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反腐撒网

  217亿港元!仅仅8月28日一天,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0857.HK/601857.SH,下称中国石油)及昆仑能源(0135.HK)的H股市值蒸发超过了这一数字。
  海外投资人的不信任投票,起源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下称中石油集团)及中国石油上市公司近日接连四名高管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这四名高管分别是: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昆仑能源董事长李华林、中国石油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
  一位接近高层的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进驻中石油的审计调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高层最近才下决心。”中石油事件是开端还是结束,现在恐难定论。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对于垄断行业的反腐大幕已再次揭开。
  大决定
  8月27日早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中国石油与旗下的昆仑能源突然双双停牌,称有待公布内幕消息。“会否是公布资产注入消息?”资本市场人士纷纷揣测。直至下午收市,等来的却是意想不到的坏消息。
  新华社最先发布了关于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三人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来源是国务院国资委纪委。而此前一天,中央纪委已发布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消息。
  其实这四位高管是同时被确定采取措施,之所以先由中纪委单独发布王永春消息,因为他是四高管中惟一的候补中央委员。
  在两天之内,中石油两名集团副总经理和两名上市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级别的高管落马,在央企历史上实属罕见。
  今年53岁的王永春,祖籍吉林,曾先后任职中石油集团下属的吉林油田分公司总经理、中石油集团人事部主任及中国石油人事部总经理。2008年2月,王永春调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2009年8月升任大庆油田总经理、大庆油田党委副书记,成为一方大员。2011年4月,王永春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继续兼任大庆油田总经理,并被选为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中央委员。
  王永春在中石油内部被视为新星,讲话也颇有水平。今年3月时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调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永春曾被视为总经理接班人之一。因为身为中央委员的蒋洁敏离开中石油后,王永春是中石油高管中惟一一名候补中央委员。
  李华林则于今年7月29日刚被公布获任集团副总经理及党组成员,上任不到一个月即落马,如此变故亦属罕见。
  今年50岁的李华林,1983年加入中石油,曾任中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兼中油国际(加拿大)及中油国际(哈萨克斯坦)总经理。2006年7月,李出任中石油香港副董事长、总经理,自2007年起任中国石油副总裁,此后兼任中国石油董事会秘书、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不过,上市公司公布的信息中并未提及他1997年之前的履历。多位接近中石油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李华林是秘书出身。
  “李华林当时被擢升时,中石油内部就颇有异议。”接近中石油的人士对财新记者称。 “可能是秘书出身的缘故,李华林更像是官员,比较官僚,而并不像管理企业的。”一名资本市场人士评论说,“李并不是思维开阔的一个人(Open-minded)。”
  而另外两名被查的高管冉新权、王道富,其共同点则是与中石油旗下重要资产之一的长庆油田有关。
  今年47岁的冉新权,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摸爬滚打近25年,曾任中石油集团油气开发部天然气处长等职务,2002年4月任股份公司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副总经理,2005年2月出任长庆油田分公司负责人,2008年2月起任总经理。2011年兼任中国石油董事、副总裁。
  王道富曾任长庆石油勘探局开发处处长等职,1999年9月起任长庆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2003年1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2008年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2008年5月起被聘任为中国石油总地质师。冉新权是他在长庆油田的继任者。
  目前,李华林已辞去昆仑能源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职务,在新董事长未到任期间,公司执行董事张博闻暂时履行董事长职责,现任中石油集团总会计师温青山将担任执行董事一职。中石油另已委派副总裁刘宏斌任大庆油田总经理,副总裁赵政璋任长庆油田总经理。
  中石油勘探研究院一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8月26日下午王永春被调查一事公布后,勘探研究院曾召开紧急会议,通报王道富亦被调查一事。
  中石油官网显示,中石油集团曾在8月24日(周六)组织党组成员去西柏坡参观学习。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永春也参加了党组会。但次日,上述四人就被调查,但消息直到周一、周二才被陆续公布,中石油内部对事件亦感突然。
  而在这次参观学习中,中石油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周吉平提及,各级领导干部要保持正派健康的生活情趣和积极向上的精神追求,不走“邪路”,不闯“红灯”,不吃“禁果”,任何时候都能经得起诱惑、顶得住歪风、管得住自己,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干事,清清白白为官。
  也有香港资本市场的人士透露,部分涉案高管原本有计划来香港参加近期的中期业绩会和管理层路演,但临时被取消。
  上述接近高层的消息人士称,“针对中石油的此次行动,凸显了中央反腐的决心。”
  审计纪委双双入驻
  纪委部门并未公布关于中石油落马四高管的更多细节,中石油集团的发言人也三缄其口。但据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目前除前任中石油集团公司董事长蒋洁敏升调国资委主任后例行的离任审计尚未结束之外,国家审计署和纪委系统还有多个调查组正在中石油内部开展工作。
  另一位接近高层的信源透露,审计调查有逐步扩大之势,四名涉案高管所涉及的问题指向,可能是利用职务之便受贿、贱卖国有资产等,“这四个人可能既有交集,又各有各自的问题”。
  “这应该包括以前曾经调查过但被压下来的事情,比如王永春干预大庆的设备采购就曾有举报,这次又被翻了出来。”一位接近中石油的人士说。
  在被查前,王永春执掌大庆油田已有四年。大庆油田多年来是中国最大的油田,开发50多年仍然保持4000万吨原油的年产能,去年净利润超过600亿元,今年上半年也达到306.23亿元,为中石油贡献了近一半的净利润。
  除大庆油田外,中石油另一大油田就是长庆油田。而此次落马的王道富、冉新权自2003年以来先后执掌长庆油田十年之久。
  长庆油田是近年来中石油重点打造的“西部大庆”,油气储量快速增长,每年给国家新增一个中型油田,是中国陆上最大产气区和天然气管网枢纽中心,原油产量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天然气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
  从2003年到2007年12月,长庆油田只用了短短四年时间,就实现了年产量从1000万吨到2000万吨的大跨越,而跃上3000万吨/年和4000万吨/年的台阶,更分别只用了两年,去年生产的原油和天然气折合油当量再次创造4504.99万吨的历史新高,一举超越大庆油田4330万吨,成为国内产量最大的油气田。依照储量和产量双双快速增长的业绩考量,王道富、冉新权居功不小。
  不过,两任总经理在长庆油田内部口碑不佳。就在8月27日16时50分新华社发布冉新权被调查的消息前,长庆油田职工内部短信息已经满天飞。
  在长庆油田贴吧里,当日上午10点许,即有冉新权落马的消息,欢呼者甚众。
  一名长庆油田的员工说:“今天长庆油田召开干部大会,估计主要内容就是换领导和整风行动,冉把长庆油田搞得乌七八槽的,使劲地上产,可以说达到了竭泽而渔的地步,表面上看加速了长庆的发展,实际上加速了长庆油田的衰落,对几万长庆人及其后代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希望总公司能派一员得力干将,放慢脚步,从科学发展观出发,合理开发和利用好长庆的油气资源,造福于十几万长庆职工及家属。 ”
  另外,近年来长庆油田与陕西、甘肃等油气田所在地也时有不愉快。
  延安和榆林先后曾有官员和政协委员公开表示,长庆油田在当地开采资源,享受了一切优惠政策,并从价格高涨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却只向地方交纳少量的城市建设费、土地征用费、教育费附加,对地方财政的贡献远远小于地方企业,特别是拒不执行水土流失补偿费等地方政府依法制定的各项收费政策,比如2009年至2012年长庆油田分公司欠缴靖边县水土流失补偿费3.88亿元。
  与此同时,在矿权争夺、环境保护等方面也与地方时有摩擦。2009年甚至发生长庆油田护矿队与靖边县公安部门的冲突,共有26名当地公安人员和9名长庆员工受伤。
  “昆仑能源终于出事了”
  目前关于李华林的调查涉及何事,并不清晰,但李华林坐镇的昆仑能源在境外资本市场一直备受争议。
  “昆仑能源终于出事了。”一名海外投资人向财新记者说,“李华林刚被任命为集团副总经理,原本以为平稳过渡,不会出事了。”
  在资本市场,昆仑能源跟投资人讲述的是资产注入概念。昆仑能源股价亦由2008年的大约2港元,升至今年初的高位17.12港元。
  中石油集团目前持有昆仑能源约60%的权益,昆仑能源的主营业务包括中石油在海外的部分油气勘探与生产,液化天然气码头营运和天然气管道运输业务,而天然气业务则被当成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
  昆仑能源的管理层一直对外宣称,母公司中石油拥有大量天然气管道资产,将昆仑能源定位为整合天然气相关中下游资产的平台,释放价值,做大做强。而中国石油也曾对投资者和分析师承诺,母公司的天然气中下游相关资产将逐步注入到昆仑能源。
  自2008年年底以来,昆仑能源通过一系列母公司资产注入方式,开始组建和发展“天然气业务的资产包”,这包括2010年以22亿元收购母公司旗下大连液化天然气公司75%权益等。
  2010年12月,昆仑能源与中国石油签订收购协议,收购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60%的股权。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主要拥有和经营陕西-北京管道运输,向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山西及陕西输送天然气。已经运营的陕京一线和二线总年产能200亿立方米;陕京三线管道设计年产能150亿立方米,于今年1月底贯通。
  相关的资产注入一直是昆仑能源的一个投资吸引点。“每次见昆仑能源或者中石油的高管,他们总是强调母公司对昆仑的支持和未来资产注入的预期。”一名境外投资者说。2010年,昆仑能源正是以188.7亿元的底价,成功竞投母公司上述股权。
  这种资产注入的简单模式,引起了投资者的质疑,尤其高管的高额期权令人关注。“昆仑能源的问题,在于‘左手’倒‘右手’,发期权激励不是问题,但问题是你的工作并非‘开疆拓土’,而只是由母公司不停地向你输血,依靠内部的先占优势,那为什么还要给你那么多期权激励?”
  从昆仑能源的公开年报可见,2007年-2012年,公司每年均有对管理层的期权授出。2012年的年报显示,李华林其时持有六笔期权,总共4100万份。在2012年年初,李行使2500万份期权,该批期权于2007年发出,行使的最后期限为2012年1月7日。
  根据香港交易所资料,李华林等昆仑能源高管于2012年1月以每股4.186港元行使购股权。以李华林为例,根据2011年和2012年报资料,李华林期间总共减持1360万股,其中一批是2012年9月减持1040万股,套现1.4亿港元。粗略计算,2012年减持股份总共净获利约1亿港元。
  此外,李华林还于今年5月又行权了320万份期权。该批期权是2008年授出,行使价为4.24港元,行权的最后期限为2013年5月25日。
  资本市场担忧
  8月26日(周一),王永春的被查并未涉及上市公司,因此对资本市场影响有限;然而次日公布的三名高管被调查,直接导致两家上市公司股价崩跌。
  8月28日复牌后,中国石油H股一度低见8.14港元,下挫5.90%,收于8.27港元, 跌4.39%;A股低见7.81元,下挫2.25%,报收于7.95元,跌0.50%;昆仑能源最低报10.74港元,暴跌14.63%,收于10.88港元,跌13.51%。
  有外资投行分析师指出,由于目前没有公布进一步的调查细节,很难量化对公司运营产生的损失。
  资本市场可以参考的一个先例是2007年6月,时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028.SH,0386.HK)董事长陈同海因受贿辞任一事,当时中石化股份股价在后续的一周内下跌了3%。
  上述分析师指出,市场期待披露更多的调查细节,但认为事件对中石油营运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尽管可能会暂时影响中石油出售资产的大战略。
  瑞银报告指出,李华林的被调查及实时辞任,令昆仑能源面临的管理风险增加,加上看淡其基本面因素,重申“沽售”投资评级。报告指,企业管治风险、管理层变动、加上政治风险增加,将会成为拖累股价的因素;董事长李华林辞任,将会对公司的发展策略构成冲击,同时令中石油为其注入资产的憧憬因此减退。
  中石油旗下H股相对A股反应更为强烈的原因之一,就是海外投资人对中国央企及大国企的担忧。一名海外投资人分析称:“尽管中央反腐长期而言反应正面,但担心这次对中石油的调查是‘杀鸡儆猴’,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央企及大国企受牵连。”
  目前海外投资者对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市场过于担忧,资金纷纷外逃新兴市场。而对于中国,他们更认为目前的局面深不可测,一切都可能存在变数。中石油高管的丑闻,更令他们的信心大打折扣。
  “我走访过全球主要的石油公司,但中石油总部之奢华令我咋舌。”一名长线基金的外资基金经理说。
  他表示,“中石油和昆仑腐败案的启示是,中国的腐败已经渗透到国际资本市场,是权力、资本和市场的结合。”
  另有资本市场人士说,香港股市有不少投资者追捧昆仑能源,其中逻辑就是利用中国的制度漏洞,有“傍大款”的心态,“别人吃肉,可以跟着喝汤”,因此这次出事,投资者也要“愿赌服输”。投资者的价值观不同,也决定了投资策略。
  “垄断与腐败是孪生兄弟。中石油的事件肯定不是孤例。”上述外资基金经理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