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左即右,误国误民

前些天,写了一篇博客谈苏联解体的复杂适应系统的观点,引发很多讨论,当然又大都是些非左即右的意识型态争吵,了无意义。我一向以为社会转型是一个系统复杂适应的过程,所谓的“顶层设计”也就是一个方向,当市场、层级、自组织(在社会管理上就是市场、政府、社会)三种治理模式向那一方失衡时,就该补强那一方,找到失衡的方向后,就需要做中学,学中做,XX天堂、人类最终答案、历史阶段的终点等等美好社会都是乌托邦,只存在于理论的理想中,不存在于现实社会里。而XX模式、XX道路、XX体制也不能生搬硬套到中国,硬拗只能带来折腾,中国一百多年来的现代化之路折腾的还不够吗?方向对了,就是做,中国会走出自己的模式的。
针对左的对苏联解体的观点,我反对强人强政府的重要性,有人认为“掌握生杀大权的委员会主席”很重要。但大多数经过民主宪政化成功的国家,有没有“掌握生杀大权的委员会主席”就不那么重要了。美国如此,今天的台湾马英九一点都不重要,谁爱在他面前骂他都可以,一点也不会影响美国、台湾的稳定,更不会系统崩解了。
而“掌握生杀大权的委员会主席”往往会带来管理学上所说的“强人后的暂挫”,在政治上就是托克维尔探讨法国大革命的原因,当治理机制向单一方向──政府──倾斜、失衡太久,早已积累了太多危机因子,有强人驾御可以暂时没事,但迟早没强人能驾御了,一改革就会激进,进而失控。所以我们希望中国不乱,就要在积累失衡太多以前,缓缓地进行校正。这就是为什么前一阵子会讨论“要让改革跑在革命”之前的原因。
针对右的意识型态主张,总以福山为师,以为美式民主加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历史的终结”,是“人类的答案”。其实一夕之间只是政治民主化会很可怕,非但不会得到民主化与法治化,而且可能造成苏联解体或阿拉伯之春那样的后果,这必须同时让社会“民主化”,训练人民自组织、自治理的能力,才能循序渐进。千万不要以为一套体制套上中国,社会就变好了,这是一个学习过程,做中学学中做,才能慢慢修正出属于我们的“民主”与“宪政”。
今天十八后强调的改革方向已经包括了该归市场的归市场,该归社会的归社会,这是新方向,和过去只谈该归市场的归市场很不同。让社会自组织正是个人素质的民主化,帕特南分析的很好,有发达民间自组织十分重要,保证了北义大利地区政治民主化的成功。所以人民学会自我管理,群体学会自我组织,最后民间组织能够自我治理,逐步引入民主政治制度,这路才走的稳。台湾社会不成熟时民主选举也很不好,从国会全面改选到终于选举十分成熟理性,社会又学了十八年。但基本上是转型成功的,但更多的是像一些南欧、南美、菲律宾这些国家,选是在选,社会却几十年上百年没成熟。更糟糕的是阿拉伯之春。所以我在谈的社会适应系统正是社会的“民主化”,是政治“民主化”必要的基础。
长期以来我们最缺的一直是社会的发育,所以今天的改革方向必然是,市场不该越位侵扰社会,比如佛门清静总是被商人和观光打扰。政府也要向社会更多的放权,好让社会自我发育。如今让四类民间团体自由登记,政府外包社会服务,就是最重要的正确方向。
看看埃及的自由派,很会上街头,十八天的抗议让穆巴拉克下台,五天的抗议又让穆尔西下台,但是真正要他们自我起来组织处理国政时却是毫无能力,最后两年的埃及“阿拉伯之春”得到的是一个轮回,又回到了军事独裁的时代。民主之路是做中学学中做出来的,是人民学会自我管理,学习结社而会自我组织,在组织中理性参予公共事务而会自我治理,最后民主之路才顺。一群原子化的个人一旦民主化了,只会成为暴民政治,洽洽是社会紊乱,进而培育独裁与极权的温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