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 台灣再爆飲食兩大事件!

在古代的思想家裏,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都認為一個社會不可能自動的止於至善;要達到公共之善,必於依靠國家,即政府的力量,這就是古典政治哲學中所謂的「國家工具論」。到了後代,這種思想被稱為「理性的經驗主義」,一個國家的政府,負有管理、調控、服務的責任。當政府盡責,人民才可以安全的喝水,可以安全的飲食,生意人因為有政府的管理和調控,才會守行規,遵行紀律,不敢有非法的僥倖念頭。

而今天的台灣,問題重重,最大的問題即是政府在管理上已嚴重失能。當政府失能,對食品的安全已形同沒有檢查,沒有管理,商人的違法亂紀遂告氾濫。從塑化劑、毒澱粉、有毒添加物、工業原料冒充食品原料,種種偽劣商品事件不斷。上個星期,台灣又鬧出兩個大案﹕

一個是知名的麵包連鎖店胖達人公司,它在麵包裏大量使用人工香精,卻宣傳說都是天然食材。因為宣傳有術,加上它又很懂找一堆名人女星來加持,因此能夠大賺特賺,它的麵包店台灣就有17家分店,也到香港和上海開店,單單今年上半年,稅後盈餘即達台幣7883萬元,但這種欺騙式的商業行為,政府卻該查而未查,而是一個香港部落客Keith踢爆,台灣本地消費者和網友媒體才跟進,終於才暴露出真相,鬧成軒然大波。此案在鬧大後,又發現它連帶的還涉及更大的炒股案。由這個案件,已可看出欺騙式的經商方式之可怕。

越南米冒本地米 賺差價暴利

另一個大案,則是台灣第三大米商「泉順食品公司」竟然將進口的越南劣等米冒充台灣米出售。台灣每年進入市場的進口米約為5萬公噸,進口米市價為每公斤台幣11元,而台灣本地米則每公斤為35至40元,價差達20元以上,如果將進口米冒充本地米,一年的利益超過台幣10億,因此台灣糧商的冒充事件不斷發生,但政府的抓冒充及懲罰卻極低,形同變相縱容。就以「泉順食品公司」為例,它以前被查獲18次標示不實,但都處罰不到,這已使政府的抓假冒日益消極廢弛,就以這次假冒事件為例,是一個熱心的陳先生買到假冒的包裝米,自己去比對,發覺冒充後遂直接去檢舉,冒充米的問題才被踢爆鬧大。泉順食品公司乃是一年營業台幣20億的大公司,身家財產有好幾十億,卻仍在做這種欺騙冒充的事,富而不仁,富而違法,可見台灣生意人的惡德程度了。此案爆發後,該公司仍一直在鬼扯說謊,說是員工搞錯,到了後來才承認他們的公司假冒乃是上級指示的經營方針,目的是要賺取價差的暴利。

因此,近年來由塑化劑、有毒化學添加物、毒澱粉、過期食材等問題不斷,再到上星期的人工香精及劣等進口米冒充本地米事件,而且違法違規的都是大公司,我們已可看出台灣真正的危機了﹕

胖達人事件 巨富目的在炒股

(一)近年來,台灣政府在管理上日益鬆懈無為,政府該管而不管,不肖商人的膽子遂愈來愈大。台灣的大食品商,賣偽劣商品的日多,如果事情爆發,能蒙混就蒙混,如果不能蒙混,運用危機處理的手法也很容易過關。就以這次的胖達人麵包的人工香精案為例,現在已知道該公司乃是一群台灣住「帝寶」豪宅的巨富,利用胖達人的宣傳式行銷手法,更大的目的乃是在炒股,賺取更大的利益。透過宣傳包裝,欺騙消費者,然後以其利潤做為炒股的依據。胖達人公司的上游「基因國際」,股價由不到1元,炒到200元,股價漲了超過200倍,他們在股市上獲利巨大,可能達幾十個億以上。

(二)近年來,台灣並沒有在經濟的轉型升級上努力,而只是在飲食小吃點心上積極宣傳,唯一有利可圖的行業就是飲食業,而飲食業也學到了這種新式的宣傳包裝術,例如胖達人的老闆徐洵平只有高職畢業,就是以包裝宣傳起家,他以前搞醫學美容,就是找了一堆明星藝人來宣傳,因而一炮而紅;就以胖達人為例,徐洵平完全不懂麵包,但他卻懂宣傳,他找來連戰的兒子連勝文、藝人小S、女明星蕭薔等人來幫忙宣傳,同樣一炮而紅。不在品質上求進步,只在包裝宣傳上動腦筋,已成了台灣新的經商法則。就以冒充米的「泉順公司」為例,它也是靠覑自稱的有機米「鴨間稻」一炮而紅,「鴨間稻」乃是說他們的米乃是有機米,稻田中養鴨吃害蟲和雜草,「鴨間稻」乃是附會港片《無間道》而來,在宣傳上產生了極大效果。重宣傳行銷,而不重視生意的品質和誠實,已使台灣的飲食業出了極大的危機。新加坡已禁止台灣的食品食材輸入。當品質及誠信缺乏,有一天再大的宣傳也將無效!

(三)上個星期,台灣除了人工香精,以及冒充米事件外,另外也爆發台北《康健雜誌》調查,今夏最流行的翡翠檸檬茶的人工糖事件和好幾宗化學添加物事件,這都顯示出台灣的飲食業已經偽劣不實商品和欺騙手法相當猖獗。而歸根究柢,政府的塞責、商人的違法亂紀乃是主因。當一個社會,已愈來愈對食品問題缺乏互信,這樣的社會經商及消費就會愈來愈難,當然很難繁榮。這乃是近年來台灣消費不振的關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