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庭审记录准确性遭质疑 “表演”失控当局或改控敏感重罪?

薄熙来案的庭審一再延长,星期一仍将继续。但在连日来的审判中,庭审记录不断被质疑遭到过滤和修改。有评论分析,薄案一旦失控,当局是否会改控其更加敏感的罪行将是接下来庭审的看点。

薄熙来案的庭审举证阶段持续了三天半,周日,五项内容调查完毕,星期一仍将继续,大大超出了开审前多方的预期。采用微博直播审判过程的济南中院,近日被质疑庭审记录遭到过滤和修改。

据济南中院的微博显示,在周日的庭审中,薄熙来评价王立军:“叛逃引起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昨天他狡辩他不是叛逃,而是正常的外交,有手续。”但根据周六发布的庭审记录,王立军的证言当中没有提及他到美国领事馆是通过正常外交渠道安排的。遂有网民质疑庭审实录有明显的被删节的痕迹,是“选择性直播”。
早前,济南中院还发布薄熙来称:“在此之间,我有过外遇。” 但据网民“记者之家2013”的消息称,参与庭审的人员透露,薄的原话为:“在此之间,谷怀疑我有外遇。”而漏掉“怀疑”二字,被舆论质疑并非简单的笔误,而是故意的抹黑。

此外,在庭审的微博直播中,薄熙来在法庭上说谷开来“疯了”,又说她在毒杀尼尔伍德的事情上形容自己有“荆轲刺秦王的豪迈”。但根据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周日的报道称,根据一名参与旁听的消息提供者指,薄熙来从来没有说他的妻子“疯了”,也没有说谷形容自己像“荆轲”,上述两个说法只是出自一个调查员之口。

而这三天半的庭审也出现许多疑点,遭到网络舆论的质疑,热议的焦点集中在检方忽略或有意忽略的重大线索: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向薄瓜瓜索要某项目中介费1400万英镑, 这与两千多万的受贿款再加上法国尼斯别墅的佣金相差太远。而据了解,一般中介费不会超过项目利润的10%,有分析认为,薄家仅在这一个项目上的获利就可能超过了1亿4千万英镑,即十几亿人民币。

此外,据为谷开来保管500万元贪污款的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东平在庭上透露,他还用同样的方式替薄家保管过钱,数目有一千多万元人民币,但检方却没有追究该款项是否为贿款。

前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周日告诉本台记者,薄案的庭审与当局预期相反,高层有可能会启动第二套方案,举证结束后,薄案的看点在于是否出现以下两种情况:“一种可能是中央按照原来的部署,强行地判他;另一种是中央压不下来,也可能重新把他的大罪拿出来,比如政变也好,活摘器官也好,那就是新的一轮法律博弈了,最后又是涉及到江(泽民)的这一条线了,(导致)江泽民到北戴河去和习近平谈了一下。实际上薄熙来他是不怕什么的,大罪不是他个人在做,是当局整体干的,他不怕把大家拖下水。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性,薄熙来最后一刻的翻盘对于整个司法游戏、对中央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只要挑战本身就是促进法律进步的事情。”

但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办公室主任潘嘉伟却认为,薄案几乎从一场精心设计的“政治秀”变成了一场尴尬的“闹剧”,实际上如何对外发布信息都掌控在当局手中,缺乏司法公正,平民和高官在适用法律上不平等的情况,不会因为薄案而有所改变。

他说:“一点都看不出他这个案件会对司法有任何的正面影响,慢慢可以看出来是一场闹剧,不但在程序和内容上有那么多令人怀疑的情况,而且从整个案件来讲,谷开来、薄熙来、王立军等人提供的口供、证据,他们的表现,让大家都觉得案件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官员和百姓的分别,如果同样的案件,平民百姓可以这样公开审理?可以这样反驳吗?根本是很难想象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