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 香港點解會變成咁?

熟悉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人都知道,歷史上當一些梟雄自己權位不穩時,他們的一根救命草,就是誇大社會矛盾,渲染敵人威脅,為矛盾和衝突推波助瀾,火上加油,而自己就進佔一個極左位置,作為自己的道德高地,逼所有人歸邊,無奈站在自己這一邊,然後進一步祭出一氣強硬路線,以便把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是如此,八九年六四事件也是如此。

周日,施政不順、班子負面新聞不絕、民望低迷的梁振英,藉落區的機會,在一個居民大會上,擺出強硬姿態,作出大反擊。他一方面為警隊出頭,說警隊權威和士氣不容打擊,並要求教育局就林老師講粗口辱警事件提交報告;另一方面,他又怪責那些舉報梁班子成員張震遠和林奮強涉貪的人,事後廉署沒起訴,那些人卻沒有向兩人道歉;最後,他更批評市民對政府政策缺乏認識,才讓政府民望低迷。

香港的政局讓人深以為憂

正當這些強硬言論惹來全城嘩然,連日有人紛紛出來反駁時,過去幾天,不單泛民報章,更有中間報章、親建制媒體,三方齊齊揭發當日會場外造成混亂,甚至追打反梁人士的挺梁人馬,部分與黑社會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以周二《明報》的頭版新聞為例,便訪問了其中一名周日挺梁的號召人,並列出了他曾出席特首選舉期間的流浮山「江湖飯局」、在警方反黑行動中曾被捕等背景,以及事發當日的出位言行。

以往如果只是泛民大報揭發類似新聞,大家還會心中存疑,但今次是三方齊齊證實,再加上周日會場外的場面是如此暴力和失控,為黑道介入政治這憂慮,敲響了警鐘。過去幾天,我在與中產、公務員、商界聊天的不同場合,這都成了主要話題,並聽到他們深深以此為憂,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香港點解會變成咁?」

有關向廉署(又或者警方)舉報者,是否若署方最後沒起訴,應向當事人道歉,以及市民對政府政策未必瞭如指掌,是否這些民意政府便可以「闊佬懶理」,有關的謬誤連日來已經不斷有人反駁,因為篇幅關係,筆者從略,只向大家介紹昨天《明報》題為〈審貪會主席施祖詳:寧濫報勿不報〉的訪問,以及提提大家,廉署2012 年年報顯示,該年廉署接獲6345 宗貪污投訴,但只有111宗共245 人被檢控這組的數字。

筆者這裏想集中討論,當政府可以開動一部國家機器,因為一些生活作風問題去調查一個人可能造成的白色恐怖,以及若黑道介入政治的後患無窮,最後談談梁振英這場政治豪賭。

刀,已經高高懸在專業人士頭上

梁振英在居民大會上,以事件引起各方關注為由,公開要求教育局就林老師講粗口事件提交報告,讓教育界以至整個社會嘩然。

筆者不禁要問,往後,是否只要由一些親建制群眾和媒體出手,吵吵鬧鬧,特首便可以堂而皇之,以各方關注作為理由,啟動整部國家機器,要求調查某人,整肅某人?

‧如果以後發現有律師、醫生、社工等專業人士講粗口,特首是否又要律政司、衛生署、社署等部門提交報告﹖

‧如果發現有教師、社工、大學教授等參與佔中,你又會否要教育局、社署、教資會和大學等提交報告﹖

‧再者,對於那位曾經在立法會講粗口的民建聯馬姓律師,你又會否一視同仁,要求律政司提交報告﹖

這種手法對於專業人士的殺傷力特別大,因為他們的工作往往牽涉執業資格的問題,調查會對其專業前途構成很大壓力。

陷政府部門和公務員於不義

其實,即使認為林老師做得不對的人,連日已經說得很清楚,類似事件應透過業界的內部機制自行處理,在教育界,即交由校本自決或「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處理。現時由特首親自出口,不單讓當事人面對巨大壓力,更讓人擔心這是否開動龐大國家機器「整人」的前奏,讓很多專業人士不寒而慄。

更甚的是,梁也陷政府部門和公務員於不義。政府部門和公務員,宜保持中立和超然角色,一旦他們被迫介入一些政治紛爭,甚至「成為執政者打壓異己的手段和工具」的印象一旦形成,那麼,公眾再不會相信他們執法是公正,這將為他們往後執法帶來重大困難。正如上周六,監警會主席翟紹唐所說,警民關係「已到頗危險的地步」,問題源於市民對政府失去信任,並把情緒反映於前線警員身上。我相信這句話對執政者而言,實在是一記當頭棒喝。

黑道介入政治的警鐘

以往,當日本和台灣政權處於弱勢時,都試過向黑幫靠攏,利用黑道及地下手段來捍衛政權。黑幫要人有人,做起事來乾手淨腳,沒有條條框框,不會畏首畏尾,確是最有效率的捷徑,對執政者來說,自有它的誘惑。但問題是,黑道易請難送,當黑幫坐大時,恃背後的政治靠山,執法部門也不敢動他們分毫時,整個社會便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日本和台灣至今仍然為黑金政治付出沉重代價。

當然,至今仍沒有清晰證據顯示周日的黑道挺梁分子是由梁班子親自動員出來,但如果梁認為這樣便可坐享其成,因而對此坐視不理的話,那會是一條不歸路,慢慢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之地。

中共史上的權力鬥爭法門

正如前述,梁振英如今施政不順、班子負面新聞不絕、民望低迷,有關Plan B的傳聞不絕於耳。

過去兩三個星期,林老師講粗口事件,讓社會嚴重分化。一方,聚焦於辱警,為人師表卻其身不正;而另一方,卻聚焦警隊執法不公,市民仗義執言。雙方不單各不相讓,甚至演變成劍拔弩張的局面,社會就如一桶火藥般,一觸即發。

就在這個時候,梁振英作為行政長官、特區的政治之首,不單沒有調解糾紛,還火上加油。連串強硬言論,更不無討好和拉攏治安執法部隊之意。熟悉中國共產黨歷史的朋友,對此頗有似曾相識之感。

中共史上,當一些梟雄自己權位不穩時,他們的一根救命草,就是誇大社會矛盾,渲染敵人威脅,為矛盾和衝突推波助瀾,火上加油,而自己就進佔一個極左位置,作為自己的道德高地,逼所有人歸邊,無奈站在自己這一邊,然後進一步祭出一氣強硬路線,以便把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是如此,八九年六四事件也是如此。

愈熟悉歷史的人,對如今的香港政局,愈會憂心忡忡,擔心一場政治豪賭,會把香港引領向怎樣一個境地。

後記

原本想在暑假最後幾個星期,暫停這個專欄休息一會,讓腦袋可以從紛紛擾擾的港事中釋放出來,但周日梁振英落區的言論,還是讓自己無法按捺得住。如果在社會這樣一觸即發的時候,不及時作出警告,我覺得自己實在枉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也辜負了筆者在《明報》「筆陣」裏這個園地。

有關林老師的事件,筆者認為警方執法不公的問題固然值得關注,但當面以粗口公然羞辱對方的做法,恕我也不能苟同,所以過去一兩個星期,收到一些邀請「撐」林老師的電郵聯署時,筆者也不想簡單歸邊。但就是梁振英周日的言論,以及高調要求教育局就事件提交報告,由特首親自介入事件的做法,卻把事件推到另一層次,讓筆者只能義無反顧,撰文嚴厲批評這個極為錯誤的做法。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3年8月16日15:07 | #1

    香港被赤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争的只是现在赤化到哪个程度了。照目前发展下去,香港完全赤化只是时间问题。

  2. 匿名
    2013年8月16日17:33 | #2

    我们可以同甘共苦了

  3. 匿名
    2013年8月17日13:25 | #3

    本来现在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特首在台上,又怎么能不被赤化呢?

    香港今后赤化趋势,可能会向西藏靠拢,百万农奴通过民主改革翻了身,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边陲,港人心向北京的金山,集体跳起了锅庄舞……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