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在电视上认罪是嘲弄法律程序?

路透社报道说,中国国家电视台播放了一系列外国人和本国高管坦白交待的画面在商界引起担忧,一些律师说这种做法是对法律程序的嘲弄。

坦白罪行是中国司法的一个特色,许多不严重的刑事犯经常在电视上认罪。但是商界高管穿桔黄色的囚服在电视上认罪则比较少见。

在华美国商会前任主席、谢泼德·穆林·里克特和汉普顿律师所的合伙人詹姆斯·齐默尔曼(James Zimmerman)说,如果这种公开认罪某种程度上是出于被迫,那么这种忏悔作为证据就有问题。

他认为,把被拘押的刑事犯罪被告在媒体中示众反映出某种政治考虑和快速作出判断。

查尔斯·薛(网名薛蛮子)周四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报道中,承认自己嫖娼。嫖娼在中国是刑事犯罪。薛蛮子是中文网络知名的评论员,他经常就社会和政治话题发表有争议的评论。

在北京的美国使馆已经了解薛蛮子卷入刑事案件,正向他提供领事帮助。还不清楚薛蛮子是否已经有了律师。

葛兰素贿赂

上周英国风险咨询顾问彼得·汉佛雷(Peter Humphrey)被指收买和出售情报。他身穿桔黄色的背心,戴手铐,在中央电视台的广播中说自己在收集信息过程中使用了非法手段。

彼得·汉佛雷曾经为路透社工作,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律师。英国外交部已经对彼得·汉佛雷在受审前出现在电视中表示了关注。

彼得·汉佛雷及其美国籍的妻子在7月被拘押,但是中国警方宣布他们正在调查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GlaxoSmithKline)在中国从事贿赂的丑闻。消息人士说,彼得·汉佛雷夫妇开的风险咨询公司(ChinaWhys)曾经为葛兰素提供咨询服务。

葛兰素公司一名涉及贿赂丑闻被捕的中国籍高管7月也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中,他在电视上承认葛兰素公司如何向医生和官员行贿,抬高公司药品的价格。葛兰素公司承认,一些在中国的公司高管违反了中国法律。

谈判从宽

一条在今年开始生效的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禁止当局强迫任何人作出不利于自己证词。但是刑法专家说,仍有许多犯罪者被迫作出不利于自己的交待。

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指贿赂和滥权。他8月受审时在法庭上说自己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认罪。詹姆斯·齐默尔曼说,即使薄熙来都在法庭翻供,说之前他的交待是迫于压力和为了争取宽大,希望保留自己的政治生命。

实际上在中国的犯罪嫌疑人经常同当局达成协议,作出悔过,希望以此换取更宽大的处理。发改委最近说,三家涉嫌垄断被调查的奶粉制造商被免予罚款,部分原因是他们做了“自我改正”。

路透社上月报道说,发改委一名官员在7月底一次会议上对30家外国公司施加压力,要他们交待自己的反垄断违规行为,并且警告他们不要聘用外部律师来对抗监管方的指控。

毛泽东时代

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法律教授埃娃·皮尔斯(Eva Pils)说,这种在正式刑事程序开始前公开认罪的做法是倒退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刑事正义。她说在毛泽东时代,刑事程序不是决定被告是否有罪,而是为了教育公众。

埃娃·皮尔斯说,最近电视公布的认罪行为可能是针对外国公众。在政治化的案件中作公开认罪处理,目的是做宣传,这样就违反了法制原则。

但是北京大学的法学教授陈瑞华说,上述问题不是法律的问题,而是媒体的问题,媒体希望公开这些刑事案件。

法律专家说,习近平认为反腐能够决定中共能否继续生存,电视转播被告认罪能够向公众发出明确信息,说明当局严厉打击腐败行为。

人权观察的林伟(Nicholas Bequelin)说,中国公众对涉及腐败案件的司法程序持怀疑态度,所以在电视上公开展示被告认罪十分有效。但被告在电视上认罪后再进行审判,这个审判就变得无关轻重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