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和逻辑 环球时报最多只有其一

2008年:奥运政治化 西方将食恶果

2013年:中国应对东京申奥说“不”

———

廖燃:中国应对东京申奥说“不”

2013年08月26日07:22 环球时报

  廖燃

  与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同日本针锋相对、群情激愤相比,中国媒体在对待东京争办2020奥运会问题上却表现出一股奇怪的“事不关己”的“客观”。国内媒体介绍东京在目前三个申办奥运会的城市中暂时领先的情形时,甚至不吝援引日本人自己的话称赞东京。这种置身事外的冷漠,跟中国花大力气同日本争夺钓鱼岛主权,维护领土完整的决心,形成尖锐的对比,更彰显出中国人不善于从国家竞争的整体战略高度,综合考察和评估具体事件,最大限度实现国家利益的现状。

  过去三十年,在中国崛起的同时,日本经济经历了“失去的20年”,令中、日历经百年的竞争态势发生了不利于日本的转折,日本政经人士纷纷感受到了焦虑和狂躁,“安倍经济学”被认为是振兴日本的唯一良药。据东京202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评估,主办2020年夏奥会能为东京创造379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和15.2万个工作机会。这379亿美元中,将有211亿美元产生于东京都地区,另有超过160亿美元来自承办奥运会对日本全国经济的推动。对日本来说,这笔巨大的收入绝对是其目前最急需的一针鸡血,更能由此振奋日本社会!中国不应眼睁睁看着日本打一场顺利的翻身仗,获得机会扭转两国竞争中的劣势。

  另一方面,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直是日本觊觎的目标,而联合国会员国中众多的非洲国家和太平洋岛国无疑是两个很大的、代价低廉的“票仓”。如果在东京举办奥运会,日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展开外交攻势,拉拢非洲国家和太平洋岛国,收事半功倍之效。因此,日本把申办奥运会同日本“入常”的图谋捆绑一起,希望通过举办这一届奥运会,达到扩大日本影响、拉拢发展中国家的目的,既可以让它们支持日本“入常”,又可以牵制中国的海洋发展,收到抗衡和围堵中国的效果,可谓“一箭三雕”。

  基于上述原因,在当前钓鱼岛僵局无法打破、军事行动有可能引发难以控制后果的局面下,中国应该另辟战场,先发制人,旗帜鲜明地公开宣布反对东京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并在9月份国际奥委会在阿根廷投票时组织有效反制,挫败日本“申奥”计划,收“不战屈人之兵”之效。

  从目前三个候选城市的竞争态势来看,东京作为三个申办城市中唯一有过举办奥运会经历的城市,在“举办重大赛事的能力、交通状况、体育场馆及其他基础设施情况”等等硬件中,明显领先于西班牙的马德里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东京还利用没有美国城市争办2020年奥运会的良机,利用其遭受地震、海啸和核灾害之苦来博取世人的同情,把两者生拉硬扯在一起,把这次奥运定名为“复兴奥运”,企图利用这个诉求来把世人的同情心转换成选票。

  但日本的真实表现是,这几年日本在领土问题上四处出击,不断向中国、俄罗斯、韩国寻衅,几乎跟所有邻居翻脸。中国应该联合、协调这些国家和地区,集体对东京申奥说“不”!中国还应该积极利用伊斯兰国家支持土耳其、欧盟国家不会反对西班牙的局势,立即行动起来,组织有效反制,在国际奥委会9月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第125届全体会议上决定主办权时,不让东京胜出。▲(作者是旅居挪威的华人政治学者)

——–

环球时报:奥运政治化 西方将食恶果

2008年04月21日 09:13:19

北京奥运会已经很近了,国际上的气氛却怪怪的:西方大媒体上几乎看不到对运动员们备战各项赛事的报道,也看不到对各个国家夺标热门的预测,取而代之的是对中国所谓“西藏问题”、“人权问题”喋喋不休的关注。如今,西方带头要将北京2008年奥运会政治化已是路人皆知,而由此产生的示范效应却还很少被人想到:一旦将
奥运政治化的风气蔓延开来,奥运会将很容易沦为各种政治势力表演的舞台。世界上的政治纠纷实在太多了,而反西方反霸权在世界各地的表演层出不穷,难道西方也希望看到这样的表演统统出现在奥运舞台上吗?西方千万别为图刁难中国的一时快感而毁掉奥林匹克这块净土。

西方企图在北京续写奥运政治化的历史

有一种担忧日益增长:曾经被政治化折磨的奥运会历史,这一次又会以新的形式在北京重演。西方一些人似乎忘记了,奥运政治化曾经是一个令他们多么头痛的问题。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上,埃及、伊拉克和黎巴嫩因为英、法出兵苏伊士运河拒绝参赛,瑞士、西班牙和荷兰则以苏联出兵匈牙利为由拒绝参赛。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黑人运动协会发表联合抵制奥运会声明,多名著名黑人运动员宣布罢赛,最引人注目的举动则是美国黑人运动员史密斯和卡洛斯在领奖台举起他们的黑手套。当时美国奥委会的反应是:毫不犹豫地将这两名黑人运动员驱逐出奥运村。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政治化达到顶峰:因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带头对这届奥运会进行抵制,而4年后洛杉矶奥运会时,苏联则率领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进行抵制,奥运会成为冷战的延伸战场。

尽管抵制奥运会早有历史,但像这次北京奥运会这样,还没有开幕,就遭到规模和强度都超过以往的政治化干扰,可以说是冷战之后的第一次。在全球化将世界各国连成一个密不可分的大家庭的今天,办一届纯粹体育精神的奥运会符合全世界人民的心愿。然而西方一些政客和媒体却正在把这个愿望变成失望。欧洲议会议长珀特林说“欧洲国家不应排除以抵制奥运会来威胁中国”,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说“布什总统应考虑抵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法国总统萨科齐“考虑不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等等。西方国家的个别运动员据说也准备了一些小动作,等着到北京奥运会上来“亮相”。美国一家电视台日前竟做了一期节目,专门教运动员如何羞辱北京,比如穿喇嘛服参加开幕式等。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该国的游泳运动员准备穿藏红色的浴衣入场,代表西藏喇嘛的僧袍;法国《解放报》报道称,该国奥运选手“为了呼吁中国当局尊重人权”,准备在奥运会开幕式上集体佩戴一个含有政治意味的白色像章;还有媒体说,如果有奥运选手在北京奥运会的领奖台上故意背对中国国旗,或是突然在赛场中打出反华条幅,都“不需要为之惊讶”。4月9日奥运火炬在旧金山传递的当天,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新闻频道主持人奥雷利在其脱口秀节目中,竟鼓吹“应设法让参加开幕式的运动员戴上表示支持‘藏独’的袖章、丝带或其他类似的东西”,“让中国出丑”。

在北京奥运会上,如果有100个镁光灯同时对准一个突然举起反华标语的运动员,同样不需要惊讶,这是西方媒体期待已久的“新闻”,它们对此的兴趣一定远远超过报道运动场内任何一条破世界纪录的赛绩。

西方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吴心伯教授说,对北京奥运会的政治化干扰和捣乱,要比冷战时期两个对立集团的抵制更加复杂。过去的抵制是很简单的,不参加奥运会或者不欢迎奥运火炬接力就行了,可是这次不同,现在的政治化干扰不是不来,因为不来就“失去了舞台”,他们就是要借着受到全球高度关注的这个奥运舞台来搞政治秀。

“把奥运会政治化,显示了西方某些政治人物的短视。如果一定要把奥运会政治化,结果不可能只有中国失败了,而它们成功了,最后只能是双败”。研究奥运文化的北京学者张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英国、法国这次都起到了一个很坏的带头作用,特别是英国的做法,显示了它极为缺乏长远眼光,更没有一种开阔的胸怀。英国人想到4年以后的英国会是什么样子吗?想到那时候英国所要面临的国际环境吗?英国经济现在虽然发展势头还不错,但整体上增长放缓。英国需要有一届成功的奥运会来给自己乏力的经济增长输入新的动力。然而,英国在伊拉克驻有军队,在非洲、阿富汗等地也要维持住自己的影响力,它自己内部还有分离的势力,与其他国家还有领土争议。如果这些矛盾也在伦敦举办奥运会时集中爆发,英国能承受得起吗?中国的块头大,有人成心想闹,只不过会让中国难堪一下,根本闹不成什么。英国,以它的土地、人口、经济实力等,能经得起奥运政治化的折腾吗?

“如果把奥运会政治化,西方最终将自食恶果”。张清说,这个世界充满了多种多样的矛盾,政治纷争、经济争端甚至武装冲突。而细数一下可以发现,这个世界的矛盾主要还是集中在西方发达国家长期殖民掠夺、长期把持国际秩序造成的与第三世界国家的矛盾。别的不说,现在世界上反美的国家就能列出一大堆,除了朝鲜、伊朗,还有包括伊拉克在内的阿拉伯世界及南美、非洲的众多国家和民众,照西方的逻辑,这些国家中随便哪个国家的公民如果在奥运会上打出反美标语,那都将是顺理成章的。如果西方坚持将奥运政治化,最终受到损害最大的必定是它们自己。

冷战时期对奥运会的抵制经常是国家行为,而现在几个运动员就能在媒体的帮助下搞出“大动静”。事实上,掌握话语权的欧美国家表达愿望的机会很多,并不缺奥运会这个平台。而恰恰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众平时被憋得喘不过气来,而奥运会为他们提供了吸引世界眼球最方便,也最有效的平台。无论是伊朗人,还是委内瑞拉人,或者是一些愤怒的阿拉伯人,无论他们是运动员,还是记者、游客,他们都可以在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领奖台上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出令西方吃惊的文字语言或肢体语言。不光是伦敦奥运会,一旦类似的政治抗议在北京奥运会上被“合法化”、“习惯化”,今后的历届奥运会将逐渐变成“政治大派对”,要知道除了针对西方的,人类还有多少地区内部的,以及国与国之间的矛盾,有多少人希望自己的政治诉求被关注。奥林匹克这块人类的净土将永无宁日。

奥运平台应体现差异之美

反对奥运政治化已经成为全球华人的呼声。瑞典国家电视台上周日播出了一个讨论奥运和民主人权的节目,旅居瑞典的华裔鱼类研究专家方芳应邀与瑞典奥委会主席及一位人权专家对话。方芳在节目中痛快淋漓地发出了华人的声音,她说,政治和体育不应该混为一谈。奥运是世界的,是全人类的。它应该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举行,不管种族,无论地点。她说,中国这些年的进步,经济文化上的发展,中国老百姓对奥运的热情、期待和付出,奥运场馆的建设,所有这些正面消息从来都没有在西方媒体中重点报道过,这不公平。她反问瑞典嘉宾:“我们在这里谈中国的人权问题,难道连中国老百姓怎么想都要忽视?”节目一播完,许多华人朋友给她打电话,都说很激动,百分之百地支持。

据西班牙《先锋报》4月13日报道,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接受该报专访时说,在巴黎和伦敦发生的暴力抢劫圣火事件“让人十分不快且无法接受”,“这些事件并不是偶然”,“我想说,这是幕后黑手操纵的阴谋”。萨马兰奇强调:“‘抵制’这个词不存在于奥林匹克词典当中。”

“国际奥委会坚决反对把奥运会政治化,在这个方面是有过教训的。”张清说,美国就曾有人控告卡特总统把奥运会政治化。包括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内的历任主席,都不遗余力地反对奥运政治化。奥运会只是奥运会,它是超政治的;运动员在赛场根本就没有政治宣示的任务,他的任务就是比赛。国际奥委会的共识是,谁抵制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就抵制谁。国际奥委会深知,一旦奥运会被政治化,就不会停下来,会使奥运会变畸形。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主任任海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奥林匹克价值体现在卓越、友谊、尊重三个方面。一百多年来,奥运会在地球村里成为跨文化交流的平台,不同的文化在这个平台相互展示“差异之美”,而不是在这里表现“差异之争”。任海说,奥运圣火不是中国的圣火,它是国际奥委会的圣火,中国只是承办国。对奥运圣火的亵渎,对奥运会的政治化,实际上亵渎的是奥林匹克精神,是对人类社会、人文精神的践踏。奥运会是给不同文化的沟通提供了交流平台,而不是西方单方面把持的政治平台。

吴心伯说,奥运会本来是超越分歧、超越民族、宗教矛盾和社会制度差异的体育活动,奥运精神强调各种不同文化的沟通、交流,强调全人类的团结与和谐,而这一次北京奥运会在国际上遭遇的政治化干扰,却显然是在刻意放大和激化分歧、助长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甚至在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体育文化活动中,西方都很明显地表现出了要利用在价值观和文化等软实力上的强势来把一些改变强加给中国的意图。

吴心伯说,凡事都要往更长远、更深入一些去考虑,要是像这种为了自己的立场和利益不惜把奥运会变成政治舞台的行为从此开了先例,那么,这个舞台今后就不是只有西方可以借用了,现在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矛盾、分歧甚至冲突,如果谁有什么不满都可以拿奥运会来做政治文章,那么,今后的奥运会就无法想象了,各种力量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各自的不满也会变得很难预料了!大家都借奥运会来闹事施压,奥运的传统和信念如何能承受?今后的奥运会主办国如何能承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