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强:户口色诱:户籍“新政”不过是在“逗你玩”

不知道到底是媒体还是部门又动了哪根筋,户籍制度改革最近由于广东的户籍“积分制”改革,而又热闹了起来。比如中新网6月9日发表的文章,诗意而充满浪漫色彩——《中国户籍改革蓄势待发 多地探索“破冰”新政》。这篇文章说,广东省出台新政引导和鼓励农民工及其随迁人员通过积分制入户城镇、融入城镇之举,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今年以来,从高层表态,到国家层面政策制定,再到各地陆续出台破冰新政,中国户籍改革正蓄势待发,或将进入全面改革阶段。

我们不妨数数各地陆续出台的户籍制度改革“新政”:广东:本省农民工“积分落户”。在广东省城镇务工的农村劳动力,凡已办理《广东省居住证》、纳入就业登记、缴纳社会保险的,均可申请纳入积分登记。符合积分入户条件的农民工,可选择在就业地镇(街)或产权房屋所在地镇(街)申请入户,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以随迁。按规定原则上农民工积满60分可申请入户,又明确具体入户分值,由各地根据当年入户计划和农民工积分排名情况调整确定。京沪:优秀农民工可落户。今年4月,43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获颁“上海市优秀农民工”的证书。他们可以优先申办上海户籍。当天还有143名农民工被评为“农民工先进个人”称号,他们将可优先申办上海市引进人才居住证,然后依照“居转户”的政策,一旦社保缴费满7年或者满足其他激励条件,便可以申请落户上海。在北京,2008年,有16位全国优秀农民工落户北京。重庆:户籍准入按宽严有度、分级承接。重庆市的户籍改革于今年1月启动, 根据计划,到2012年,重庆市将集中解决五大类人群约300万人转户。

看过了广东、京沪、重庆的所谓“破冰”,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印象:所谓的户籍制度改革“新政”,不过是在不改变现有城乡贫富等级差距的格局的前提下,有选择地、可怜巴巴地、象征性地让十几、几十个农民工拥有大城市户口。并且,这样的农民工,必须有比城市人要高得多的、出色的表现,要有高学历,不识字是当不了城市人的;要有社会保险方面的要求,你不交保险将来赖账怎么办?成为城市的负担怎么办?还要给你积分,就想你是司机,就要遵守交通规则,不遵守就罚分,遵守、表现好就积分——这怎么看怎么像逗你玩啊!

在一些城市的彩票发售点,市场拥挤着众多的农民工。的确,抓大奖的幸运,由于农民工的积数大而时常落在农民工头上,这似乎更加刺激了农民工买彩票的热情。在我看来,农民工拥有一个城市户口,和中大奖的几率实在是所差无几——北京拥有近千万外来人口,官方公布的农民工数额在300万,而2008年一年,仅有16位农民工落户北京。上海去年公布的农民工总数是400万,今年,落户上海的农民工不过43人。几百万比十几、几十的比率,比抓彩票的比率恐怕小得多吧!

据说,官方智库的最新提法是:要强化户籍的登记功能,淡化其分配功能。持有居住证的人口,享受与原户籍人口同等的选举权、就业权,同等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基本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制度,同等享有初级卫生保健,以及免费接受义务教育。这个提法从理论上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但凡有大城市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当地的官方最头疼的问题,其实就是外来人口问题——这个问题嘴上谁都不会说,谁说谁成网络公敌,谁说谁的官名一夜即臭不可闻。当今的大城市的确也人满为患,难以有哪怕一丝的再容纳能力。这是个客观事实。所以说,上面的提法,无异于在饱汉子前画的一张馅饼,充饥的可能性有多大,谁心里都明白。一切的指向,都是不确知的遥远的未来。这其实也就是北京、上海吝于给农民工城市户口的原因。

按照一般的统计数字,中国13亿人口中,大概有9亿农民。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是,中国拥有2、25亿农民工。无疑,后面的数字会不断增加。也就是说,按照上面的户籍“新政”,中国的城市需要扩容到至少容纳2、25亿农民的水平。这个路子行的通吗?

一个最基本的推理是,当这2、25亿的农民工都积分了得,表现了得,学历了得,总之是各方面都拥有了城市人口水准后,拥有了城市户口,则剩下的那近7亿农民,谁能不“眼红”?谁能不打破了头地再往城市挤?到时候,中国是否需要建设能够容纳13亿及至15亿、18亿人口的城市。

荒诞经这么一推理,就露出马脚了——所谓的“新政”,其实是在以狭隘的、地方的、居高临下的、施舍的姿态,作出逐步接纳农民工的样子而已!我今年接纳十几个,明年接纳几十个,后年接纳近百个,再后年接纳过百个,反正我的任期不过5年,我忽悠过这个任期再说!所谓“新政”,其实是不想弥合、缩小城乡政治、经济、文化巨大差距的前提下,有限度地把农民工中的所谓“优秀人才”吸引到城市,既不给城市增加负担,又解决了人才匮乏之虞。可以预见的是,若“新政”得逞,则城市会更加富态、自信、尾大不掉,农村将更加贫瘠、人才匮乏,了无吸引力。所谓“新政”,其实不过是为了缓解当下意识形态因素、稳定因素以及不公平、不公正诟病的权宜之计!以最大的城市一年吸纳了十几名农民进入城市为噱头,则这个噱头的实际意义难道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吗?

其实,现在的现实已经非常明显,中国现在要解决的不是进城农民工的些许利益问题,要改革的也不是什么劳什子的、铁板一块的户籍制度问题——中国要解决的是城乡之间巨大的贫富差距、收入差距以及农民更加不公平、不平等的现实,要解决的是人的尤其是农民的人权问题!农民若是辛苦劳作一年,所得与城市人口差距不是很大的话,农民若是人人拥有医疗、养老、社会保障以及不被欺压的话,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农民是不稀罕往城市跑的,不稀罕以农民的身份,成为实际上的城市底层贫民的。事实上,如果按照“新政”的路径,全部农民工甚或农民,至少是尽可能多的农民进城,人人拥有一个城市户口簿,拥有一个城市市民名号——这既不现实,也绝无可能。其带来的一系列更加严重的问题,恐会更加严重无解。

其实,解决农民问题,城乡收入分配差距问题等等,路径明摆着——一招是,土地私有化,土地可以流转、私有、买卖。房地产商业不必上供权贵勾结起来赚昧心钱,到时候土地是自己的,人们自己盖房子,和你房地产商、黑心政府没关系。什么70年权限、小产权,强权的强盗逻辑,统统给我玩去!农民拥有土地,一夜成为富翁,看谁还对城市感兴趣!看城市人的富裕的脸往哪儿搁!这个步骤,实行起来竟是那么难吗?二招是,国家承担农民工的养老、医疗、社会保障,与城市人口享有同等待遇。没钱吗?把“三公”消费减至最低限度,把楼堂馆所、豪华宾馆全部私有拍卖,把利益阶层、权势阶层富可敌国的家产全部充公,把外逃贪官的非法所得全部罚没——我相信若能实施一项,则农民问题即可全部解决。凭什么城市人口有保障,农民人口甩手不管?三招是,加大对农产品的补贴力度,提升质量,提升价格,农民焉能不富?如今的农产品价格体系,沿袭的是剪刀差、掠夺价、自然淘汰价,丝毫体现不出国家、行政意识、补贴以及导向。国家放任自流,贫穷难道是个人的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