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看经济时局

【编者按】:作为全球经济的增长动力,中国经济的放缓引发诸多关注。复星集团CEO梁信军认为,全球低估了中国消费市场的规模和潜力,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大有可为。同时美国很可能在未来十年会成为全世界发达国家中的新兴市场,而中国可能不会再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地区,做一些全球性的资产配置可能是有必要的。同时,他还提出,企业家要做两件事,一是守住底线,拒绝对社会尤其是底层人群的冷漠;第二就是要在社会阶层纵向流动问题上有所作为。

本文为复星集团CEO梁信军在长江商学院开学典礼上的演讲,演讲主题为《在长江洞见未来》,经演讲者本人授权FT中文网全文刊发,以飨读者。

现在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对于看坏的人,觉得现在是一个大变局,优势无法稳定持续;对于看好的人,这是个你想可以任意颠覆的时代,当然是最好的时代。我谈几点未来的机会:

第一,机会在于中国消费市场的全球地位现在还没被全世界认识。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越来越多的行业中,在未来5-8年内,中国的市场将占到它全球市场的20-30%,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有一些行业已经是,有一些还不是。在已经是的市场里,比如说奢侈品,中国已经占到28%,但是其中还有很多奢侈品小分类的龙头企业,它的中国表现就还没有占到28%。这个差距(gap)就是价值投资的机会。

还有一些行业,现在中国市场规模还不到全球20-30%的,但是四五年内很快会到20-30%,这种高增长的潜力也是很有价值的投资机会。比如说医疗医药,中国现在占到全球15%左右,很多人相信未来可以18%的目标增长,我觉得未来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婴儿潮,也就是1963年前后七年出生的人,占到全中国人口的45%,婴儿潮这拨人今年平均50岁,等到55岁的时候,他的医疗健康开支将相当于50岁时的3-5倍,所以只要等四五年后,其医药的规模绝对不止按照18%的目标增长,我觉得可能会是20%、30%、40%,这里面机会比较多。

第二,最近美国伯南克说要退出QE导致的风险资产跌价跟未来的长期通胀威胁之间的落差。其实,伯南克说的相当的模棱两可,他说”也许”、”可能”,”明年我们要退出”、”我们会考虑”,但即便是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话已经导致全球性的风险资产跌价。所谓风险资产既包括现在的地产、股票,也包含金融。我觉得伯南克的姿态和说会退出的想法,更像是一种愿望。我们看到,美国政府现在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债务,财政收入是3万多亿美元,跟中国一样、也是吃饭财政,当然它主要花在民生上。这不断增长的15万亿债务将来怎么还?不象中国政府,美国政府没什么土地、国资可卖,主要还是要加税、减支,还有就是发货币、征收造币税,我觉得发货币是美国政府成本最低的解决债务方式。对于造币税而言,美国人民只要交四分之一就够了,四分之三是全世界人民的税赋。因此,长期来看,美国发货币还债是合理预期。日本的梦想是要实现通货膨胀,而中国则希望通货膨胀速度慢一点。所以短期QE退出政策的预期导致的资产价格下降,与长期的通胀预期之间的差距(gap)就是价值投资机会。

第三,机会在于资源能源价格在当前严重低迷,而东亚仍有长期的需求。最近除了石油,全世界什么自然资源都便宜,仔细想来,东亚地区,包括日韩、台湾,也包含中国大陆、印尼、印度,在未来十年还会是全世界最大的有形商品制造产地,这会导致这个地区资源能源长期稀缺,然而现在资源能源非常便宜,所以要买能资源就要趁这个机会。

第四,机会在于判断谁是未来十年的全球增长领头羊。大家都知道中国过去十几年来一直主导全球的增长,这个势头最近不是那么明朗,现在美国明显在复苏,美国经济危机以来已经6年多,美国的家庭债务现在削减到比中国家庭的负债还低,美国的企业债务从来没有高过,一直比中国的低。美国的金融机构债务也被削掉,国债在增长但是美元没有垮台,因此美国很可能在未来十年会成为全世界发达国家中的新兴市场。反过来原来的金砖国家正面临很大的增长压力,所以我们可能要改变过去的思维:未来十年后半期中国可能不会再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地区,做一些全球性的资产配置可能是有必要的。

第五,机会在于互联网的全产业链、全天候影响。有三组数字是极其重要的:第一个,互联网今年的销售额能占到社会零售总额的9%,即9%的社会零售总额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这个比例将来每三年翻一番,因此几乎所有的售卖商品渠道都将受到互联网的影响。当前影响的是单品价格在100-1000块左右的商品,我认为很有可能会上升,我觉得1500、2000元价位的商品也会受影响。这些渠道的预期销售增量会逐步被互联网渠道占据,最后会导致渠道的估值下降,进一步分析、会看到互联网导致商业地产可能最短两三年内租金的大幅下降;第二个数字是互联网用户。去年7月份移动互联网跟pc互联网的人数是一样,但到今年5月份移动互联网人数已经比互联网高28.9%,到今年年底我相信移动互联网人数可能会比pc互联网多50%,这就意味着pc互联网企业已经变成了传统行业。因此,当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时,互联网本身也正在被移动互联网颠覆……如果一个投资者到现在还没投资过互联网,那确实很out,但是同样也很幸运,你现在可以直接投新兴的移动互联网,且没有pc互联网的包袱;第三个是互联网对金融的影响。去年线上结算总额已经超过社会支付总额的52.5%,近期还在以38%-42%的速度增长,在未来几年当中,大家会看到金融企业的分支机构,也就是传统的分行分公司,坪效下降进而可能会出现关闭现象,拥有众多网点对金融机构未来也许是祸不是福。互联网对各行业的颠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今后会一年比一年变得快。未来高成长的互联网业务就是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和大数据,还有伴生出来的一些高成长行业,如:物流、快递、分布式仓储等等。

第六,机会在于上半年奢侈品、高端酒店、餐饮等高端消费低增长甚至下降,与品牌消费未来长期高增长预期之间的差距。最近半年消费品增长了14%,但奢侈品只增长了7%。许多人开始担心、甚至断言高端消费的好日子到头了。需要特别提醒的是,中国的消费需求最起码在未来5-8年内一定会有14%、15%的增长,有品牌的消费和服务的增长一定会超过平均水平的14%,比如16、17%,高端品牌则一定会超过普通品牌的16、17%,这是一个常识。对这个常识的认知现在被颠覆了,实际上常识没有变,是人们的想法变了。由于政府打压公款消费的原因,使过去几年增长泡沫中公款消费的那一部分大大降低了,对不少大企业、上市企业扎堆的行业而言,也许需要两年(就是今年和明年两年)才能把泡沫去掉。举个例子,某一个行业如果去年它有1万亿的销售,假设4000亿是由公款消费而来的,我认为最起码今年跌2000亿,明年再跌2000亿,所以到明年跌到6000亿的时候这个行业的泡沫就没有了。从6000亿起步,真正的高端消费需求,每年有18-20%的增长非常轻松,如果现在要投资这一领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当然要投资的话也要按我刚才所言:把1万亿看作6000亿,再按照18%的增长率去估算它的行业价值。

第七,机会在于即将到来的服务业的爆炸式增长。到明年6月份中国的人均GDP就超过7000美元,7000美元之后基本上在4-6年会崛起一个大概三万亿人民币左右规模的新服务业,将是一个原来没有的、行业规模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医疗+医药的规模、跟人有关的、很可能是中产阶层生活方式的服务业。如果要预测一下中国未来的高增长行业,我心目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财产管理,其次是服务业,然后才是消费。

第八,机会在于中国的投资拉动的增长方式要发生根本性改变。过去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从现金流角度简而言之是这样的:老百姓省吃俭用,把一半的收入存在银行,拿非常微薄的利息,银行用很优惠的利息存款给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拿着这些钱去搞基础设施建设,去整理土地,然后高价拍卖给房地产公司,私人房地产公司再开发房地产高价卖给老百姓,老百姓买不起倒过来再去银行借钱。这样的经济循环核心在于政府的负债能力,也就是政府的负债红利。最近中央在审计地方政府的债务,如果只要是政府承诺兜底的都算,按这个口径,有一个说法是地方政府负债是否6万亿,也有说22万亿,甚至还有说30万亿的,但不管哪个数字都可能会推导出以下两个结果:

第一个结果,从现在开始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在中央对负债有明确定性的结论前,个人认为地方政府很难再借到钱,所以从现在开始到11月前,地方政府的流动性可能会越来越紧张。就像6月份,银行的流动性紧缺程度大家还应该有印象的:年利息23%的资金银行都要。

第二个结果,如果真的欠债如此高企,那么地方政府未来7-8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减债,减债有三条路;一条是压缩开支,第二条是卖东西,第三条是新的作为不要自己干,请别人来干。卖东西能卖什么呢?卖地、卖国有资产,因此未来几年土地供给可能增加,价格不一定会涨多少。另外,原来政府通过垄断从事的一些服务事业、建设事业,会对民营经济、社会资本开放,不开放就无法继续。

第九,机会在于金融行业大变局、政策大开发、需求大增长带来的机会。中国的金融机构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大、最赚钱的机构,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与中国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净息差有关。这个净息差保护,在上个月银行业实现了逐步解禁、上一周保险业也解禁了,是在慢慢地市场化。台湾银行的净息差只有1.2%,中国大陆大概有3-4%左右,香港是1.5%;中国最好的银行净利润当前只有1.2%、1.3%,不要说从现在的净息差3-4%降到1.5%会发生什么,就是降到2.5%,也会威胁大部分银行的盈亏,因此情况非常严峻。而且这种变化,不是说国家要不要做,其实是国家在顺应市场、民意在做,大家看银行个人存款,定期存款去年25万亿,只给3%多一些的利息,去年就有3万亿去买4.7%利息的个人理财了。活期存款有16万亿,只能拿0.4-1%的利息,过去几年没有减少,但今年,大家应该听说过余额宝了:活期、给4%利息。最近还有可以跟信用卡捆绑的现金宝:活期、也给4%利息,这么多产品围着16万亿活期存款动脑筋呢!我认为今后有投资能力的银行能生存,资产运用效率高的银行能生存。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保险业,保险的费率要从2.5%上升到3.5%,这是市场逼的。如果保险公司只给客户2.5%,客户就用脚投票。这种2.5%收益的保障型保险现在只占到总销售额的8%了,卖掉1万亿只有800亿是保障型保险,剩下的9200亿则是投资型的保险,投资型保险的成本是多少?对保险公司而言可能已经接近5.3%,对客户来说收益是4.2%/年,但保险业去年资产运用收益只有4.8%。

所以金融的未来很明白:今后在金融领域,投资或者说资产运用能力是稀缺资源,金融资源最终会向有资产运用能力和投资能力的机构集中,什么是好金融一目了然。

第十,是股市、是私募基金(PIPE)的机会。为什么股市一直低迷、中国经济还不错呢?有一个观点认为:其实股市不代表中国经济,中国经济之所以好不是因为存在大量的大企业,是因为占到整个中国消费、就业、GDP、税收60%以上的中小企业充满活力,中小企业每年死了很多,但是也活了很多。在中国的股市里,中小企业非常少。当前股市非常低迷,国内和海外的中国股票都是如此,恰恰是PIPE投资的绝佳机会,尤其是有一些非常出色的行业龙头。

最后,谈谈国企的机会。中国经济高速成长了近30年,经过十几年的国企改革,留下来的大部分国有资产都是顺经济周期性的资产,经济好它会变得很好,这就是过去十年的表现,但从现在开始,可能会有好几年经济变得不那么好;其次国企对银行的低成本信贷依赖很高,现在如果银行自己融资来的钱都很贵,就没有理由便宜贷给国企,所以未来国企负债的成本会上升,加上一段时间可能是逆经济周期,所以,国企未来几年的绩效表现会有很大压力。李克强总理说要盘活存量,第一盘活了财政的资金存量,第二会不会是财政的资产存量?那就是国企,第三也许会考虑城镇化的存量,不是老是开新地盘,已经在城市里面的人口也需要享受平权的城市服务,另外应该是要盘活社会存量资金,让社会上闲置的资本来做政府想做的事。

最后我觉得作为企业家,我们最起码要做两件事:第一要守住底线。底线是什么?最近有两个例子,一个是厦门公交车纵火事件,第二个是北京航站楼的爆炸事件。厦门公交车6月6日高考之前,一个人纵火,死了47个人,其中有八个是去高考的学生。这个纵火的人为自己的一点小事求爷爷告奶奶,没有人帮忙,他感觉到社会的冷漠。而在公交车上与他一同死去的40多个人没有人欺负过他。当社会上的一些成员受了很大委屈,碰到困难,其他的社会成员不愿意为他说一句话、给他一个眼神、拉他一把,让他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之后、他就可能要报复社会,而全社会成员其实就是生存在同一辆公交车上,别人命运与你有关。所以作为做人的底线,尤其是对社会底层人士,我们要拒绝冷漠。哪怕不能给钱,也该为他说一句话、拉他一把。

第二是我们在促进社会阶层纵向流动问题上如何有作为。我创业是21年前,那个时候很穷,但是我一点也不恨社会,社会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能够成长起来,改变我的社会阶层。我呼吁,大家要运用自己的理想、运用公司的资源,更多地促进社会阶层的纵向流动,一旦阶层固化下来就会产生仇恨,底层的人就会起来反抗。一定要想办法让阶层能够纵向流动起来,这不单单是政府的责任,更加是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学者、每一个知名人士的责任,也是我们每个人生命当中的应有之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2013年9月3日10:45 | #1

    只能看到中國大陸的市場好大!沒有看到土共的獨裁統制的政治風險有多大!!有眼光的企業家都要儘快的轉移資產,在大陸成為外商,這樣才能進可掙錢,退可保命!!

  2. 匿名
    2013年9月3日11:16 | #2

    政治一动荡,这些机会就都变成诱多了

  3. 匿名
    2013年9月3日17:08 | #3

    这不过是公开场合说说罢了,暗地里多半已经转移资产,拥有国外绿卡了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