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将薄办成铁案 中共三招逼其就范 江青式咆哮难

等待了漫长的19个月,曾经如日中天、入常在望的“平西王”薄熙来在遭遇滑铁卢后,终于也等来了自己的最后陈述机会。据称薄熙来公审会被媒体直播,人们猜测届时昔日桀骜不驯、“叫板”中央的他如何在成为阶下囚后为自己辩解,又如何演好自己的最后一场戏。然而有分析人士认为,曲折离奇的情节之后其实已经并无多少悬念。如此复杂案件其实照常规早已预演再三,中共势必将薄熙来案办成毫无悬疑的铁案。

破天荒直播公审 中共自信江青式咆哮难现

当年咆哮公堂的江青似乎的确令中共心有余悸。当时邓小平等中共高层自信文革遭唾弃,自是民心所向,更意图借此树立一个民主和法治的新时代的开端,因而放手庭审公开进行。然而,嚣张跋扈已然成性的江青当庭撒泼,质问“谁有资格审我”,令庭审现场颇为尴尬。此后二三十年间仅有的两名落马政治局委员级别高官陈希同、陈良宇公审自然被处理得十分“熨帖”,尽管陈希同至死不认罪,但终归未出现失控局面。

昔日春风得意的薄熙来始终是媒体的焦点

而至今时今日,据称薄熙来公审现场将破天荒采取“直播”形式。须知即使1980年江青受审,官方也只是先在当晚的新闻联播后播发5分钟左右的摘述,第二天补充了更为详细的内容,但正常庭审也只是在长达一个多小时中的转播中出现了江青的咆哮画面。

根据港台多家媒体的报道,山东地方官员已经证实届时负责薄熙来案审理的济南中院已经安排了一家酒店成立媒体接待处,在庭审当天将在酒店开启庭审直播和微博直播,通报会在庭审之后也会在这家酒店进行。尽管电视直播及网路直播是否将向一般民众播出尚不清楚。这家距离济南中院仅数百米的吉华大厦已经于20日中午开始受理境外媒体采访申请并发放确认回执,香港《大公报》的消息称媒体被要求21日下午3点领取采访证件。

观察人士称,中共深知薄熙来案作为近二三十年中共最大的政治丑闻案件,其纷繁复杂、曲折离奇已吸引全球目光,不容稍有怠慢。而经历年逾的证据搜集与调查,才由济南中院而非中共官方喉舌刊布公审公告,其一则彰显尊重司法程序,其二则展现公开自信,用意明确。

至于有人说薄熙来与中共已达成妥协方案,故而中共才有自信认为薄熙来必然不会当庭翻案,似有道理。其实,每每高官受审,提前角色预演早已排定。近日陈良宇律师在描述当年庭审时披露,检法为陈案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演练。“从2008年3月25日当天开庭时的衔接和流程上来看,庭前预演一定很严密,整个流程都衔接得很完美,据说连什么时间让陈休息或去洗手间都有严格的预案。”有港媒留意此次济南中院庭审布告弃用“涉嫌”二字凸显中共“未审先判”,虽有过度解析之嫌,但恐怕先有预设结果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道德审判令薄熙来身败名裂

实际上,薄熙来自2012年两会落马后,即陷入媒体的“揭丑”运动中。尤其是,薄熙来被中纪委宣布六大罪行后,细节挖掘层出不穷。当时中纪委公布其六大罪状包括,除之后被指控犯罪的内容外,最为致命的莫过于“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此“罪行”将薄熙来的个人作风问题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更成为在此前后传闻与多名女主播、女明星有染的依据与佐证。

有人猜测,此后有关其生活荒淫无度的传闻多为中共的有意公关,但揭露薄熙来的绝非仅仅只是中共喉舌的专利。美国之音称薄熙来非常自负,他和妻子的所作所为却像黑社会头目,这就是表里不一、虚伪。有些海外媒体还挖掘薄熙来在文革时的偏激行为。近日更有媒体热炒薄熙来家在法国戛纳的一处豪华海滨别墅,称他们一家(包括薄瓜瓜)都过着一种荒淫无度的生活。

事实上早就有媒体就曾宣称,中共对薄熙来的处理绝非仅仅是法律层面的控告,更是在道德上欲将其置于万劫不复之地,遗臭万年。中共喉舌同样在评论中将薄熙来描绘为罪大恶极、欺世盗名的伪君子。

共产党新闻网于8月18日薄熙来被宣布公开审理的次日刊发了《公审薄熙来的三个醍醐灌顶》。文章说,公开庭审薄熙来,让人们看清薄是如何纵妻作恶、教子无方,看清薄是如何贪污腐化,看清薄是如何搞一言堂、说一不二、排除异已。正如多维新闻此前所说,薄熙来作为新左派的旗帜,本身在民间尤其是其铁杆的追随者中(传闻受其收买的传声筒除外),政治声望并未完全消散。因此这篇文章劝告薄熙来的同情者应该认识到他的本质,呼吁那些把薄视为劳苦大众救星的人们,对薄的唱红打黑还存在幻想的人们,“彻底看清薄貌似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实则满脑子男盗女娼、淫荡无耻的本质。”

“切割”审判谷王受审实为铺垫

自谷开来案到王立军案,期间经过年逾的大范围调查取证,插曲不断。薄熙来公开受审之时,谷王二人已然领罪收押在监。多维新闻新闻曾在此前的报道中描述,中共抽丝剥茧般,层层深入“切割”分明薄熙来系列案件。前有谷开来案定罪杀人确凿无疑,后有王立军私自潜逃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作为“铺垫”,一桩桩一件件,中共将其做成铁案。至此,薄熙来身涉其中,自然难以一一翻案,其回旋余地其实已经微乎其微。谷薄相继受审与其说是中共的“切割”之举,莫如说是为薄熙来定罪做铺垫。

开审在即,远在美国久已销声匿迹的薄熙来独子突然通过《纽约时报》发表声明,言语之间流露出不愿听任父亲和母亲屈从于与中共达成的妥协以保全自己的意思。他说,“我希望,在我父亲即将面对的审判中,他能得到机会来回应对他的批评并为自己辩护,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约束。然而,如果我父亲的默然顺从或我母亲的进一步合作已经成为我获得平安的条件,判决显然不会具有任何道德分量。”

这份声明无疑暗合了早期的传闻。据称,薄熙来为保护薄瓜瓜在海外安全就学,于是一改态度转而答应与中共当局合作。而正在此时,谷开来也表示,如果能够达成协议保护她的儿子薄瓜瓜,她愿意出庭指证薄熙来,提供对他不利的证据。但谷的做法激怒了薄熙来,薄大发雷霆并威胁当众宣布与谷开来离婚。

不过,正如多维新闻此前的判断,中共当局声色俱厉地扬言对其“数罪并罚”,贪污、腐败、滥用职权3罪连用两个“特别”形容其罪行之严重程度。薄熙来通过备受争议的打黑唱红俨然自立为王,生杀予夺,大权在握,肆无忌惮制造冤狱无数;所用非人,酿成牵连美英法等多国的国际事端,实有不得不死之理由。常活跃在多维的博主更是梳理薄熙来六大必死之理由,首要一条即为政治影响太大、太坏,被称为“第二高岗”。

习近平上台,中共张弛法度已有定则,党内反腐整风更是急欲试刀,近日铁血宰相朱镕基新作之中“刑不上大夫”之语又陡然触发了“入局不死、入常无罪”的挞伐,官方喉舌亦不遗余力渲染“既无特殊公民更无特殊党员”的肃杀之气。

刀早已架于薄熙来脖颈之上,薄熙来头上的各种光环被削去后,死命并非绝无可能。有人倾向将薄熙来的最终下场与“二陈”看齐,当年陈希同、陈良宇皆被判有期徒刑十数年。不过正如陈希同自述作者姚监复曾称,薄熙来问题原要比“二陈”严重复杂许多。最终结果料难断言。但可以明确的是,前有江青当众令中共难堪,后有陈希同至死还在高喊冤枉,自称政治斗争牺牲品。中共汲取以往教训,公审、贬化、切割三招已用,势必要将薄熙来案办成铁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2013年8月21日14:32 | #1

    除了薄外,土共的黨委都脫了褲子看一看那個不是一屁股屎!!!!,審薄就是審自己,只不過沒有到時候。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