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薄熙来不仅是个好演员

“薄案”开审的消息传出后,不断有媒体问我对此案的预期。我说:以我对薄熙来性格的分析,本案最大的悬念,将是他会否当庭否认控罪。果不其然,济南中院首日庭审印证了我的猜想:已成阶下囚的薄熙来当庭翻供,不卑不亢败中求胜,将自己塑造成一位“失败的英雄”,令公众刮目相看。

性格决定命运,官方宣传中一再强调他“六亲不认”的桀骜个性,结果一语成谶。惊人之举的背后,既有革命教育造就的英雄情结,也展现了红色家族的传统政治谋略。当年红卫兵高干子女中,就流传一则信条:“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在这场法庭戏中,教育背景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薄熙来上大学读世界史,没多久便转行改读国际新闻专业研究生,两个专业影响到他一生的成败。

这位红二代“帅哥”与官场上多数怕记者的官僚不同,很懂得运用媒体经营自己的公众形象,彰显治下的政绩,造势的成功,一度使其成为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薄熙来学习历史不到位,或许导致了他后来的挫败:一是他在主政重庆期间“唱红打黑”,操弄民粹极左为“文革”招魂,违背了历史潮流;二是他为问鼎最高权力,以超越法律的铁腕开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权斗手法激起了“官愤”,犯了树敌太多的官场权谋大忌。

但薄熙来毕竟是念过历史专业的政治二代,身为中国毛左的旗帜性人物,他深知这场审判将是自己在历史舞台上的谢幕演出。如果遵守协议认罪,无论刑期长短,都意味着政治生命的死亡,与杀死其本人差别不大。为此有必要作最后一搏,树立自己的历史地位。新闻专业素养和政坛作秀技巧,令他能够抓住全球媒体聚焦最后机会,娴熟地为自己翻盘。

后毛泽东时代的权力斗争,一般不采取你死我活、家破人亡的毛氏斗争方式;给对手留命,也是给自己和家人留后路。从审判江青、林彪集团到审判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其共同点是剥夺自由不取性命,以肃清政治影响力为限。其异同点则有二:一是整肃陈希同、陈良宇虽有权斗背景,但并非最高权力之争,采取经济控罪方式足以结束其政治生命;二是同为争夺最高权力之争,对四人帮和林彪集团直接采用政治控罪,而处置薄熙来则采用了对付二陈的手法,以经济控罪取代政治控罪。

控方的优柔和轻信,导致了庭审的戏剧性逆转,不仅重创了早已备受争议的司法公正,新领导反贪腐决心的高调宣传也将大打折扣,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途未卜。薄熙来的谢幕演出,如同给台前幕后的支持者们打了鸡血,不仅进一步撕裂了社会,或许还有机会继续撕裂高层,引发新一轮的权力斗争。无论最终是否按预定方案宣判,此案对未来历史进程的影响将十分深远。

好演员要死在舞台上,薄熙来不仅是个好演员,还是个狠角色。尽管不赞成他的政治路线,但在鉴赏演技的层面,我也算个“薄粉”……

2013年8月22日 北京风雨读书楼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