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的中国梦

维权律师许志永正挑战着中国共产党的权威,他要让中共兑现它自己反腐败和推进法治的承诺。许志永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冒着失去自由的风险。

他的这种斗争已经使他成为中国最著名的人权活动家之一。如今,他又因此身陷囹圄。

7月16日下午,志永的妻子崔筝下班回家,发现丈夫失踪了。为软禁志永而守候在门外多日的警察也已撤离。家里有明显翻动过的痕迹,书柜上的书籍凌乱不堪,几台电脑都不见了,她为丈夫准备的午餐却原封未动。

接近午夜时,两名警察送来了许志永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此前,许志永已被软禁在家90多天,除了家人以外,没有任何同事、朋友被允许走进他的家门。他怎么可能犯下被指控的罪行呢?

志永今年40岁。我最初认识他是在12年前的圣诞夜,那时他还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在北京三里屯的一间酒吧里,在朋友们喧闹嘈杂的狂欢中,我们坐在角落里静静地交谈,志永谈自己的宪政理想,谈他定点去做基层选举调查的小乡村;他说自己在14岁那年开始意识到未来要献身公益,要成为一个美好社会的推动者……说起这些,他的眉宇间流露着凝重的神情。

我很难想象公益两字是怎样在一个乡村少年心里生根发芽的。后来他在一篇文章里写到:“在无数次旷野中疯狂奔跑,小河边或者雪原上长久沉思之后,我终于想清楚了这一生做什么才最有意义。”

2003年,志永和滕彪、俞江三名法学博士上书全国人大,推动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审查办法》的废除。那年,他们三位博士和律师张星水,共同成立了公益性法律援助组织“公盟”。

志永写中国问题报告不是在书斋里,他进行法律援助也不仅是在法庭上。2005年,为了写《中国信访报告》,志永在北京“上访村”与访民共同生活了整整两个月;他一次又一次到国家信访局前“找打”,并将自己被打的经历写成文章,引起舆论的关注,从而改变了访民被截访者普遍殴打的现象;为了从黑监狱救出访民,志永被打手们围殴,一次次被打倒,他一次次站立起来,看着那些歹徒,他说:“随便打,我绝不还手。” 2009年,志永第一次被捕,并被关押了将近一个月。

维权活动人士称,有一个专案组在收集对志永不利的证据。一年半以前,还迫使公盟的办公室关了门。他们说,房东受到胁迫,终止了租约,其他房东要租办公室给他们,也遇到阻挠。公盟的一些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被抓捕,志永的年轻追随者也遭到恐吓。

志永从不屈服于压力——任何压力。记得2011年初,他因为发布乐清事件调查报告受到许多质疑和攻击,甚至一些朋友也因此与他分道扬镳。我曾经恳求志永:“能不能不说,能不能沉默?”那是他唯一一次跟我发脾气。他说,真相就是真相,如果真相与我们的想象或希望不一致,就保持沉默,那我们和我们反对的东西有什么不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到“中国梦”,要建设一个繁荣、和谐的国家。在一次采访中,志永讲述了他心目中的中国梦:“我希望我们是个自由幸福的国家。每个人不需要违背良心,只要靠自己的才能和品德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位置;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社会,人性的善得到最大的张扬,恶得到最大的抑制;诚实、信用、友爱、互助将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没有那么多烦恼和愤怒,每一个人脸上是纯真的笑容。”

不久前,志永戴着手铐,在狱中录制了一段视频。他呼吁:“不管这个社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管这个国家多么扭曲多么荒谬,它都需要有一批勇敢的公民站出来,遵照他们的信念,把他们的权利、责任与梦想变为现实。”这段视频本月迅速传播开来。

几天前的夜里,我梦见了志永。他带着手铐,拖着一双特大号的布鞋,穿过监狱长长的走廊和一道道铁门走向监室。他说,那是一个民族通往自由的必经之路。

华泽是纪录片导演,也是即将出版的《遭遇警察》(In the Shadow of the Rising Dragon: Stories of Repression in the New China)一书的编辑。本文最初由中文撰写,由Stacy Mosher译成英文,中文译文由华泽本人审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