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机与中国互联网地下经济

黄锫坚

中国互联网一直存在着江湖与庙堂的分野。前者的大本营在南方、在深圳,后者的基地在北京。

北京的互联网是冠冕堂皇的,投资人喜欢硅谷模式的中国拷贝,媒体热衷于新名词,比如大数据、3D打印、自媒体……而南方则是山寨和接地气的代名词。

在庙堂之高的资本市场,手机游戏今年成了路人皆知的炒作题材。7月下旬,华谊兄弟以6.72亿元收购银汉科技50.88%股份;8月,中青宝4.4亿收购美峰数码和苏摩科技各51%股份……在此前后两只股票一路狂飙,中青宝的市盈率已超过350倍,被誉为今年第一“妖股”。除此之外,博瑞传播、浙报传媒、大唐电信等公司,都因为搭乘手游概念,让股民的肾上腺素一次次上涌。

一份游戏行业报告也印证了手游的热火:据中国版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201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截至今年6月底,手游用户规模达1.71亿人,相比去年同期增119.3%。手游用户规模已超过端游(客户端游戏)市场,且是唯一继续呈现快速增长的游戏细分领域。

不过,以上都是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表演。在南方,在庙堂人士看不见的地下,刷机事业又迎来了一波高潮。刷机,简单说来,就是在用户买到手机之前就把游戏或软件内置到手机里。在手游厂商看来,这是获得(或者说抢夺)用户的最短路径。

按庙堂的思路,一家游戏厂商,或者其他CP(内容提供商)获得用户的正规门路,当然是去各大应用市场打榜。比如苹果的App Store,安卓的各种市场。但这种方法费力又不讨好。以安卓应用的分发来看,线上渠道对游戏的收入分成,比例都提到了六成以上。

既然线上成本这么高,游戏商自然想到了线下的广阔天地。在二三线城市,许多人其实不太明白智能手机的玩法。买了手机再去正规应用市场下载,毕竟有点繁琐。于是,在手机抵达用户之前的渠道,以及在购机之后的维修环节,刷机成了一个蓬勃的行业,成了一门手艺,甚至衍生出一些新技术。

经纬创投分析师庄明浩在《老S和他的刷机机器人》一文里介绍说:“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有新Android手机的地方,都存在刷机商;出厂厂家预装、大仓库刷一道、分仓库刷一道、手机卖场仓库刷一道、卖场仓库到柜台刷一道、最后柜台再刷一道。一道又一道,一道更比一道狠,因为后一道总是把上一道的东西刷掉。”

这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野蛮之地,手机被无数环节刷来刷去,而刷机的价格则一低再低。在这种野蛮的擦写中,游戏厂商发现获得的用户质量越来越低,于是设置各种指标来考核刷机质量,魔高一尺的刷机者则以各种欺骗方式来伪造数据。

这种野蛮的攻城略地,这种相互斗智的博弈,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次。在盗版Windows行业,在运营商的SP业务领域……游戏一次次轮回,中国互联网似乎永远无法跳出这样的怪圈。

为提高刷机效率,甚至有人开发出一键刷机的设备──闪刷机器人。当美国人忙着3D打印、Google眼镜和特斯拉电动汽车时,中国人则在山寨环节中做这种无聊的创新。真让人感到悲凉。

和手机一样,中国的电脑市场也经历过类似的刷机,只是操作方式略有差别。

在飞速前行的互联网时代,下面的故事有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味道。2008年9月,番茄花园作者洪磊因涉嫌提供盗版Windows XP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当年12月26日,雨林木风开发团队也宣布解散。被业界称为“三大XP盗版集团”的番茄花园、雨林木风、深度的消失,象征着电脑刷机时代的谢幕。

Windows盗版行业的盈利模式是这样的:在改良的盗版Windows里内置一些软件,或者把浏览器主页捆绑到一些导航网址。当用户安装了盗版Windows系统后,一般会直接使用内置的软件和网址导航。盗版商则通过买卖流量、弹出广告以及捆绑流氓软件而获利。据业内人士透露,番茄花园这样的公司,在其鼎盛时期每年可以从搜索引擎拿到几千万元的巨额分成。

当然,还有众多不知名的装机商,直接为用户安装Windows盗版系统,它们控制的电脑,可能远远超过付出水面的番茄花园、雨林木风等等。接下来,流氓软件登场了。从前年发生的3Q大战,我们可以感知,发生在普通大众电脑上的军阀战争,可以野蛮到什么程度。

现在轮到了手机。和Windows不同,开源的安卓系统,自然不是被盗版的,但被刷机商多次耕耘,自然是免不了的──从厂商内置,到渠道刷机,再到更野蛮的远程遥控。据报道,中国区部分苹果设备,有一阵子甚至出现自动下载软件的情况。简单讲,就是你突然发现,自己手机的已购APP列表中,出现了许多你根本不知道的软件。这是一种强大而邪恶的远程控制的变种,你的手机成为了别人手中的肉鸡。

在庙堂的语言中,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眼里,“渠道为王”或许有着比较冠冕的意味,是内容商和渠道商的对垒和博弈。而在南方,在互联网地下经济,“渠道为王”指的是野蛮刷机。收割掉一批用户后,赶紧拿钱走人。这是中国互联网地下经济的铁律。

这条黑暗的隧道,依然看不到尽头。

——-

老S和他的刷机机器人
  
  庄明浩/文
  2013年6月,华谊兄弟6.72亿RMB收购手机游戏开发商广州银汉科技近51%股份;
  2013年8月,中青宝4.3亿收购手机游戏厂商美峰数码和苏摩科技各51%股份;
  吵吵的轰轰烈烈的A股上市公司和手机游戏公司的收购大幕正式拉开;
  如果再算上江湖上传了很久的掌趣收《大掌门》开发商玩蟹,神州泰岳收购《小小帝国》开发商壳木,和最后没成功的朗玛收购蓝港,可能连炒股的大妈们都已经知道中国移动游戏行业大热的事实了……
  但……
  但是渠道成本上升的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
  我曾经多次提及,如果单纯只看Android游戏行业,线上的渠道基本上已经被瓜分完毕:360、百度+91、腾讯、UC+九游、小米、当乐,加上运营商及未来的微信游戏平台。
  即便是一些规模稍微小一些的渠道/平台,分成比例都提到6成以上。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各家大渠道其实都还是自有流量在跑,但当自有流量跑完了呢?
  页游已经是平台方采购流量再分发了,Android上呢?
  那这部分成本最后还不是CP的么?
  那么迫切需要流量的CP和平台们该怎么办呢?
  去线下!
  我们都知道中国其实大面积的Andorid用户,尤其是非一线城市的用户对于线上的应用下载手段还是有一点点陌生的。
  所以直到今天很多人依然会在卖场、运营商营业厅甚至街边的手机维修点来安装手机应用/下载资源。
  有需求的地方就会有人满足需求……
  在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移动互联网行业里出现了一个中间环节:
  刷机商!
  (关于线下刷机,强烈推荐看下我今天推送的第二篇来自雷锋网的文章《我是一个刷机商》,文章是去年的,那时候游戏还没这么火,但苦逼的刷机商依然是苦逼的刷机商……)
  他们的身份有很多种,比如各层级的手机代理商(国代、省代、县代……)、各种手机的卖场(行的、水的、连锁的、店铺的)、运营商营业厅的小妹儿们、工厂门口的小卖铺,没准还有管仓库的大爷……
  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有新Android手机的地方,都存在刷机商;
  出场厂家预装、大仓库刷一道、分仓库刷一道、手机卖场仓库刷一道、卖场仓库到柜台刷一道、最后柜台再刷一道。
  一道又一道,一到更比一道狠,因为后一道总是把上一道的东西刷掉……
  曾经最疯狂的时候,我一个在上海不夜城做水货手机生意的朋友说他叫小弟从库房拿出10台机器,然后几个柜台之间走一圈,一个机器刷个3-5遍,一圈下来可能几十块钱就出来了,然后再卖给消费者……
  当然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各种厂商对于刷机得到的用户质量开始抱怨,开始设置各种指标:激活、绑定SIM卡、注册、次日打开,甚至看周活跃。
  而面对这样愈发苦逼的环境,刷机商也开发出了诸如伪造SIM激活、安装后打开然后手动卸载、甚至远程云端删除等多种应对方式。
  CP们与刷机商之间的战争到此已经没有可以解开的可能,最后的最后出现了一个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扣量!
  而CP扣得越多,刷机商的用户质量就越次,这事儿进入恶性循环……
  那怎么办?
  CP们终于按奈不住内心千万匹草泥马的咆哮了:“你大爷的,哥自己刷!”。
  =========华丽丽的分割线=========
  以上内容算是铺垫,我有个朋友S做了个很有趣的生意,给刷机商提供自动化、傻瓜化、快速便捷的刷机设备:闪刷机器人。
  
1376962925989

  嗯,对!就是这么个比NOTE稍微大一点,但厚一些的小盒子;同时能给12台不同型号Android手机互不干扰的安装应用。
  霸气外漏有没有?
  我的这位朋友S最近接了笔大单,而采购方不是传统的刷机商,取而代之的是游戏CP。
  以下内容根据我们的对话整理,略有删减;
  庄:老S啊,听说你们最近接了个大单?NB了啊!
  S:哎,今年刷机市场也不好做,我们的设备之前几个月卖得不好。这次的单子采购方也不是我们那些老客户,是游戏厂商。
  庄:游戏厂商?CP?买这干吗?研究预装么?
  S:他们要是研究的话就不可能买那么多台了,他们是真要拿来用。
  之前来找俺们买设备的,通常是大型手机销售渠道(包括库房、连锁门店、运营商营业厅),营收点在推广App可以向上收费。
  归根到底等于还是花你们这些VC的钱,现在来这几家情况不同,他们自己就是做游戏的,游戏本身收费,自己造血。
  目前游戏同质化太高,无数三国、无数金庸、无数斗地主,谁先抢到用户谁占便宜。
  他们应该是算过账了,自己买设备给渠道装机用,抢占据点儿。
  庄:他们难道自己去卖场蹲着么?
  S:不,手机商欢迎他们来装,直接库房,但条件是他们只能装自己的东西。
  庄:这事情不是应该找鼎开、斯凯他们做么?
  (关于鼎开,以及其他刷机厂商的情况,推荐今天推荐的第三篇文章,来自游戏葡萄的《苹果不能刷,安卓刷不刷?》。)
  S:这个我问了,他们不敢把这个事情交给又做设备又做内容的公司,因为操作中会有很多问题。
  庄:所以他们自己来做?也不要担心虚假量的问题了?
  S:自己做好啊,投人就可以,仓库里很简单的。以前麻烦,还得教工人一套卡装的流程,那手势复杂的得跟火影忍者差不多了。
  现在用俺们设备,就把手机网上扎,谁不会?
  庄:那这么说我觉得游戏平台去刷更合理啊,他们游戏多啊,自己刷浪费。
  S:我们那个客户CP说手里有几十款游戏,都他们自己的。
  庄:哦,那还好一些,那他们就一股脑全刷进去?
  S:对,游戏包太大的话,空中下载太不靠谱。
  庄:那被刷的手机都啥类型的?
  S:都有,销售卖啥他们刷啥。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精细化现在还用不上。
  这就和当年群发一样,先猛扫一梭子全覆盖的,然后看回复率、转化,慢慢就发现该怎么精细化了。
  天天坐办公室里臆想用户行为的,基本也就市场调研公司和你们VC了……
  庄:擦!又黑我!对了,你怎么看那些做纯软的类似预装的东西,XX助手、XX宝那种?
  S:从技术本身的实现模式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只能占据细微渠道,出货量非常小的那种。
  庄:为啥?
  S:他们跟豌豆荚、91助手的唯一区别就在于能给开个账号,骗着店家装点儿给钱。
  庄:哈哈哈,小买卖?
  S:你想想啊,稍微大点的渠道,一天出货量2000以上的,用纯软的忙活的过来么?
  用电脑去装,很多模式上的问题没有解决,而且也麻烦。
  电脑装在广东也有,主要是卖汽水儿、卖话费卡的小店儿,名曰:社会渠道。
  庄:艾玛,高端大气上档次!这词儿让你整的……
  那你怎么去划分渠道?
  S:开放市场就很清晰,总仓(全国)、省仓(地区)、分仓(片区)和门店(终端)。
  庄:那运营商呢?
  S:他们那套体系现在越来越玩不转,主要是定制机的联合行销管理很乱。
  有次开会我问他们管市场的,像你们这样就营业厅划块地方,让贴牌子,别家运营商的机器也混着卖,这算直营渠道还是社会渠道?
  那哥们呆半天挤出来一句:这个问题要辩证的看……
  我勒个去!
  庄:呵呵,了解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计算机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