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中国很复杂”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不是拒绝批评的借口

  听韩国记者李成贤抱怨:中国人跟外国人辩论时经常说“你不懂中国”,这个说法,常引起外国人,特别是来自西方国家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缺乏逻辑、证据,不能说服对方时,使用的“防御性”说法。“你不懂中国”,是不讲逻辑的表现,有事说事有理说理,用事实和逻辑说服别人,而不是用“你不懂”作挡箭牌,去回避必要的论证。

  与“你不懂中国”类似的反逻辑表述是:中国很复杂。连在一起说就是:中国很复杂,你不懂中国。某些人经常将“中国很复杂”挂在嘴上,甚至总结出什么“复杂中国论”,拿着翻版的“特殊国情论”自鸣得意,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新理论。

  所谓的“中国很复杂”,首先不过是一句正确的废话。说到对一个国家的认知,哪个国家不复杂呢?有各个阶层,各种族群,不同的文化水平,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信仰,社会被肤色、信仰、贫富、民族、城乡、职业、阶层等割裂成了不同的人群。没有一个国家会承认自己很简单。美国简单吗?不简单,美国很复杂。德国很复杂,日本很复杂,韩国很复杂,复杂是一个社会的常态,所以,说一个国家很复杂,完全是正确的废话。

  所谓的“中国很复杂”,也是一个自设的伪命题,因为只要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把中国想简单,不会以“一叶障目”的视角以偏概全、以点代面、以想象代现实去看待中国。不至于看到北京的富足繁华和上海的摩天大楼,就以为中国都是北京上海;不至于看到西部地区的贫穷落后,就以为中国还停留于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不至于遇到几个在海外旅游时不文明的国人,就以为中国人都那么缺乏文明素养;也不至于认为用某个简单的、乌托邦式的制度安排,就可以解决所有的中国问题——这恰恰是专制者常有的思维,自负地用一个简单、整齐、划一的设计,去改造复杂的社会和人性,削足适履。

  中国的改革就是承认人性和社会的复杂性,拒绝由某个专断意志去改造社会,而由市场和法治去调节社会,尊重多元与个性,尊重社会的复杂性,和而不同,各美其美。

  开放的历史进程,就是中国融入世界的过程,让世界了解中国,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避免总是在自我封闭和排外中被误解、被边缘和被孤立。在这个开放的过程中,中国需要提升自己向世界说明自己的能力,让有公信力的人、以世界看得懂的方式、听得懂的语言、熟悉并认同的逻辑去向世界说明中国,让中国“可以理解”。而一句“中国很复杂”、“你不懂中国”则带有情绪化的排外色彩。别人不懂中国,并不一定就是别人的问题,也许源于中国不够开放,我们应该以开放的姿态去让别人懂我们,而不是指责别人“不懂”。中国很复杂,我们应该在开放中把这些复杂呈现出来,用事实和逻辑论证“别把中国想简单了”,而不是以“中国很复杂”去自我神秘化和自我封闭化,把“复杂”当成防御武器。

  “中国很复杂”这句正确的废话,会推论出不少让人不安的结论。比如,“中国很复杂”在有些人那里,就能推出反改革的结论。既然中国的一些问题很复杂,不像想像的那么简单,牵一发而动全身,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有很多不可预期的后果,那就不能轻易改革了。公车改革很复杂,不能轻易改;养老金并轨改革很复杂,那就别改了;户籍制度很复杂,不能轻易改……只说复杂,却从来不解释复杂在哪里,于是“复杂”就成了冠冕堂皇的反改革借口。

  “中国很复杂”还能推论出“中国可以例外”,可以拒绝常识,可以不守常规,可以反世界潮流。公布官员的家庭财产是一个政治常识,为什么我们的很多官员就可以不遵守呢?而拿“中国很复杂”作借口似乎就可以例外了,因为我们很复杂啊!

  “中国很复杂”还是拒绝批评的一种万能借口,有人批评中国一些社会问题时,就会听到这种防御性论调。这是一种轻蔑傲慢的态度,中国很复杂,你了解了这种复杂之后才能批评,或者说你了解了这种复杂后你就不会批评了,可到底如何才叫了解了“复杂中国”?

  确实不能把中国想简单了,不能以偏概全,但不必将这话挂在嘴上当成一种拒斥批评、拒绝改革、拒绝常识的防御武器。有理说理,用事实和逻辑去说服,把复杂的事实摆出来让别人去判断和理解,用外人听得懂的话去让外人了解一个全面而真实的中国,而不是用“复杂”自我神秘化和妖魔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