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协和医院卖了如何?

靠政府管控解决医疗问题是不可能的。中国需要的是真正的、彻底的市场化改革,而最大的阻力,就是市场化对政府权力的剥夺。

文/忧郁的不帅哥 作者为医疗从业者

新浪微博名人@烧伤阿宝曾写过一个极其煽情的长微博《白衣如血》,将中国医疗的问题归结为医疗的市场化改革。他的观点也代表了很多国人的想法,很多人认为中国看病贵看病难问题,医疗行业的种种不正之风的泛滥,以及医患关系的紧张,是医疗市场化导致的。而实际上,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中国医科的问题,恰恰是医疗没有充分市场化,或者说是伪市场化所致。而目前中国医疗市场所面对的所以积重难返的问题,也只有通过真正的市场化才能解决。

为什么说中国的医疗市场化是伪市场化呢?

一个真正的市场,应该是资本可以自由投资和竞争的,可是中国现在的优质医疗资源几乎全部掌握在政府手里,政府迟迟不肯放开民营资本自由进入医疗市场,请问这算市场化吗?

一个真正的市场,应该是服务者可以根据服务质量和市场需求自主定价的,可是现在的医院完全没有自主定价的权力。协和医院的专家号黑市上能炒到几千元,而政府的定价是几十块乃至十几块,请问这算市场化吗?

一个真正的市场,应该是资源可以自由流动、企业可以自由竞争的。而作为医疗服务重要资源的医生,却没有自由执业的权力。医生的执业证书是由国家考核后颁发的,但医生在离指定执业地点附近哪怕只有一百米远的医院去从事医疗行为竟然是非法的,请问这算市场化吗?

不久前,广东省卫生厅一位副处长亲自体验看病难,感慨自己等了八十分钟而医生只看了三分钟。这位处长大人实在是有些官僚过头了,面对这类“何不食肉糜”的感慨,我忍不住问一声:“你才知道啊?”

所谓看病贵看病难,以及所谓的各种医疗行业不正之风,完全是政府违背市场规律强行管控的结果。

市场上任何商品都有一个市场自发调节形成的合理价格。而这种价格体系,是维持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假如一个价值一百元的商品被强行标上一元的价格,那唯一可能的结果就是这个商品立即在市场上极度短缺,而短缺的后果,就是掌握资源的人,利用99元的差价进行权力寻租。

协和医院是全国最顶级的医院,其医疗人员从资质到所受的教育都是最好的,其提供的医疗服务水平也是最高的。如果按照市场来对其服务定价,每个普通专家的诊费都不可能低于一千元,在现实中,政府强行将诊费从一千元降到十几块钱,结果会是什么呢?

首先,这个服务完全不被珍惜,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既然能花差不多的钱购买到协和医院的服务,那我为什么要去社区卫生院看病呢?结果就是老百姓一点鸡毛蒜皮的小病也往协和医院挤,一方面导致协和医院人满为患;另一方面是基层医院门可罗雀。而这种不珍惜的结果,是那些真正有疑难疾病,真正需要协和医院服务的患者,反而被挤在门外。

第二个结果是服务者完全没有动力,面对如潮的患者和低到无法接受的诊金,医生将门诊视为苦差,没有提供服务的动力,甚至让实习医生替自己门诊,导致服务质量和数量下降。

第三个结果是权力寻租,既然市场价是一千元而政府定价是十几元,那么中间的价差就有了权力寻租的空间。掌握资源的人必然利用权力进行寻租。于是医院看病托人、找关系、买黑号、送红包、收回扣等等一系列问题就随之泛滥。由于资源的紧缺,面对掌握这些资源的人,患者只能无奈接受。

神木医改,全民免费医疗,结果就是所有医院人满为患。当一个服务可以免费获得的时候,没人会珍惜,结果老百姓大病小病都住院。而真正需要住院的患者却不得不在医院外租房子等待。由于床位短缺,掌握开住院证权力的医生和院领导会不会进行权力寻租,用脚趾头都想得到。

那么,政府是如何强迫医生接受这种远低于市场的服务价格的呢?靠的是对医生职业自由的强行限制。由于中国最优质的资源都被政府垄断的公立医院掌握,医生想要成长就必须进入公立医院,而一旦进入后,没有执业自由的医生面对医院和政府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按照执业医生法规定,医生变更执业地点需经原单位同意,不知道有多少医生在辞职和调动工作中因为这一规定受尽羞辱和盘剥,不得不接受医院苛刻的条件只求一个放行的公章。而且有执业资格的人不能重新参加资格考试,你想重新再考一个都不成!

中国老百姓碰到问题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喊政府管管吧管管吧,岂不知,中国医疗市场的一切问题都恰恰是管出来的。每一次要求政府管管的呼吁都意味着对政府新的授权,而政府权力越大,利用权力寻租的机会就越多。

指望靠政府管控解决医疗问题是不可能的,政府官员不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事实上,如果他们不主动制造看病难看病贵就不错了,要知道,资源越短缺他们进行权力寻租的空间就越大。

中国医科需要的,是一场真正的、彻底的市场化改革,而改革最大的阻力,就是市场化对政府权力的剥夺。

我建议采取以下方案:

第一,将全国社区医院和农村基层卫生院继续保持国有。将协和医院到县医院的各级医院全部进行私有化。可以采取医生集资收购的方式,协和医院的医生每人掏20万购买协和大部分股权,然后医生成立董事会雇佣专业人员进行管理。改制后医院完全自主定价自主经营,政府不得干涉。这样,不同级别的医院服务价格必然拉开,老百姓有点鸡毛蒜皮的小病就会花十几块钱去低级别医院,而协和医院可以安心为疑难杂症患者服务。

第二,全面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医疗市场,引入竞争机制,逼迫各医院提高服务水平并降低医疗价格。

第三,全面放开医生自由执业。这样,业务水平优秀的医生能获得丰厚的收入,而混日子的庸医则被淘汰出局或拿低薪。这将刺激医务人员不断提高业务能力和服务水平。由于医生是医院最大的财富,医院也必将对暴力事件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不会像现在这样,院领导为了维稳就委屈医生而医生则无法反抗。

第四,医保资金不再由政府管理,老百姓必须参加医疗保险,但可自由选择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则自主选择定点医院,定点医院和保险公司通过谈判确定医保资金支付方式。这样,如果保险公司服务得不好,患者就可以换公司;如果保险公司对医院不满意,可以选择其他医院。最终,通过市场的这只无形的手,医院、患者、保险公司三方之间必然达成一个三方满意的契约。无论医院还是保险公司,服务不好就会被淘汰出局。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保险公司会推出不同档次的保险服务,满足不同层次的服务需求。

那么,那些没有能力支付最低水平医疗保险金的人怎么办呢?非常好办,政府出售医院会获得一大笔钱,而私有化后的医院每年还要上缴一大笔税金,政府可以用这些钱帮穷人购买医疗保险,并对特定的困难群体进行资助。

如此,我们既能保证贫困者享有基本医疗保健,又能让不同消费水平患者享受不同档次的医疗服务。医生可以凭技术获得与业务能力相称的合法收入。现在那些让人诟病的医疗行业顽疾,都将迎刃而解。

卖掉协和医院,是中国医改成功的开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fialaux
    2013年8月22日20:28 | #1

    卫生部那帮蛀虫会让你把协和医院卖掉么?中国老百姓要看得起病,首先要改革高干保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