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产不毁乡校!

作者:老徐

昨晚9点49分,广州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广州公安上发布了一条微博,全文是这样的:“谣言必须打,打击须依法,严防扩大化。散布谣言的客观后果要足以引起群众恐慌,干扰了国家机关以及其他单位的正常工作,扰乱了社会秩序,才能适用治安处罚法,而一些歪曲历史事实的谣言,不是现实的,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子产不毁乡校。打击造谣要防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相视以目,显然是噩梦。”

显然,这条微博是有所指的,源于广州警方的一个通报:一网民近日虚构信息、散布谣言,污蔑“狼牙山五壮士”,被越秀区公安依法行政拘留7日。通报称,27日有网民发布信息称狼牙山五壮士实际上是几个土八路,当年逃到狼牙山一带后,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了日军。

这条微博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转,两小时内转发量过万。网友一边倒持支持态度。可是遗憾的是,这条引起盛赞的微博,于今日零时被作者删除。

一个地方公安局的官微,能够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发人深省,确实不容易。里面引用的一个典故:“子产不毁乡校”,很多人是头一次听说,害得我也上百度一通搜索。原来这里面有很多故事啊。

“子产不毁乡校”典故,出自《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原文是这样的: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何如?”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也: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然明曰:“蔑也今而后知吾子之信可事也。小人实不才。若果行此,其郑国实赖之,岂唯二三臣?”仲尼闻是语也,曰:“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郑国人到乡校休闲聚会,议论执政者施政措施的好坏。郑国大夫然明对子产说:“把乡校毁了,怎么样?”子产说:“为什么毁掉?人们早晚干完活儿回来到这里聚一下,议论一下施政措施的 好坏。他们喜欢的,我们就推行;他们讨厌的,我们就改正。这是我们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呢?我听说尽力做好事以减少怨恨,没听说过依权仗势来防止怨恨。难道很快制止这些议论不容易吗?然而那样做就像堵塞河流一样:河水大决口造成的损害,伤害的人必然很多,我是挽救不了的;不如开个小口导流,不如我们听取这些议论后把它当作治病的良药。”然明说:“我从现在起才知道您确实可以成大事。小人确实没有才能。如果真的这样做, 恐怕郑国真的就有了依靠,岂止是有利于我们这些臣子!”孔子听到了这番话后说:“照这些话看来,人们说子产不行仁政,我是不相信的。”

子产,是春秋时代著名的宰相级人物之一。作为执掌郑国国务大权的大夫,他以自己独特的执政风格将国事调理得井然有序,从而享誉一时。也就是说,子产在那个远古时期,已懂得把乡校作为获取群众议论政事的反馈场所,并且注意根据来自公众的意见,调整官方的政策和行为。历史也证明,子产执政后,重视听取百姓的意见,还把刑书铸在鼎上公告于世,努力疏通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颇得百姓爱戴,从而使郑国逐渐强盛起来。

由此可见,“子产不毁乡校”其实就是如今大张旗鼓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雏形。子产的确是悟透了治国与治民的个中奥秘,明白众怒难犯的道理。后世治国者多有借鉴于此。然而,今人费解的是,始终有为数不少的治国者,因维护表层的秩序与威福,而屡犯此忌,结果是于民于国不利,于己也未有长远之利。

再回到“狼牙山五壮士”的事件中来。我去过狼牙山,也听过当地人讲过五壮士的故事。我对肆意污蔑八路军很反感。但是,那个网民再如何歪曲,历史就是历史。这正如狗血的电视剧再怎么胡编乱造,也始终改变不了所有历史的本来面目一样。但是,从来没有听闻哪部“戏说”的电视剧编导班子,被什么公安机关“行政拘留”过啊?对待历史问题,用专政的方法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会适得其反!

有个网友的评论感动了我:“这个晚上,我们感动温暖,因为还有这些警察在坚守法律信仰,努力让社会安全有序。”子产不毁乡校。打击造谣要防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相视以目,显然是噩梦。

几千年前的封建士大夫都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拥有那么多自信、正在正确的康庄大道上阔步前行的执政者,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到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
    2013年9月1日19:23 | #1

    看到最后,我感动的吐了一地。

  2. 匿名
    2013年9月2日10:55 | #2

    说了2句人话,最后还删除了,就感动成这样?
    抓的人呢?放了没有才是真要紧的。

  3. shmod
    2013年9月2日14:32 | #3

    中华民国,请依据宪法,解救咱大陆沦陷区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