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嫖娼事件:当大V遭遇大谣

文/老左

唐宝林先生所著《陈独秀全传》新近出版,唐先生史料最全,研究最久,早先已在香港出版。该书对陈独秀因嫖娼被迫离开北大一事有详细记述——

自1915年创办《新青年》,陈独秀成为新文化运动“总司令”。木秀于林,自然遭到旧派知识分子和保守政权的压制。到1918年-1919年间,政府要干预北大的传闻此起彼伏,保守派知识分子也在国会弹劾北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两则谣言伤透了陈独秀的心,并直接导致他离开自由主义的北大,走上革命之路。

第一个是有人直接造谣,说陈独秀已经被北大开除。此人是老派知识分子林纾的学生兼情报助手张厚载,张同时是保守派报纸《神州日报》的通讯记者。此人与陈独秀等新文化运动干将在报纸上打过笔仗,起初是因为“废除旧戏”的文化主张而互相拍砖,后来张直接在《神州日报》造谣,说陈独秀等思想激烈,受政府干涉,已经被迫辞职,蔡元培也不否认云云。结果胡适出面批评张厚载,张被迫检讨、谢罪,林纾也公开认错。但陈独秀对记者在报纸上直接造谣很生气也很失望。

第二个谣言,就是关于嫖娼。说陈独秀到前门八大胡同嫖娼,争风吃醋,挖伤妓女下体。当时妓院合法经营,但道学的假面具却不能撕破,而且陈独秀是北大进德会的成员,不嫖是基本一戒。即便是陈独秀新文化运动的战友,也表示不能容忍。蔡元培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将陈独秀从北大文科学长降为一般教授。

蔡元培的决策显然受到三方压力:第一,是社会舆论,包括力荐陈独秀进北大的汤尔和此刻跳出要求蔡开除陈;第二,依然是旧派知识分子,那些老的论敌;第三,自然是同样不满陈独秀的保守政府。

毫无疑问,陈独秀私德不够检点,是个嫖娼爱好者。但在一个嫖娼合法化的时代,只有“抓伤妓女下体”这种噱头,才能为谣言的传播推波助澜。胡适一针见血的说,“小报所传,道路所传,都是无稽之谈,而学界领袖却视为事实,视为铁证”。多年以后,力主开除陈独秀的汤尔和也承认自己“听信谣言”。

胡适为此事耿耿于怀。因为他很清楚,“当时外人借私行攻击陈独秀明明是攻击北大新思潮的一个手段,而先生们亦不能把私刑与公行分开,实堕奸人术中了”。

决定处罚陈独秀的那个夜晚,被胡适认为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点,导致陈从自由主义转向激进革命的共产主义。那是1919年的3月26日,“不但决定北大的命运,实开后来十余年政治与思想的分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