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八卦一下薄熙来的初审——澄清某些误读和忽悠

前几天审判平西王,称得上是高潮迭起,很多网友的脑细胞都不够用了 :) 虽然俺最近比较忙,但是面对这么狗血的剧情,也不得不抽空点评几句。否则太对不起薄熙来的演技 :)
今天来点评一下庭审过程中,常见的误解以及朝廷和毛粉的忽悠。

★为啥拖了这么久才开庭?

某些主流媒体的说法是:该案太复杂,需要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所以拖了这么久。这个说法让很多人信以为真。
但是俺觉得,拖了这么久才开庭,最关键的原因是:朝廷高层的幕后博弈没有结束,所以才一直没开庭。前几周宣布要开庭,说明博弈已经结束,朝廷的各个派系已经达成某种妥协。
对平西王的审判,是以”经济案”为幌子来达到政治目的。想明白这一点,本案的很多疑点就迎刃而解。

★控辩双方是对抗还是默契?

这可能是最大的一个误读。
薄熙来第一天就全盘翻供,让众多看客大跌眼镜。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完完全全的脱稿(剧本)演出,是双方直接对抗。某个外媒还发了一篇评论文章《当导演碰到戏霸》。
但是俺不这么认为。如果双方是完全对抗,下面几个疑点是解释不通滴。

◇薄熙来”嗜权如命”的性格

薄督的这个性格,应该是广为人知的。薄督对权力的追求,某种意义上就是对影响力的追求。对薄督而言,虽然他的仕途已经完蛋,但他肯定不会低头认罪。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继续当毛粉的偶像。就算被判”斩立决”(当然这个的可能性不大),影响力依然可以保持。

◇朝廷对此案的精细准备

再来看朝廷这边,为这个审判精心准备了一年半,难道朝廷高层没有考虑到平西王这么鲜明的性格?你以为朝廷高层都是傻子?显然不是嘛。
关于这次审判的准备工作,到底有多精细,俺暂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拿陈良宇案作一个对比。南方都市报曾经采访过陈良宇案的辩护律师高子程(链接在”这里“)。俺摘录一段:
据高子程了解,检方为陈案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演练。”从2008年3月25日当天开庭时的衔接和流程上来看,庭前预演一定很严密,整个流程都衔接得很完美,据说连什么时间让陈休息或去洗手间都有严格的预案。”
没出事之前,薄熙来是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他的份量比陈良宇重多了。所以,薄熙来案的准备工作肯定比陈案更加精细。这么精细的准备,不可能忽略薄的性格。

◇薄熙来的表演很有分寸

如果双方真的撕破脸,那平西王完全可以利用这次公开亮相的机会,发表一些更震撼的言论。但实际上没有。能够坐到薄熙来这种级别,肯定知道很多内幕(比如朝廷高官的某些老底)。而且不要忘了,周永康是薄熙来的后台,周分管的是政法委系统,六扇门的爪牙多得是。
俺刚才说了,能够开庭,各个派系肯定已经做了相应的妥协,各种主要矛盾都被摆平了。所以,薄督虽然翻供,但并没有超越其它派系的底线。

◇小结

综上所述,在一审中,双方的默契占主要地位,对抗占次要地位。

★此案能说明反腐的决心吗?

◇只谈小钱,不谈大钱

某些党国喉舌利用这次庭审的机会,大肆忽悠说,此案体现裆中央的反腐决心。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裆中央真的有”打老虎”的决心,此案就不会仅仅查出这么一丁点的金额。而且,薄督在庭审的自辩中提到”海伍德索要1400万英镑的中介费”。这么重大的一条线索,检方居然没有深究。大伙儿想想看,如果连海伍德这个中介人都敢索取上亿人民币的好处费,那薄熙来这个当权者能拿的肯定更多。

◇只谈辽宁,不谈重庆

此案涉及的贪腐问题,都局限于薄熙来主政辽宁时期,没有涉及重庆的”黑打”。实际上,重庆的”黑打”涉及的腐败更严重、黑幕更多、案情更惊人。
很多人一提到腐败,首先想到的是贪钱。给大伙儿澄清一下:其实“贪钱”只是腐败的一种。“腐败”一词,从广义上讲,凡是对权力的滥用,都是腐败。重庆“黑打”滥用的权力更多,是更严重的腐败。

◇小结

显然,朝廷导演的这出戏,是在避重就轻。前几个月习近平放狠话说:老虎苍蝇一起打。如今看来是一句空话。
在反腐方面要想“打老虎”,不光需要决心,还需要足够的权力(这两点缺一不可)。习近平是否有决心,俺不晓得;但是从薄熙来案拖了这么久,可以看出:习近平对朝廷的掌控能力并不是很强。所以,“打老虎”的事情,大伙儿就不要抱太大期望啦。
可能有些同学会纳闷:习贵为中共新一代掌门,难道对朝廷的掌控力度还不强吗?你如果仔细对比历代掌门,就会发现中共掌门人对朝廷的掌控力度大体呈现出递减的趋势(毛>邓>江>胡)。具体原因,请看俺之前的博文《谈谈天朝的政治制度

★此案能算司法的进步吗?

第一天庭审结束之后,网上就有不少人夸奖此案的审理过程,很公开很透明。之后几天,类似言论不绝于耳。发表类似言论的,还包括某些有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
真的是这样吗?下面是俺的观点。

◇此案足够公开吗?足够透明吗?

如果朝廷真的想做一个公开透明的表率,就不应当仅仅停留在”微博直播”这么低级的层面。至少也要搞一个现场实况直播。这样才有说服力嘛?另外,”微博直播”的过程中还出了点小插曲——某条已经播出的内容又被官方修改了。
聪明的网友,很容易就能想到”微博直播”与”实况转播”的差异——微博只有文字形式,顶多再附上少得可怜的几张照片。这样的信息传播形式,对于官方而 言,很容易掌控。可以根据官方的需要,增加某些文字或去掉某些文字。至于围观的网民,拿到的已经是第二手信息(有可能已经失真)。

◇此案能算得上”法治”吗?

请列位看官注意,此案能够进行”微博直播”,相比谷开来案,当然是一种进步。但是,这种进步完全掌握在朝廷高层的喜好之中。这个案子,朝廷想达到某种 目的(待会儿会分析朝廷的企图),所以才稍微公开一丁点,透明一丁点。以后的其它案子捏,还会”微博直播”吗?那可就说不准喽。
所以,这是典型的”人治”,而不是”法治”。咱们天朝距离真正的”法治”还遥远得很!

◇有必要歌功颂德吗?

退一步讲,就算俺承认薄熙来案比谷开来案有进步,那也是官府应该做的。完全没必要因为一点小小的进步,就歌功颂德。其中的道理,请看俺之前的博文《对政府——多些”监督问责”,少些”煽情感动”》,这里就不再罗嗦了。

★为啥会形成这样一个剧本?

本文开头说过,薄案能够开庭,说明各方已经达成妥协。所以,目前这样一个剧本,并不是某个派系单方面主导的,而是各方博弈出来的。这样一个剧本,可以让朝廷各方都能接受,但每一方都不会完全满意(官场的妥协,大都如此)。下面是俺的猜测加推测。

◇对于薄熙来

能够在庭审中矢口否认各种指控,拒不认罪。这就可以让薄熙来继续维持毛派精神领袖的地位。
这次审判,完全局限于经济案,而且还是经济案中,金额较小的(相对于薄督的级别)。以至于某些毛粉在网上忽悠说:薄熙来作为常委候选人,只贪污这么丁点,简直可以算清官。有些天真的网友,还真被忽悠了。
对薄熙来而言,能有这样的局面,应该是比较满意的。

◇对于薄熙来的余党

整个审判完全局限于经济领域,说明此案只会上升到经济高度,不会上升到政治路线高度。。
因此,薄熙来的大部分余党可以不用担心被政治清算。少数人可能仕途会有影响,大多数余党的仕途无忧。

◇对于倒薄一派

即使薄熙来的演技再好,忽悠的剧情再狗血,他还是难逃牢狱之灾(因为天朝是人治,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对于倒薄派而言,只要能把薄熙来关起来,让他无法再上窜下跳。就已经达到目的了。至于那些民间的毛粉,倒薄派的高官应该是不在乎的。

◇对于习、李

习近平也算是倒薄派的一员。鉴于习近平是当朝天子,李克强是当朝宰相,俺把他俩拿出来单独说。
之前的谷开来案,被广为诟病。主要原因就是:演戏的痕迹太明显。整个庭审就是走过场。如今是”习李新政”,习李当然要做点样子,以体现出跟前任的不同。谷开来案是2012年8月开庭,那时候还是”胡温主政”。
所以俺猜测,习李企图用这次庭审,为自己脸上贴金。通过貌似”公开”的庭审,通过貌似”对抗”的控辨双方,给人一种假象。再配合朝廷喉舌的宣传造势, 就可以让那些天真的民众以为,习近平是一代明君。要知道:咱们天朝的民众,本来就容易患上”圣君情结”的毛病。(不了解”圣君情结”的同学,请看俺之前的 博文《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还有啥看点?

这出宫廷大戏还有如下几个看点:

◇庭审第二季

平西王上诉的可能性很大。再来一次庭审,薄督就又多了一次作秀的机会。

◇康师傅的结局

前任常委周永康是薄熙来的后台(关于这点,俺在去年的博文有分析)。最近有一些”康师傅下架”的小道消息,值得关注 :)

———–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又有好几个月没写心理学方面的内容了,今天来发一篇。

★引子

到今天为止,18大结束正好一个月。习近平作为朝廷新任的老大,近来吸引了不少民众的眼球。很多民众把各种期望(反腐、政改、平反64、等)都寄托在习近平身上,盼着”习李新政”能够整顿吏治,重振朝纲。所以今天俺来聊一下”圣君情结”。

★啥是”圣君情结”?

“圣君情结”有时候又称为”明君情结”。具有这种情结的人,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最高统治者身上——希望这位最高统治者足够贤明、足够牛B,能够排除国家面临的种种困难,给底层的老百姓带来幸福生活。
和”圣君情结”类似的,还有一种”清官情结”,又称”包公情结”。很多底层民众被贪官盘剥掠夺的时候,他们内心就会希望出现一个牛B的清官,帮老百姓除尽贪官。

★”圣君情结”的根源

前面说的是症状,接下来说说根源——为啥会有”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俺个人觉得:导致”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的原因有两种:分别是”臣民意识”和”习得性无助”。分别简单介绍一下。

◇臣民意识

“臣民意识”是政治领域的术语。要聊”臣民意识”,顺便把”公民意识”也说一下。这两者的关键性差别在于:”公民意识”认为自己是国家/社会的主人,既有权利也有义务;”臣民意识”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被统治者(仆人),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从上述差异可以看出,”公民意识”和”臣民意识”是明显对立的。一个人的”臣民意识”越强,则”公民意识”就越弱;反之亦然。

具有公民意识的人,往往会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不管这些公共事务是否和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比如:香港民众每年都有很多人自发搞”六四”的周年纪念活动。虽然从表面上看,”六四事件”跟香港民众的日常生活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反之,具有臣民意识的人,往往不敢(或不愿)参与公共事务,即使这些公共事务已经危及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比如:很多地方的环境污染已经严重危害到当地民众的健康,但很多民众依然没有上街示威。

以上就是”公民意识”和”臣民意识”的简介。这方面可以聊的内容有很多,限于篇幅,今天就不展开了。下次找机会单独写一篇帖子。

◇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属于心理学领域的范畴。这个术语最早来自于某个科学家对狗做的实验。
实验中将两条狗分别放在两个吊床中,吊床前放置杠杆。对两条狗进行持续多次的电击。第一条狗触动杠杆后,电击会停止;第二条狗触动杠杆则不会停止电 击。当吊床实验做完之后,再将这两条狗放到一个有障碍物的屋子,第一条狗在屋中遭受电击时,会跳过障碍物逃走;而第二条狗在遭受电击时,则只会躺在原地不 动,甘愿被电击也不尝试逃走。这就是习得性无助——尽管第二条狗看到第一条逃走的范例,也知道自己能逃走,但他们并没有进行尝试。

习得性无助不光会出现在狗身上,也会出现在人身上。如果某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遭受太多失败/挫折,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觉得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种人往往会放弃改变自身状况的努力。
(关于”习得性无助”,更多介绍可以参见 这里这里

★这两种根源如何起作用?

对于具有”臣民意识”的人,当国家/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她会认为:这些问题的解决应该是主人(统治者)的事情,跟他/她无关。所以他/她只是采取旁观者的姿态;
对于患有”习得性无助”的人,当国家/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她会认为:对于这些问题,自己完全无法施加影响,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如果社会问题跟自己的切身利益无关,那也就算了。但是有很多社会问题其实是会殃及底层民众的(比如腐败问题、环保问题)。一旦发生这类社会问题,就会 导致上述这两种人的内心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因为他们一方面希望问题能得到解决,另一方面自己又无法去解决。这种内心的矛盾会进一步转化为焦虑。
当内心产生焦虑时,”心理防御机制”就会起作用。”心理防御机制”也称”自我防卫机制”,洋文叫 “Defence Mechanisms”。这是心理学领域很重要的一个玩意儿。这玩意儿专门用来对付精神上的 痛苦、紧张、焦虑、等负面的心理活动。
“心理防御机制”有很多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这里“的介绍),其中一种机制叫做”幻想”(洋文叫 Fantasy)。所以,上述这两种人就幻想出现一个”圣君”。有了”圣君”,就可以帮他们解决种种社会问题。如此一来,他们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全感也就得以消除。

★”圣君情结”的弊端

 

◇弊端1

从上述分析可见:”圣君情结”只是通过某种”心理防御机制”来回避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对”圣君”的幻想,有点类似于阿Q的精神胜利法,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把戏。

◇弊端2

“圣君情结”使得民众的注意力过于集中的政治人物身上,而忽略了政治制度的重要性。实际上,任何重大的政治问题或社会问题,都不可能光靠1-2个政治人物彻底解决。真正的解决之道往往要靠制度的完善。

◇弊端3

“圣君情结”很容易被统治者利用(请看下面的举例)。

★官员们如何利用”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

其实咱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很善于利用这两种情结。这两种情结如果利用得好,可以有效地麻痹底层民众,消除底层民众的反抗精神。如此一来,统治者 就可以继续压榨盘剥底层民众。某些更高明的统治者还会利用这种情结,玩弄民众于股掌之中,进而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比如后面提到的毛太祖)
别的朝代咱毕竟太久远,咱重点聊一下当今天朝。

◇毛泽东

对于”圣君情结”利用得最好的,当推天朝第一任皇帝的毛太祖(民间戏称为”毛腊肉”)。当时的朝廷通过种种手段,把毛太祖彻底神化成旷古未有之圣明君 主。这种神化在文革时期达到顶峰。当时的朝廷之所以能把几亿人忽悠得如痴如醉,一方面利用了普通民众的”圣君情结”,另一方面再通过”光环效应”进行强化 (关于”光环效应”,俺之前写过一篇帖子,在”这里“)。
文革结束已经30多年了,可悲的是,还有不少毛粉对”腊肉”念念不忘。由此可见”圣君情结”的影响力有多么深远。

◇薄熙来/王立军

说完”圣君”的例子,再来说说”清官”的例子。
薄熙来和王立军堪称是一对活宝,在重庆上演了一幕”唱红打黑”的大戏。可惜今年演砸了,两个活宝都锒铛入狱(关于”薄王事件”,俺已经发了好多篇帖子,在”这里 这里 这里 这里 这里“)。
重庆的唱红打黑确实赢得很多当地民众的支持。究其原因,是重庆官方的宣传把薄王二人包装得很光鲜亮丽,迎合了很多屁民的”清官情结”。

★结尾

记得10年前胡/温刚刚上台的时候,很多民众也对”胡温新政”抱很大的期望。如今再看胡温二人的政绩,实在是乏善可陈。不仅如此,胡锦涛还落得”胡面瘫”的绰号,温家宝更是被戏称为”温影帝”。
所以俺奉劝那些热捧习近平/李克强的同学,不妨先剖析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否陷入”圣君情结”的认知误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