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笔战的争议:俄罗斯是二三流国家吗

瓦西里·卡申(Vasiliy Kashin)坐在桌子对面。说到此处,眼角已有些红润,但又努力控制着情绪。

“1989到1991年发生在(前)苏联的事情,是历史上最诡异的时刻。”瓦西里说,“整个社会都病了。你完全能感觉到,但无法准确形容。”

瓦西里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颤抖,不过仍然坚持咬清字词:原本应有的规则荡然无存,人们的行为变得无法预测。不再去上学接受教育,不再工作,不再有兴致去剧院,转而去犯罪,终日酗酒,自杀时有发生。“这些都发生在我周围。”

现在40岁的瓦西里冷静下来说,22年前的苏联“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原因,更多的,是人心理的崩溃。”

时至今日,瓦西里相信历史不会再重演。作为苏联解体后的继承国,俄罗斯是2013年二十国集团(G20)东道主,领导人峰会9月5日在圣彼得堡启幕。

对于这段仅距20多年前的历史来说,即便是俄罗斯自身,也未完成彻底和充分的研究。而一些中国的评论作者,对此存在误读也不属意外。不过随后发生的笔战表明,在过去100年中共享历史渊源的中俄两国,开始介意和关心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问题。

新华网8月1日发表了一篇署名王小石的文章,题为《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此文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巨大争议,围绕苏联解体和俄罗斯发展问题的讨论如火如荼;甚至有微博名人因为引用有关俄罗斯的错误数据而道歉。

经过俄罗斯媒体的转载,会说中文的瓦西里看到了王小石的文章。作为俄罗斯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的高级研究员,瓦西里·卡申9月3日在莫斯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此文毫无逻辑。

原文大意说:苏联在民主口号下的解体,使原本强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变成了一个落后贫穷、靠卖资源为生、在经济上无关紧要的世界二三流国家。如果中国也步其后尘,那么结果将更惨,因为中国不像俄罗斯那样拥有可用于出口的资源。

瓦西里说,文章使用了过时的、颠倒是非的和被歪曲了的资料。比如,将整个苏联的粮食生产和2008年一个俄罗斯的(被压低的)数量相类比;将苏联国家外债和俄罗斯2008年的全部外债相比较。

“因苏联崩溃还未痊愈的精神创伤、对俄罗斯在世界上现实历史地位的不完全了解,以及不想知道本国和邻国的经济及政治体制情况,这些复杂的结合导致了令人震惊的结果。”

8月15日,瓦西里为此给俄罗斯报纸写了一篇专栏反驳王小石,题为《第二世界:中国的“俄罗斯危险”》。后经俄国家对外广播电台“俄罗斯之声”的翻译,大量中国读者通过社交媒体看到,并再次加入论争之中。

笔战归笔战,卡申对俄罗斯的现状仍有清晰的认识。俄罗斯早在1970年代初就基本完成了城市化。伴随着受教育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城里人自愿只生育一个后代,这直接导致了俄罗斯劳动力的缺乏,进而制约其经济发展。

俄罗斯官方预计2013年的人口数为1.43亿。相比之下,约13倍于俄罗斯人口的中国,仍然享有人口红利。卡申说,中俄两国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是不可相比的。

“金砖”(BRIC)之父、原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主席吉姆·奥尼尔在其《增长地图》一书中说,最初很多人认为俄罗斯不够资格放进“金砖”概念,主要原因即是人口问题。

不过奥尼尔并不赞同这么做。他说,如果俄罗斯发挥了其所有潜力,将会实现比其他所有金砖国家高出更多,甚至比所有欧盟国家都高的人均GDP。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俄罗斯人均GDP是14037美元,位列金砖国家之首。

对于在中国流行的说法——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卡申说,如果去公立医院就医,医疗保险将会覆盖100%的支出;但是问题在于,公立医院效率过低,而具有消费能力的人则会选择私立医院。

在卡申看来,俄罗斯的教育水平、医疗保障和国防工业等,直接继承了苏联的优厚基础;而基础设施则极其欠发达,“在一些地区需要完全重建”;由于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部分工业基础地处偏远,也阻碍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在不少偏远地区只有一家工厂。如果这家倒闭,那么对当地人来说就是恶梦。”

更为严峻的是,经过2000年-2008年中的快速增长,俄罗斯经济在此轮金融危机后陷入衰退,主要原因即是过于依赖石油、天然气等资源行业。2008年尚有5.2%的增长年景,2009年则骤降至负增长,2012年为3.4%;俄官方已将2013年增长预期调至1.8%。

“而支持国家经济和社会进步的增长率要求是5%。”俄罗斯宏观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克里斯·韦佛(Chris Weafer)对本报说,俄罗斯人希望过上和欧洲邻居一样的生活方式。

这种期望也直接构成了对总统普京的压力。韦佛说:“如果到2018年普京还有可能连任的话,那么经济必须恢复,或者至少稳定下来,同时没有强劲的政治对手浮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