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托克維爾的影響下,中國選擇專制

《Ricochet 觀點跳躍》: 在托克維爾的影響下,中國選擇專制
作者:Paul A. Rahe
日期:2013年8月21日
原文:Under Tocqueville’s Influence, China Chooses Despotism

***本譯文版權歸作者/刊登機構所有,轉載請保留此聲明。***

過去幾天,全國媒體充斥著的報導說,中國新主席習近平正在策劃毛澤東思想復興運動,並且打擊那些想要在中國引入西方的程序、做法、和制度: 憲政,新聞自由,司法獨立,民間結社和“普世價值”—亦即是說,尊重人權。《華爾街日報》在上週六刊登的這篇報導 宣稱,習近平得到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大力支持;《紐約時報》在週一填補了一些細節:

中共干部聚集在中国各地的会议大厅里,聆听高层领导发出一个严肃的秘密警告。他们获悉,如果党不能根除中国社会的七大颠覆性潜流,权力就可能旁落。

前述七大危险列在一份名为“9号文件”的备忘录中,该文件明确无误地得到了中国新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首肯。七大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其他则包括 对人权“普世价值”的宣扬,诸如媒体独立和公民社会之类的西式概念,热衷于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以及针对惨痛党史的“虚无主义”批评。

习近平已经在准备进行一些改革,以使中国经济迎接更强大的市场力量,与此同时,他也在通过“群众路线”强化党的权威,力度超过了中共例行的纪律整顿活动。 本次对中共干部发出的内部警告,表明了与习近平在公众面前的自信外表相伴的种种担心:经济放缓,人们对腐败的公愤,急切期待政治改革的自由派发起了种种挑 战,这些都容易对中共构成威胁。

“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异见者还在不断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9号文件称。这个序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该文件时定下的。该文件没有公开发布,但《纽约时报》看到了一个版本,并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

该文件称,一党专政的反对者“为了挑起公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已经在揭露官员资产,利用互联网来打击腐败、反对媒体控制以及其他敏感问题上挑起了事端。”

这些警告没有做无用功。自从文件下发之后,中共的报刊和网站一直在强烈批判近年来不属“犯规”之列的宪政和公民社会观念。官员们加大了工作力度,防止公众 看到互联网上的批评意见。两位知名的权益倡导人士在过去数周内相继被拘留,他们的支持者称这是对“维权运动”一记重击。在习近平前任胡锦涛执政时期,“维 权运动”就已经遭到围攻。

要掌握中國政策這一轉變的全部意義,就必須注意我在1月初提到 的另一個發展:閱讀托克維爾的《舊制度和大革命》成了中國共產黨黨內的時尚。那本書描寫了18世紀晚期法國在革命前的形勢,是一部偉大的經典之作。而諷刺的是,法國的歷史學界一直把這本書對法國大革命來臨的描述視為馬克思主義版本的替代品。今年1月的時候,我做了以下的觀察:

在時事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Current Affairs ,一個我曾經擔任研究員,後來成為董事長的機構)的會議上,我一直主張中國最終會四分五裂,已經超過30年了。在此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背離了中國共產黨在過去四十年向該國長期遭受苦難的人灌輸的觀念,走上了商業發展之路。中共這種言行不一的矛盾再明顯不過了,而在我看來,它在這個過程中,顛覆了自身的合法性。

我認為,只要出現經濟衰退,那地方就會天翻地覆。在表面的昇平之下,伴隨經濟增長而來的不平等所招致的深深怨恨變得越來越普遍。而—由於政府對國家控制的程度以及中國傳統文化中深厚的家族傾向,著名共產主義革命者的後代得以使自己成為富豪,並且用招搖得惹人則目的方式來炫耀他們的不義之財—中共將很快變成裙帶資本主義同謀這個事實,勢必會加強這種對不平等的怨恨。

只要經濟持續快速增長,使幾乎每一個人都得到好處的話,人們就可能會容忍所有這一切。

但是,我認為,假若經濟收縮,假若失業率增加,假若普通中國人的夢想破滅,人們就會非常憤怒。

我提到的的模式就是18世紀的法國,而應該要讀的書讀就是亞歷西斯·德·托克維爾的傑作《舊制度和大革命》 ( The Ancien Regime and the Revolution)。那本書說,法國在大革命之前的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事情得到明顯好轉,而不是變得更糟。托克維爾認為,在1789年及以後所發生了事情是,人們越來越高的期望最終變成失望,因而引發了革命。到1789年,舊秩序的合法性幾乎沒有人相信。它爭取支持的唯一據就是,情況一直在變得更好。

正如我在那篇文章提到的,在天安門廣場那時候,我的預測幾乎就要成真。我認為,那則中國的黨員幹部被要求閱讀托克維爾著作的新聞表明,黨領導對我早已指出的事情感到恐懼。

在5月下旬,一位在矽谷工作生活的公司律師Rebecca Liao在異議網站(Dissent)寫了一篇,用的標題和我的文章一樣,即 “托克維爾在中國”。她在文中印證了我最主要的判斷,並且依據我報道過的事情做了闡述。她注意到,“中國知識界今年最有活力的討論”—

由一則在中國最主要的微型博客服務,等同網上議事廣場的微博上發佈的更新掀起。經濟學家華生剛剛會見了中國的反腐敗沙皇,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王岐山, 他負責處理好該國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據漢學家傅士卓(Joseph Fewsmith) 報導,華生在會後怱怱的在微博上發表更新:

“我到海(明顯是中南海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 ,
  1. Shmod
    2013年8月30日11:52 | #1

    剥夺大家的言论自由,还宣传成,公民自己要求被剥夺,问共产党一句,你自己信不?典型的愚民政策!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