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当局加大打压独立电影

f3442a09-38c1-41ec-9ddc-c3ec1153f9ca
北京独立电影导演范坡坡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中国当局不断加强对公众舆论和民间影视界的控制。在过去几个月,北京一个独立电影学校被当局关闭;两个独立电影节被取消。当局恐吓组织者。有分析人士认为,对独立电影人的打压是中国当局最近加紧控制舆论和影视界的又一例证。

在中国大陆,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8月23日在北京东郊宋庄开幕,但是当天就被当局叫停。

美联社8月30日发自北京的报道说,中国的这一影像展创始人之一王宏伟表示,北京警察23日到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开幕式现场,并勒令立即停止活动。之后,主办方更换了地点和节目安排,才得以继续举行。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北京独立电影导演范坡坡周五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参与制作的纪录片《兄弟》,也是这次北京独立影像展的参展影片之一,纪录片《兄弟》记录了中国鲜为人知的一个“女跨男”人群,“她们”之间互称兄弟。

范坡坡说,这次北京独立影像展遭到当局打压,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个独立影像展自开办以来,几乎年年遭到当局的打压。

他举例说,去年北京独立影像展在简短的开幕仪式后,开始放映独立制作剧情片《鸡蛋与石头》,但影片开映半小时左右,便遭遇到拉闸停电,无法继续播出。之后,有网民在微博上戏称,这是“史上最短影展”,《鸡蛋与石头》更应该叫《鸡蛋碰石头》”。

范坡坡表示,现在中国独立电影圈流行这样的说法:在中国独立电影节有两种死亡方式供选择:一是自杀,二是他杀。

范坡坡说:“有的电影节知道自己肯定办不成,就不办了,还有像我们今年办的北京酷儿电影节,虽然办了,但是却很低调,其实对我们来说,因为这种政府的打压,我们进行了妥协,其实我们的立场也有问题的;还有他杀,比方南京电影节直接就被通知不能办了,还有今年北京电影节。”

据报道,此前,中国大陆的另外一些民间举办的电影节遭到了比北京独立影像展更严厉的打压。

今年3月,第六届“云之南”纪录影像展被当局取消,已经赶至大理的独立影视人被告知,不得参与任何组织影视活动。去年11月,在南京东郊举行的独立电影节也遭到政府打压,一些原本出资赞助电影节的投资者,在中国当局的压力下,纷纷撤资。

范坡坡表示,中国当局之所以要打压独立电影节,是因为中国独立电影人拍摄的电影和中国官方批准的主流商业电影非常不同。中国的独立电影人更关心的是一些敏感的社会话题。之前被打压的中国独立电影导演应亮,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范坡坡说:“重庆电影节创办人之一应亮,去年拍了一个片子‘我还有话要说’,拍的是杨佳案的故事,特别敏感,他和家人都受到打压。”

在中国大陆,除了各种民间电影节受到当局打压之外,上个月,中国警方还下令关闭了中国唯一的一所独立电影学校“北京栗宪庭电影学校”,指控这一学校 “宣传反社会思想”。

范坡坡告诉本台记者,栗宪庭先生是中国先锋艺术的促进者、著名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他多年来为中国独立电影事业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栗宪庭电影学校北京校址被当局关闭后,他还和这个学校的同学们,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对有关当局进行了抗议。

范坡坡说:“他们有个行动就是在自己身上写一些字,然后拍下来放到网上,以表示对学校的支持。有的写自己是学校哪一期学员,有的写骂政府的话。今年学校的叫停,反而让一些学生上了最好的一课,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做独立电影,是因为大家面临这样的困难。”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曾经参与反映“512汶川大地震的记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的拍摄工作。夏明教授表示,中国独立电影界在过去几个月遭到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这是中国当局加大对钳制言论自由的又一例证。

夏教授说:“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的中共领导,尤其是掌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人,他们已经意识到局面的失控,尤其目前自由独立知识分子在自由媒体上的声音越来越重要,应该说,目前中国对网络和整个意识形态的整治,恐怕就是针对这些新兴异见领袖的。”

法新社援引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8月28日发表的新闻稿称,在中国大陆,自今年二月以来,政府已经拘押了55名维权人士,抓捕了一些著名网上异议人士,加强了对社交媒体、互联网言论以及报道公众维权事件的控制。中国近年来公民社会努力得来的言论自由空间受到进一步压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