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印度:彷徨的小鹿

不久前,人们流行把印度比作乌龟,把中国比作兔子,认为“印度龟”将会凭借其民主体制和有利的人口因素优势超越“中国兔”。现在则有一种更恰当的比喻。现在印度越来越像一只被闪耀的车灯吓住的小鹿。

车灯确实让人睁不开眼,小鹿无处可逃。与所有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一样,印度由于美联储(Fed)将逐步退出刺激政策和美国利率趋于上升的前景而遭受冲击。风险资本大举撤退。然而,热钱外流只是印度诸多问题的开始。印度经济增长率几乎比数年前下降了一半,目前为5%,这对于一个潜力巨大却又极端贫困的国家来说是不可接受的。经常账户赤字和预算赤字过高,卢比汇率猛跌。官员们一直在悄声嘀咕着人类所知的最可怕的字眼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近几周来,印度政府接二连三地出台政策,以求阻止局势恶化,但未见成效。印度三次上调了黄金进口关税,并出台资本管制措施,阻止个人和公司将资金汇往海外。日前,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向金融市场注入流动性,一定程度上逆转上了此前的紧缩立场。时而收紧时而放松的政策举措并未缓解人们的担忧,反而引起了恐慌。投资者撤出资金,卢比继续下跌。

卢比汇率目前正跌向1美元兑65卢比的历史低点,自5月以来累计下跌了17%。唯一的好消息来自7月份的贸易数据,该数据似乎表明,卢比疲软推动了出口,抑制了进口。

希望在于,不断走低的卢比将有助于收窄经常账户赤字,最终让印度经济恢复平衡。这种希望非常渺茫,一个原因是货币贬值产生的效果并不总是良性的。卢比汇率不断走低动摇了信心。由于制造业发展水平较低,印度并非一个出口规模庞大的国家。而因为进口大量石油和煤炭,卢比不断下跌将加大印度能源成本。这也会让燃料补贴成本更高,从而进一步加大预算赤字的压力——目前印度预算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达5%。最后,卢比不断下跌对通胀不利——目前印度通胀率已经逼近10%的危险水平。

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经济学家考希克•巴苏(Kaushik Basu)表示,恐慌有些过头。巴苏此前担任印度政府首席经济顾问,于去年7月离任。与外汇储备只可以满足三周进口需要的1991年不同,如今印度的外汇储备状况更为健康,可以满足7个月的进口需要。印度只有有限的外币债务。

这样看来形势还算不错,就目前来说。但危机很少以同样的面目出现两次。一个可能出问题的地方是杠杆率极高的企业部门,印度企业背负了大量的外币计价的债务。企业部门如果出事,很快就会蔓延到国有银行,这些银行的不良贷款和定义更为模糊的重组贷款已经接近总资产的10%。

因此,印度既有短期任务,又有长期任务。短期任务是恢复稳定。将于今年9月5日出任印度央行行长的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他可以通过提高利率,直至资本外流得到遏制和卢比停止下跌,来展现坚定的决心。但这很可能阻碍经济增长,导致增长率滑向一度不可想象的4%。不过,拉詹可能认为他别无选择。当你被卡在岩石与硬壁之间,有时候你不得不选择硬壁。印度政府还需要控制支出。这可能带来巨大的社会后果,更不用说由于明年5月将举行全国大选,政府这么做也会影响选情。

如果说短期问题很难解决,那么长期问题就更加棘手。当前的危机是长期演变的结果。在多年的优柔寡断和政策反复之后,印度极大地挫伤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去年,印度仅吸引了不到20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不到经济放缓的中国所吸引的直接投资的十分之一。

国内供给约束只能说更为严重。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缓慢,就像是在孟买交通拥堵期间的车速。采矿业和制造业的生产性投资多年来萎靡不振。以围绕煤炭和铁矿石爆发的破坏性冲突为例。政府和司法体系的角色是充当仲裁者,制定和执行法律,以平衡各方对土地和资源使用权利的对立主张。哪一个应该优先?发展还是环境?饮用水还是工业用水?部落或农业土地权利,还是采矿公司的土地利益?

印度政府解决此类问题的能力对该国经济增长前景至为关键。对政府缺乏信任是印度经济失败的核心原因。恢复对卢比的信心或许相对容易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