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亚东被实名举报 贵州“打黑”被指遗患初显

“崔亚东时代,有些做法跟重庆学了很多。”8月22日,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轰动全国的小河案就是崔亚东主导的,我一直在指控他干涉司法,滥用权力。”

针对贵州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崔亚东的举报,并不仅仅只是律师周泽在孤独前行。8月16日,人民网转载了一则消息称“上海高院崔亚东‘后院起火’”,贵州省公安厅70名职工实名举报上海高院代院长崔亚东等人。贵州政法系统的集体“反水”,让曾经的贵州政法“一哥”陷入了尴尬境地。

2013年4月,崔亚东调离贵州,担任上海高级人民法院代理院长。在其主导贵州政法体系六年的时间里,崔亚东素以作风强悍著称。

贵州政法系统“反水”

而举报人员的态度在8月18日贵州省公安厅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后发生了变化。

这封盖着70名举报人红指印的举报信中,列出了崔亚东在贵州任职期间涉嫌多宗违法违纪事项。举报人主要反映的是崔亚东在开发省公安厅机关金阳新区商品房项目中存在利益的问题。举报信中显示,2009年,贵州省公安厅机关与贵州睿力上城房开公司合作开发省公安厅机关(原省看守所地块)金阳新区商品房。

举报信声称,为竞标成功,睿力公司找了几家公司作陪衬,虚假竞标,在起拍价就放弃竞价,使得睿力公司以起拍价3220万元拿到该项目,计151亩土地,相当于21万多元一亩。而当时,金阳新区土地局起拍价每亩约80万元至90万元。此外,这一地块原为国家划拨给贵州省公安厅看守所的用地,睿力公司应对该地块上万平方米的监所、营房等建筑物支付约5000万元的赔偿款,用于异地修建看守所。但至今睿力公司分文未付。

此外,举报人还反映了崔亚东超标配车、干预司法等情况。对于上述情况的调查,截止到记者发稿,贵州省公安厅尚未予以公开表态。

而举报人员的态度在8月18日贵州省公安厅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后发生了变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举报人表示,现在不方便回复,担心会影响到下一步组织的核实,如果这样,反而不利。该人士还刻意强调:“我说的,你都明白吧!”

治安堪忧

“随着自己的所见、所闻,确实体会到‘爽爽的贵阳,抢人的天堂’这句话包含了多少无奈和自嘲。”

2006年11月,时任贵州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刘光磊调任重庆担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长期在安徽公安战线工作的崔亚东成为了刘光磊的接任者。

彼时,贵州省的治安形势颇为严峻。

2007年6月,瓮安女子李树芬溺水身亡后,由于有关部门处置不力,引发了震惊全国的瓮安群体事件。有关部门统计,瓮安事件中,直接参与打砸烧的人员超过300人,现场围观群众在2万人以上,事件持续时间7个小时以上。

除治安问题严峻之外,贵州还不断爆出警方内部管理的问题。2010年1月12日,关岭县坡贡镇村民因为纠纷在街上发生冲突。接警后,当地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在处置过程中,连续击发三枪,致当地村民郭永华、郭永志中弹死亡。这让贵州警方再次成为国内舆论的焦点。

2012年3月,一封给省长的来信又让贵州“很没面子”。一位大学毕业在贵阳工作的公务员,给时任贵州省省长赵克志去信表示:“作为我们的省会贵阳,其糟糕的治安环境却让我们普通群众为之不安,群众的安全感非常之低!来贵阳之前对贵阳的治安环境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等自己在贵阳生活半年以后,随着自己的所见、所闻,确实体会到‘爽爽的贵阳,抢人的天堂’这句话包含了多少无奈和自嘲。”

翻版“黑打”

“崔亚东时期带来的一些冤假错案,需要有关部门来消除。”

面对复杂的治安形势,贵州政法系统在崔亚东主导下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打黑行动。但其遗患也逐渐显现。

警方内部对崔亚东的评价也不高。接近贵州警方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崔亚东脾气暴躁,对下属非常专横,摔杯子、拍桌子是常有的事情,甚至有下属触怒了他被无端关禁闭。

被誉为中国法制史上标志性战役的小河案又称“贵阳小河案”或者“黎庆洪案”,因其案件审理地点位于贵阳市小河区而得名。资料显示,2008年,贵阳警方认为贵阳的“花梨帮”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并认定黎庆洪是“花梨帮”的头领。同年9月10日,以涉嫌赌博罪拘捕了“花梨帮”头领黎庆洪及其他成员,同时展开侦查审讯,力图对该“花梨帮”实施毁灭性打击。

2010年2月,贵阳市中院开庭审理了黎庆洪案。法院一审认定黎庆洪五项罪名成立,判处黎庆洪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30万元。黎庆洪不服提出上诉。最终,贵州高院于2010年7月将此案发回重审。

2012年10月,周泽在致崔亚东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贵州省高级法院还在对黎庆洪案进行二审的情况下,你就领导贵州省公安厅对法院正在审理中的案件进行所谓的“复查”,并召集公、检、法形成意见,决定将案件发回重审,由检察院撤诉,再由公安厅组成专案组重新侦查,还由专案组“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人民检察院、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大力协助和支持下”完成侦查工作。

“小河案”并不是特例,一些其他涉黑案件的举报人也认为在崔亚东主导下、贵州政法体系制造了一些冤案。

号称贵州第二大黑社会的案件中,谭家卫(被捕时任贵州省赫章县纪检监察室主任)因为受贿五万元被判处五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对于法院的判决和检方的指控,谭家卫之妻邓朝霞提出了许多质疑并进行上访。但是,到目前为止一切无果。她说:“我丈夫马上就要假释了,现在有关部门也让我不要再举报,但是崔亚东时期带来的一些冤假错案,需要有关部门来消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