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葛兰素史克事件折射中国医疗体制问题

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在华员工据传在今年5月组织了一次费用全包的旅行,招待一群医生游览风景优美的江城桂林,那里是中国最好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据一位匿名提醒了公司高层的线人说,旅游的目的是让中国医生开始开具处方药保妥适(Botox)。

北京博爱医院医师崔立华(音)是受邀参加旅行的30多名医生之一。为期三天的行程包括游览象山和七星公园,这两处景点以林木茂密的自然景观和可以看到野生猴子而出名。虽然《华尔街日报》看到的行程表中没有列明培训时间,但崔立华说,她学到了很多,并收到了葛兰素史克的讲课费。她拒绝就讲课费一事置评,没有提供有关旅游价值的细节,也没有回复后来的置评请求。

上述匿名线人发给葛兰素史克高管的旅行文件显示,其他的旅游目的地更远,去了布达佩斯以及希腊等地。《华尔街日报》后来看到了这些文件。那名线人说,这种由公司赞助的旅游是让医生多开药品处方的更大规模行动之一,其中还包括津贴和现金,诸如人民币1,000元(约160美元)的酬金和2,000元的讲课费。

葛兰素史克发言人拒绝就具体指控发表评论。

中国目前正对葛兰素史克对医生的行为展开调查。中国官员指控葛兰素史克管理人士举办虚假的会议,将会议经费用于贿赂医生、医院管理人员以及政府官员,促使医院多开药。葛兰素史克说,其部分高管可能违反了中国法律,并称公司正配合调查。

葛兰素史克与医生之间的关系折射出中国快速发展但资金严重不足的医疗系统问题。医疗行业人士说,人们普遍认为医生报酬过低,因而成为医药公司酬金(这种酬金是合法的)的主要收受者,或从医药公司销售额中收取非法回扣。

上海医生张强(音)说,一些医生收取讲课费,或达成交易,在他们开出处方的药品销售额中获得15%至25%的回扣。他说,这也是自己不久前离开公立医院,就职于私立的上海沃德医疗中心(WorldPath Clinic International)的原因之一。

张强说,收红包是一种诱惑,很多人沉溺其中,习以为常。他指的是医生经常从医药销售代表或经销商那里收取装着现金的红包(红包是中国的风俗)。

中国政府表示,售药酬金和回扣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该国整个医药行业药价高企和滥开处方药的现象。贝恩(Bain & Co.)及其它公司的分析人士支持这一说法。

制药公司说,它们有严格的合规制度。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说,自己有监督和审计等内控措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说,该公司不仅对业务进行监督和审计,还要求所有员工定期参加合规培训。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说,其在全球各地的员工都需参加强制性的有关反腐法规的合规培训。葛兰素史克说,若发现存在腐败行为,会采取相关措施。

在基本由中国政府控制的医疗系统内,医生被认为是公务员,他们的薪酬待遇也和公务员差不多。据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统计,医生的工资水平从最低每月470美元(差不多是餐厅服务生的薪资)到1,250美元不等。

调查显示,医生对自己所从事的这一职业极为不满。中国医师协会(Chinese Medical Doctor Association) 2011年曾对6,000名医生进行调查,其中95%的医生说自己工资过低,78%说不想让子女学医。

医生表示,近年来医患关系不断恶化,针对医生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去年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18岁的李梦南以为医院拒绝为他治疗,将一名28岁的实习医生捅死,还刺伤了其他三名工作人员。李梦南最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这个问题一方面源于医生工作量很大。中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每千人仅拥有1.49名医生,较2005年增加了22%,但医生人数的增加赶不上工作量的增加。

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统计,2010年美国每千人拥有2.4名医生,德国每千人拥有3.7名医生。

行业观察人士表示,对制药公司来说,医生越少意味着他们的权力更大,可影响更多病人。毕马威(KPMG)的数据显示,目前有4,000余家跨国公司和本土企业在中国售药。在这里的竞争十分激烈,药企在做法上更像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市场上的那些制药公司,当时美国药业的风气之一就是组织奢侈的“野餐会”。

有关药业合规的问题(如售药回扣和给增开处方药的医生好处等)绝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这些问题在美国也有出现,且持续了几十年,但几宗相关调查不仅让有关方面达成和解,并且促使企业加强了合规管理。据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 2010年医改方案中鲜为人知的《医师酬劳阳光法案》(Physician Payment Sunshine Act)规定,药企须在可公开访问的网站上公告送给医生和教学医院礼品的价值和付款金额。

《华尔街日报》看过的文件和对中国的医生及销售代表的采访显示出一种咄咄逼人的销售文化。有处方权且能够影响医院药房采购订单的有影响力的医生被一一“瞄准”。据医生们说,为找到有影响力的医生,制药公司会利用营销部门和行业活动。之后制药公司会获取医生的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并与销售人员分享。

据文件显示,葛兰素史克与医生建立关系后,销售人员即与医生达成交易,每份处方向医生提供人民币100元,并向一个季度中开的处方药数量最多的医生给予特别奖励。文件没有具体说明提供的是什么奖励。文件指示销售代表与他们所称的“客户”每两周见一次面,以便评估药品销售进展。葛兰素史克管理人员拒绝置评。

据文件显示,葛兰素史克的代表创建了电子表格,计算医生的处方量,方法是让医生填写病案表,其中详细询问了患者所患的疾病、向患者开的处方药及剂量。2008年的一份电子表格列出了一个季度中39位医生对一种药品的使用情况,消息人士说,这种药是抗癫痫药物利必通(Lamictal)。这份电子表格显示,一些医生在四个月内开始向多达30位新患者开了这种药,当季向新患者开的处方药总量飙升了22%。葛兰素史克拒绝置评。

其他文件显示,葛兰素史克的员工使用私人电子邮箱相互通讯,告诉员工找到“重要专家”,并提供登记参加行业大会的医生的名单。之后员工们努力用特别的好处诱惑医生,比如安排好的旅行——寺庙、岛屿和公园的一日游。葛兰素史克没有置评。

据驻香港的医疗专家曼(Jason Mann)说,很多中国人现在才开始首次到外地旅行,这就使向医生提供的观光旅行的好处变得很有诱惑力。

据文件显示,为增加保妥适的销量,葛兰素史克的代表瞄准了48名医生,计划向他们提供现金奖励或为满足医院的要求所需的进修积分,并给予从大约245美元至490美元不等的好处。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的张志强说,他最近去桂林时,葛兰素史克给了他顾问费。张志强说,他从未从葛兰素史克拿过任何现金。他说,该公司有他的身份证号,能够将顾问费直接打到他的银行账户里。张志强说,他没有查过葛兰素史克给他打了多少钱。他说,他曾给病人开过保妥适,这种药是他行医生涯中开过的唯一一种葛兰素史克生产的药物。记者无法联系到盛京医院的管理人士置评。

葛兰素史克说,被指的行为有违该公司的管理方式、价值观和标准。

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丁旭东说,他从未开过葛兰素史克生产的药物,但他参加的大会让他学到了很多。他说,我非常感谢葛兰素史克。他拒绝进一步置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