下我们客户,没有几家企业对自己的现金流量、头寸管理有数据、有报告制度。有报告,领导也不听,因为没有人负责。到底是谁负责?我可以告诉大家,金融机构最好的管流动性的人就必须是首席运行官COO,因为他管前台、中台、后台,你现在资金成本已经很贵了,你前台还做什么生意啊?你个东西顶多赚7%到10%,你给我停下来。所以COO非常重要。在企业里面一般不设首席运行官,你让现在都有的CFO把这个事情管好。

  第二件事,流动性的头寸管理和抵押品的管理。刘明康说,我们银行都有债券、股票抵押,你既没有债券、也没有股票,你要么追加抵押品,要么还钱,要么赌抵押品,要不然人家就斩仓卖掉,因此必须做好每一天头寸管理、抵押品管理。

  第三,错配的管理。三个错配,第一个错配是货币与货币的错配。现在很多人就在这里做,因为日元便宜,借日元,投到人民币点心债,有本事的人拿到RQFII额度跑到国内做股票、债券。这个东西要倒霉的,因为一旦市场逆向,一点办法都没有。货币错配很重要。第二,期限的错配。借短放长。第三,结构的错配。存款当中,企业存款和个人存款以及其他消费性的存款。

  以下为刘明康演讲实录:

  刘明康:尊敬的主持人、刘副院长,各位校友、各位青年投资人,和各位在校的学员们,大家早上好!

  很高兴和大家来见面,并且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当前的形势的一些看法以及应对当前形势带来的一些挑战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事。首先我想给大家看一下我的PPT。

  应对当前的挑战我首先给大家讲三个故事,这三个故事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可以看到三个例子。

  第一个就是我们全世界的造船业,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真实的现象。中国造船行业从2001年到2010年,中国是这条红线,造船能力有了飞跃发展。尤其后面这段时间中国在进入WTO以后红利现象,使得我们造船能力有了突飞猛进增长。但是在这段时间碰到了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第二个上升的是韩国,中国在这十年当中,造船吨位实际能力和生产能力增长了2000%,这是全世界没有。韩国是200%。日本是100%,欧洲甚至于下降了。很重要的大家要看这个图,红的这条线是全球对船的一个需求量,蓝的这条线是我们造船的供应的能力。造船的供应能力一路飚升,到现在为止我们造船能力已经爬升的非常快,可以达到2.1亿多万吨的能力。2008年以后需求就下降到这儿,然后现在即使恢复,全世界一年所需要的船的生产能力也是非常的低。中间留下来这个距离就是供大于求。供大于求8000多万吨。8000多万吨当中7000万吨是中国的过剩能力。我们估计在未来几年当中,这个水平还是提不起来。因为全世界贸易仍然不振,投资也是很有限,我们从欧盟、从美国来看,这个状况并没有很大的改善。因此全球这中间的一个产能过剩是明显的。

  现在我们看看国际上有没有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来说明我们产能过剩的压缩是有效的。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以日本造船业为例,现在有了很大的一个变化,也就是说从1973年到现在,日本造船行业淘汰了60%以上的产能。在这个同时增加了它的高附加值,使得高技术含量的船舶制造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最后,通过大量的兼并和收购,这种合并使得日本出现了只有两个造船工业的巨头:三菱重工、住友重工。他们控制了7家造船企业当中的主要两家,控制了20家造船厂当中的14家,加大研发投资及IT应用,同时把信息科技和技术革命放到船上,使得船在价值链高端跟别人竞争。特别跟上一个潮流,绿色经济环保。造船设计船的时候,他们引进了这些标准,拿这些标准保护自己,打败竞争对手。行业标准制定上,日本的政府和造船行业协会不是一个摆设,组织大家一起来与时俱进。

  在这个工作同时,他们做了四项工作。第一,所有造船厂加强了企业之间的合作,而不是光是企业之间的竞争。日本所有造船厂和分属七家公司的20间造船厂加强了企业合作,争取订单,大家一起来合作,节省成本,你做主机、我做辅机。同时还有很多控制设备。这当中使得竞争的采购有了很大能力。增加产能方面,在每个环节去掉不需要的部分,实现适时增长、零库存制度(JIT),JIT不是日本人的专利,是欧洲一个发明,最早来自于欧洲一个汽车工厂。后来运用到日本的各个行业里面去,运用的比欧洲人更早。JIS就是在整个流程过程中大量用超大规模模块进行重组,减少流水线上任何的浪费。第三件事,增加研发。现在日本设计:环保型船舶、海洋上作浮动的海洋风力发电的风车船舶,还有一个海洋的勘探。现在南极洲、北冰洋的勘探都加强了,这些勘探船是高科技的,日本主要从这方面有差别性的竞争。

  当然也有个别船厂在往上走,但是这是一个趋势。但是在最高端的地方,是三菱重工,下面是川崎重工,这两个占领了高附加值。韩国在这个位置上有低附加值、中等附加值,但是上升趋势很强,紧跟日本,这两年有很大发展。当然日本还有一些特殊船厂作超大规模邮轮、散装货轮,仍然还保持一定优势。高附加值的最重要的就是舰艇以及各种潜水艇、各种现代化小型的导弹巡逻艇等等舰艇是高科技用的最多的,因为他隐身性能很强,要保护自己,同时有很强的攻击能力,现代战中发挥很重要作用。第二是海上建筑物,油田钻井平台、油气田这些都是高科技的,包括我们勘探船。另外就是豪华邮轮,那都是高科技的。中间这部分是普通的商船,我们叫高附加值的大型船舶以及液化天然气运输,我们叫VLCC,这部分天然气LNG运输船只在这里。底下是商用的。

  第二个例子,汽车。这个是我们实际的汽车需求量。我一直划到2020年。中国的汽车市场还是会有一个健康的增长。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生产汽车的能力是这条蓝的线,可以爬升的很快。借是一个很大的困难。这部分距离就是我们产能巨大过剩。更有甚者,我们自主品牌的汽车现在还是需要加紧来进行创新和开发。他们实际上走了一个恶性循环的路,他是大量的依赖外资关键零部件的供应商。比如新能源洗车、包括车载能源、包括控制系统、传动、传输系统,这些核心部件全部依靠外资供应商。自己就没有办法实现我的品牌有差异化,我能打出一个国产的品牌,但是大家说不出我比外国人好在什么地方。第三个,因为你没有品牌,因此你只能低价销售,低价销售战略带来没有钱去搞研发。汽车需要大量投入研发。现代汽车厂每年都是10亿美金的研发,已经十个年头了。

  日本人自称是亚洲汽车的鼻祖,跟核电里面美国人讲我是爸爸,法国你是我的儿子、孙子一样。但是今天突然发现日本人去求助韩国人,把自己工厂要搬到韩国去生产。日产的汽车工厂居然跑到韩国去进行开设自己的工厂。在韩国哪里?韩国的釜山。他们到了韩国后,从那儿再把产品卖给中国,卖给欧洲。他每年现在出口11.2万部汽车(2011年)。SM3、SM5、SM7、QM5这种汽车是在釜山生产,然后卖到亚洲、中东。零部件回到日本。这是为什么呢?日本作了一个比较,日元升值,2010年前日元都是升值的,韩元是贬值的,因此我何乐而不为,我应该去韩国。第二,在环保方面,韩国和日本一样有严格要求,但是劳动力方面日本就很贵,韩国就很便宜。税收方面,韩国没有任何的税收优惠,因此他们就跟日本一样。但是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上面,日本非常的迟缓,直到现在才睡醒了,想要参加TPP(泛太平洋地区合作伙伴协议),韩国已经在短短的金融危机四年多时间里签署了11个FTA(自由贸易协定),其中最大的就是他们和美国、欧盟谈下来了,并且生效了。国内需求,韩国没有任何优势可以谈,跟日本一样,人口又少、土地面积又少,而且韩国人比较爱国,拥有自己的现代车就可以了。但是电价和电力供应方面日本是不稳定的,电价又高,电力供应,福岛事件后给日本汽车零部件很大摧残。最后一个,日本企业产品这两年声誉有所下降,大家都知道丰田的事件。但是韩国来讲,现代以及其他的汽车公司生产的重量卡车一直到家用车,产品的性能正在上升。世界上直到今天没有一个公司可以对自己出产的汽车进行十年的包退包换包修理”三包”政策,但是韩国做到了。所以他就决定做这件事情。

  第三件事,讲商业领袖的迅速变化。1997年的时候,日本索尼相当于21个美国的苹果,但是到2013年一个苹果是30个索尼。索尼变成这样一个矮子,曾经是那样一个世界巨人,而苹果已经成长为30个索尼。我们把韩国三星加进来就可以看到过去的索尼是世界的巨人,三星是一个小个子,仅仅比苹果那个时候稍微大一点点,这是1997年。但是曾几何时,到2013年的时候,三星超过了苹果的一半,大有追赶之势,而索尼仍然躲在那个地方。

  因此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国际上的商业领袖地位是如此的不稳定、挑战这么大、而且变化是现实的。这背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实际上做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对外签订FTA给我们企业走到全世界去创造好的条件。第二,在国内进行创新和折旧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

  当前的国内经济形势。总的来讲,美国经济正在复苏过程中,美国经济从中长期来讲有三个优势:第一,能源优势。这个不需要打开来讲了,大家都知道,石油、天然气、页岩气。第二,创新优势。他的机制体制对于创新、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对创新的激励。第三,美国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模式。到今天我讲话为止,也就是说大家有了一个财富的感觉,股票上面的增值,股票市场增值对人们经济的发展和消费拉动很直接。虽然美国5月新开工房地产达到一个月153万套,足以使伯兰克很兴奋了,但是这不是主要的,因为每个人只有一套房子的话,这个房子再怎么增值,也只是纸上画的一块饼,墙上挂挂,心里开心而已,看不见的。但是股市上增长3.35万亿美元,每个人卖一点股票,就可以换来很好的消费能力,所以不完全是一个满足感和信任感,而是真正的消费能力增加了。美国GDP接近80%来自消费,这就是增长模式的现实反映。

  当然美国也有美国自己的问题,美国没有办法解决储蓄率不足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财政赤字的问题和财政债务的问题,没有办法很快解决它的社会上的管理问题,包括社保基金的缺口等等各个方面以及其他社会管理问题。所以美国的问题是持续的、长期的,美国政府的风险也是很大的。这都是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再加上放量宽松,前面所做一切已经占到GDP的15%,后面每个月850亿美金放量宽松,有400亿美金用在有抵押债券当中的放水,还有450亿美金每个月用国债的形式来回吐放量。这样大的一个放量宽松,造成美国银行有1.9万亿美元的过剩流动性和现金在手上。这就是我今天要给大家传递的一个信息。

  欧洲整个经济仍然好不起来。没有办法。银行联盟已经步履艰难,我也不知道财政联盟何时可以达成协议,现在又作了妥协,说经济增长应当放在第一位,对紧缩财政等等纪律要求可以让位,这就使得整个的前景更加黯淡。

  日本这次自由党联盟的获胜,使得他在推出所谓安倍经济学会加大力度,但是日本也不容易把这些政策做到位。因为日本现在27%国民税收都要用来还债,主要是偿付利息和很少的还本。因此现在日本的政府债券的利率十年期只有0.5到0.75%,等到通货膨胀能像安倍将的拉到2%,那你的利率至少要增加1%,增加1%就要吃掉日本一半以上财政税收,如果增加2%,日本所有财政税收都不吃不喝全部用来还债。这不是一厢情愿的故事。另外日本少子、老龄化社会趋向,人口大量递减都会带来日本经济社会的深层次问题。日本现在带领他们自己的国民希望能够重振信心,这个方向应该讲是对的,我们也希望我们所有的邻居,世界上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有一个健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环境。但是不太容易。另外一个政治上的因素,大家都知道自由民主党联盟胜利后,他们会在议会里很有可能加大力度推进修宪的工作,这一点对中国和所有东南亚国家对二次大战记忆犹新会带来新的复杂局面。

  中国现在发展主要面临双重压力。第一个就是我们讲全球进入低速增长阶段,无论是美国,美国一季度讲GDP增长2.5%,很快调到2.4%,后来调到1.8%,虽然同比增长了不少。但是我认为美国能实现2%GDP增长就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并不是像大家讲的会超过3.5%。日本一季度实现0.7%GDP正增长,但是日本要能够把通货紧缩变成通货膨胀2%已经很不容易。日本是4.4万亿美金整个的资本,你们做商学院的都要懂这个,如果你投了日经指数的话,你的回报率在20%以上。欧元区都是一个低速增长的阶段,日本属于大概1%的增长就是了不起了。美国2%增长了不起了。欧元区零增长左右,顶多只有1%增长。

  还有一句话,所谓金砖四国这个话是一个梦想。这个金砖四国不知道怎么唱起的,俄罗斯顶多只有1%经济增长。南非零增长,巴西能有实现正的增长有一点就很不容易了,弄不好会滑下去。只有中国是所谓金砖四过当中一枝独秀,如果我们能保持7%到7.5%增长,那是全世界第一名。但是多少年的快速增长后,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环境的污染,6.5亿人生活在雾霾下。食品安全、产能过剩,几乎所有企业现金流都在减少,流动性出现一些困难,还有收入分配不均等等,都引起了中央政府高度关注和重视。

  我想讲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刚刚刘院长已经讲的很好了,过去我们靠投资拉动和出口拉动。其实还有第三个红利,那就是WTO的红利。不要忘记这一点。2002年开始中国进入WTO,2006年12月11日中国的宽限期过去了,这个部分使得中国获得了大量的红利,这三个红利都不会有了,什么劳动力、土地现在都不是主要的。因此中央很明智的决定我们要转变经济发展的模式,要从投资拉动和出口拉动转到消费、内需拉动,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不能在这里划句号。刚才刘院长说了,我是同意的,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在美国是成功的,已经占了70%,但是很重要一条你要大家有钱才行。消费拉动要靠收入增长。今天中国的收入增长,既然没有了土地红利、劳动力红利、入世的红利以及其他的红利以外,那么你靠什么?只能靠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只有这个东西在中国才能够带动新的13亿人的平均的收入增长。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又靠什么?靠创新。一定要有崭新的产品、崭新的服务、崭新的体系才能够提高你的劳动生产率,通过创新。通过创新我们还能够走到全世界,让全世界凡是有增长的市场上,有中国的存在,中国制造变成made by China,made from china,劳动生产力提高靠什么?靠改革。如果不改革,我们许多标准、做法没有办法实现。我们很重要的问题是流动性比较困难,5、6月份出现全国性的钱荒,我不想用这个字,但是中国并不缺钱,但是确实出现了流动性短缺和恐慌。在这里我想传递一个消息,所有企业家今年开始一直到2015年一个很重要任务就是把自己现金流量管好、把流动性管好。现金流量管好和流动性管好有这么几层意思:第一,必须有可靠的数据。在数据基础上有统计和报告的制度。我看了一下我们客户,没有几家企业对自己的现金流量、头寸管理有数据、有报告制度。有报告,领导也不听,因为没有人负责。到底是谁负责?我可以告诉大家,金融机构最好的管流动性的人就必须是首席运行官COO,因为他管前台、中台、后台,你现在资金成本已经很贵了,你前台还做什么生意啊?你个东西顶多赚7%到10%,你给我停下来。所以COO非常重要。在企业里面一般不设首席运行官,你让现在都有的CFO把这个事情管好。第二件事,现金管理、流动性管理的时候从来不管理一天之内的流动性的头寸管理和一天之内的抵押品的管理。我们银行都有债券、股票抵押,你既没有债券、也没有股票,你要么追加抵押品,要么还钱,要么赌抵押品,要不然人家就斩仓卖掉,因此必须做好每一天头寸管理、抵押品管理。第三,错配的管理。三个错配,第一个错配是货币与货币的错配。现在很多人就在这里做,因为日元便宜,借日元,投到人民币点心债,有本事的人拿到RQFII额度跑到国内做股票、债券。这个东西要倒霉的,因为一旦市场逆向,一点办法都没有。货币错配很重要。第二,期限的错配。借短放长。第三,结构的错配。存款当中,企业存款和个人存款以及其他消费性的存款。

  今年我们企业家一定要把尽职调查做好,这是我们最大的薄弱环节,无论在资产方面、负债方面,都要做好尽职调查,你能不能借给这家银行、客户,你要看看人家的公司治理,人家借你的钱,人家的成本也很高,一说要还,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尽职调查,无论在投资领域还是现金流动性管理方面都是很重要。这就是我给大家重要的信息,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里,如果有一点时间的话,请大家提一两个问题。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刘主席的深度剖析,从三个故事剖析了经济增长模式问题,同时提到了流动性,让大家要重点关注企业现金流管理。我相信这些观点、这些深度的见解为我们所有青年投资人在后续投资和企业管理当中提供了很多建议。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提供三个提问机会。希望大家踊跃的举手。

  提问:刘主席,我是2013级上海班的校友,刚才听了您的演讲对我的帮助非常大。现在有一个关于近期资本市场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刚才您提到了流动性政策方面,今年5、6月份银行间出现了所谓的钱荒,最近审计局也开始对地方债务进行审计,市场存在了一些担心。昨天央行发布的最新的数据显示,7月末M1、M2增长回升。

  (注:此处速记有缺失)当然这么说我并不否认我们国内的金融界应当克服自己的缺陷,要面对这样的挑战。新增量50%、70%既然用票据,票据的背后没有贸易和投资的背景,然后做通道业务去跟信托公司、财务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现在又加入了保险公司,大家去合作,一合作后全部做一个虚拟的所谓的大资管业务,又活跃在过去的陕甘宁边区一样,大家三不管地带,三个监管者都管不到的地方,这个就会创造很大风险。流动性问题解决既要看大气候,也要看国内小环境,而且要往前走,一定要改革。我们贷款配额制度我看今后必须要改。因为你有配额,大家吃饱了,也要把配额占住,这就是M2增长那么快,实体经济只有7%多的道理。要做到这件事情,还有两个前提。做事情我们的思想一定要很清楚,那就是国有企业改革、政府融资平台必须采用新的改革方法,把它放到阳光下,经过审计、经过透明、评级,并且有会计事务所服务,使他在资本市场上发一定限量的债,能够寅吃卯粮,但是不能没有任何的度和约束。

  投资的领域,很多领域,我至少可以讲4、5个。一个是清洁能源技术,配合压缩过剩产能,设备更新换代,这就是一个有效投资。如果把80年代30W千瓦的燃煤机组拿掉的话,然后有燃烧值不管高的还是低的,一度电80年代的机组要耗费350克标煤。但是如果用先进的超超临界的话一度电250克,可以省100克燃煤。这是很重要的领域。

  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电讯。我们的电讯现在还在谈什么三网合一,大家很艰难在做这件事情,实际上我们已经到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时代,所以云计算、大数据加上互联网,这个给我们在整个通讯和电信技术上带来很大的投资机遇,这一天一定要到来,而且谁先做谁得益。

  第三个行业,现代农业,跟生化技术相关联的这些,种子技术、良种培育、丰产、抗旱、抗涝,现代农业技术和配套改革使得我们现代农民有周末,礼拜六天可以休息,并且我们可以发工资,再加上奖金的话,很多城里的年轻人也可以去务农了,整个是现代的农业。

  还有我们媒体和娱乐业中国是巨大的潜力,曾几何时中国已经变成全世界最大的电影票房国家,第一大是美国加上加拿大才变成第一大。我们现在票房远远超过德国、英国和日本,变成第二位。因为大家吃饭吃不起的话,喝酒喝不起的话,看电影还是看得起。当然这就呼唤着很多改革,比如说电影应该分级,一分级我就可以带着孩子去。本来一个人看,变成一家人都去。不然孩子不敢带,孩子不去,大人也不能去看电影了。另外我们还有很多通道、内容的改变,我们有了这些网络的技术和通讯技术的改进以及宽带的建设,但是最后你要有内容在上面跑。这方面媒体和娱乐业也是很重要的。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城市的规划。就应当向民营开放,给民营更多的企业A级、甲级资质,同时也允许民营企业家只要是能干的,去兼并收购其他的城市规划的建设商,兼并收购后的资质认证也应当有一个改革。我们的城市供水、污水处理以及交通、城市轨道、轻轨等等这些都有相当大的投资领域。

  当然这些只是讲到行业,具体投什么的时候,你们在长江商学院都讲过,我就不讲具体的分析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刘主席的分析。刚才刘主席提到在金砖四国当中最有含金量的就是中国,然后在基于人口优势前提下,其实有很多领域都值得我们去投资。由于时间关系,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要尽量快一点。

  提问:我是2013级上海班的,我们是专门投资农业投资的一家基金,我们有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走出去,在一些地广人稀的农业大国进行投资,并且把他们先进的机械化农业生产经验带回来,等我们土地可以流转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有一些新的机会,想请在这方面作一些指导。

  刘明康:中国要有出息的话肯定也会有出息。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现有产品和服务上进行创新。不要想到神九、神十、蛟龙是创新,那是骄人创新成绩,但是不具有商业价值。加拿大有一个研究成果,99%是跟随者的创新。跟随者的创新照样是创新,只要我们中国的产品,包括奶粉、包括牙膏、包括我们平时的日用产品,如果它的质量能够提升,并且我们服务质量能够有所提高的话,我们整个社会的进步、消费都会有很大的提升。

  第二个出路,中国应当走向全国,走向全国当中成长比较快的市场应当在这里面占有一席之地。谁去的早,谁在那里能够驾驭的住,并且发展的快,中国就会有成功。其实中国有很多很好的领域,很多的技术,很多的人才,现在能够到全世界去驰骋。这项工作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有一条一定要克服一点,我们去之前,要做好尽职调查。如果到这个国家做农业,一定要了解它的法律所有的规定以及他的会计制度规定、关联交易的规定。因为你在国内做农业,在那里也做农业,你不可能把他打出来的粮食便宜一点卖给你,你必须按照市场价格去收购它,一点便宜不可能有。长期供货合同也是关联交易的一部分,必须披露,必须透明,因此你所能拿到的可能是那里的管理经验知识,而那里管理经验知识到中国农村是否可以用,未必。出去,每一吨矿产开采出来,即使你是100%股东,也必须按照市场价格卖回给中国,同时还要受到关税的控制。另外每个国家现在都在考虑绿色的经济发展和环保,因此这些成本有可能比中国还要高。从长计议的话,如果仍然划算,并且有一个倒逼机制的话,我仍然鼓励大家在谨慎的前提下、知己知彼情况下走出去,谢谢!

  (本文根据速记实录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