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高潮或将迅速来临!

1930年1月5日,针对红军前途究竟应如何估计,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在这封信中,毛泽东批评了林彪及党内一些同志对时局估量的悲观思想,认为中国革命的高潮将不可避免的到来,而且会以出人意料的势头迅速到来。这封信的标题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这封信的最后几句,毛泽东就即将到来的革命高潮写到:“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就像毛泽东能从全国零星散布的几个革命根据地的星星之火就能判断出全国性的革命高潮必将很快到来一样,如果我们对中国高层政治运行规律具有像毛泽东对中国革命规律一样透彻深入的认识,只要透过细心梳理在全国范围内最近发生的、看似毫不相干的几个新闻热点事件,就很容易得出一个标志性的反腐高潮即将迅速来临的科学结论。

迹象之一是2013年8月13日四川省成都市组织部门的人事任免决定。在这个决定中,中共成都市委组织部对51位领导干部职务进行了全面系统的重大调整。外界当时把焦点都放到了王立军案主审法官钟尔璞身上,但很少有人会想到,这其实是对四川官场地震的一次阶段性总结。此举意味着从2012年12月开始在四川启动的反腐调查已经告一段落,对包括原李春城、郭永祥等四川党政官员和一大批涉案国资企业领导人的清洗处理已基本完毕,中央从四川已经拿到了政治或法律上需要的东西。

迹象之二是2013年8月14日,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郭声琨在与公安现役部队新任军师职干部集体谈话时强调,“要切实增强政治定力和政治敏锐性,在事关全局、事关政治方向、事关根本原则等重大问题上,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绝对领导,严格遵守党的纪律特别是党的政治纪律,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确保政令警令畅通。”这是自2012年薄熙来事件发生以来,再次由党的强力部门高级干部公开强调要对党的总书记的保持“政治忠诚”,意味中国又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外界分析认为,郭声琨的此番讲话,虽未明确指向,但他和他所领导的公安队伍的这番明确政治表态,已经为随后可能爆出的这桩“惊天大案”做好准备。

迹象之三是官方最近对傅振华的职务调整。根据中共官方最近的通告,原北京市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振华同时担任公安部副部长,而以北京市市委常委兼公安局局长的身份跨部门担任公安部副部长是中共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事情。此外,傅振华还有一个重要身份是北京市武警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很显然,这位从习近平政治龙兴地河北走出的公安高官的政治重要性已大大提升。在北京市局和公安部刑侦部门历练多年的傅振华以政治忠诚和忠于使命而闻名北京。此番傅振华被习近平委以重任,他不仅要在关键时期担当起负责京畿安全的“九门提督”角色,在相关重大反腐要案的抓捕侦查中负责具体落实执行,还要在北京市、公安部和武警北京总队之间沟通协调,进行资源配备调动,以防万一。

迹象之四是2013年7月29日习近平在北京军区的视察讲话。习近平在视察期间特别强调,“北京军区作为首都军区,地位作用特殊、使命任务特殊、所处环境特殊,必须确保部队坚决听党指挥、绝对忠诚可靠”,“要教育引导官兵特别是中高级领导干部自觉坚定政治信念、站稳政治立场、严守政治纪律,做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同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我们知道反腐是一场战争,尤其是当反腐的对象又可能是长有爪牙的老虎的时候,就更要特别谨慎,周密布置。考虑到北京军区在维护首都政治社会稳定上的重要作用,习近平此番视察讲话的用意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迹象之五是2013年8月19的中央政法委会议。在这一天召开的中央政法部门深入推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强调,政法各单位要紧紧抓住深入推进教育实践活动的机遇,查摆、解决执法司法突出问题,使思想作风明显转变、素质能力明显提升,努力建设一支忠诚为民务实清廉的政法队伍。而在此次会议召开之前,在孟建柱的领导下,劳教制度已被停止使用,政法委开始打开大门接受舆论监督批评,各省市公安厅局长异地交流任职,法治在国家政治生活特别是在政法系统中的作用已经明显提升,显然,政法部门的拨乱反正一直在紧张有序的进行,政法系统的反腐整风已经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关键节点。

上述种种迹象都具有非常明确的指向性,都在围绕一个人物、一个大事运行。要知道事前周密准备,四面包抄围拢,行事万无一失是中共行事的良好传统,我们由此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四川层面,在首都北京这个政治重地,在事关国家安全的军队和政法领域,在北京公安武警系统,各方面都在有序而安静的等待某项将要推出的重大决定,等待着关键时候的雷霆一击。一个难得一见的标志性反腐高潮已经“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我不想在此透漏高层内部消息,也没必要为证明自己而给相关工作造成被动,或是触犯某些政治禁区。领袖之所以成为领袖,绝不是因为他的虚名,而是因为他的远见卓识与政治实力。对中国政治的认识其实和中国革命一个道理,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相应的视野高度和洞察能力。有一些人,因为对中国政治没有认识,其本身又缺乏见微知著的远见分析和洞察能力,不能透过看似简单繁复的表面现象参透隐匿于事物背后的趋势与规律,在真正的高潮来临之前,总是习惯用冷嘲热讽和人身攻击来展现自己的低劣与无知。

我老牛不是算命先生,也不知道高潮哪一天会来临,我和多维一样靠的是拿到手头的相关内部资讯,以及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扎扎实实的科学分析。针对外界对老牛几天前提前预警的批评质疑,我想再借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结尾一段进行回击:“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2013年8月28日21:26 | #1

    狗屁高潮!!只是土共的騰籠換鳥的把戲,從薄看高層那個不是身家萬億之巨,反的了嗎

  2. 匿名
    2013年8月28日23:48 | #2

    牛泪就是个朝廷鹰犬,第二战线的同志。
    宫廷权斗就兴奋得要高潮了,不管斗倒了谁,裆还是那个专制的裆,除非习学习蒋经国总统,不然也只是个历史罪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