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望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完全就是痴心幻想

网人芦笛有句名言:只有60后以上的人都死光了中国的民主化才有可能(大意)。这话有很深刻之处,但只说对了一半。

同时有很多人寄希望于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认为他们“追求自由”“重视个人权利”,对民主化有推动作用,这种看法不能说没有有道理之处,但也只能说只看到了事情的一个方面。

芦笛为什么说那句话,大概他深知跟他同时代同背景培育出来的这些人受党化教育毒害太深,就算是后来立场改变屁股坐到了“民主自由”一边但实际上脑子里仍然是毛共那一套,已经绝无可能改变。

我以前很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很多民运分子称作是“毛共余孽”,心想不都是反共同道吗,至于说得这么夸张吗?直到我后来深入接触了这些人之后,深深领略到他们那种翻云覆雨,两面三刀,为打击竞争对手为小圈子私利斗争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旦手中小有权柄那种专横暴戾,我才明白,确实,这些人就是毛共余孽,跟什么“普世价值”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确实,60后以上的人不死光中国的民主化根本不可能有希望。但是,若说因为如此,就转而对80后90后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抱有期望,则又是大谬不然甚至更为错谬。

在深入剖析之前,我们先来厘清几个基本原则,首先,“反共”并不就等同于“反专制”(虽然反共是反专制的首要前提),甚至有可能反共的也是“共”,这可说是观察一切中国政治问题的一个基本原则,中国裔血统的人普遍脑子混乱得很,我也是最近才悟到这点。这点我们可以留到以后细说。先说简洁点:反共是反专制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同样反共的他可能是你的同道,但也可能是你在反专制道路上的暗藏敌人。

还记得我十几年前刚接触网络政治世界时本能地感到: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吗?

但到今天我才明白:敌人的敌人,也有可能是你更大的敌人!

其次,“追求自由”也并不等同于“追求民主”,首先对于“自由”这一概念的界定每个人都大不相同,难有共识;从政治理论上来说自由跟民主也并不是一体的,据说有些政治上专制的国家反倒能实现一定程度的个人自由(甚至有些右翼分子还在鼓吹倡导这种模式),再者就从现实生活中来看,很多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竟然感觉到美国“很不自由”,相反很多美国人到了中国之后也发现中国“有很多美国没有的自由”。

当然,大家都明白这种“自由”是些什么东西。

所以说以为80后90后“追求自由”就必然“追求民主”实在是大错特错。

再次,认为80后90后“更重视个人权利”就必然对民主化有推动作用也是似是而非想当然,也许80后90后“更重视个人权利”,但众所周知80后90后是中国有史以来极度自私自利的一代,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认同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最认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价值观的一代,他们那种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式的“重视个人权利”,跟要达成民主化所真正需要的那种对普遍性的人权理念的追求完全是两码事!

而且我说80后90后“追求自由”并不等同于就“追求民主”,“重视个人权利”也并不等同于就对民主有推动作用,这还是我先假定了80后90后是有“追求自由”和“重视个人权利”这个前提的,但实际上,80后90后甚至可能连“追求自由”和“重视个人权利”这个前提都根本不存在,别忘了他们这一代人是从中学到大学一路军训驯出来的,实际上他们的军国主义倾向很严重。实际上完全有可能是更奴性的一代。

写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对“80后90后”这个概念做一个更清晰的界定,通常我们称“80后90后”只是一种简单根据年龄划分的泛称,我也习惯于这样通称,但这不科学,实际上“80后90后现象”的出现并不单纯根据80年这么一个简单时间线来界定,实际上它的造成根源于78年一胎化政策的逐渐推行和99年大学扩招政策的开始这么两个最直接因素,而更深层次的历史根源还有他们父辈一代(也就是上文所说必须要他们死光了中国才有希望的那一代)所遭受的人生挫折对他们的间接影响。

所以我们通常观察到的“80后90后现象”中那个80后90后实际上并不是简单根据80年这么一条单一时间线产生的,它至少要上溯到78年一胎化的开始,但这个一胎化的推行又是一个逐渐推行扩大的过程,所以在这很长一段时间段之内,情况是各不相同的。如果你是80后你可以感到高兴的是:你有可能是属于“80后现象”中的一员,也有可能不是。

一胎化政策对这一代人的民族性形成的影响有多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是中国有史以来乃至于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开天辟地的,在规模上无与伦比的,集群性地人为改造出一个新类型族群的大制作。

早在80年代90年代我们就已经很熟知独生子女家庭的“小太阳现象”,直到今天80后的下一代也呈现出更明显的这种特征:一家四个老人两个大人都全身心围着一个小孩转,在这样一种众星捧月唯我独尊的环境中长大的人(而且他-她也没有兄弟姐妹),他(她)怎么可能不形成一种极端自私自利毫不容人毫不谦让的性格?

当然,我说了:一胎化的推行是一个逐渐推行扩大的过程,所以在这很长一段时间段之内,情况是各不相同的。所以细分来说:一胎化开始得早的,80后特征比一胎化开始得晚的更明显;一胎化执行得彻底的,80后特征比一胎化执行得不彻底的更明显。具体来说,农村通常仍然在多生,所以80后90后现象可能没那么严重(但具体情况也很难说得很,而且农村人还有一种他们特有的劣根性,详见《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特别是因为农村重男轻女有很多因为误判和被作为备胎而被生下来的女孩,似乎长大后就显得比较传统(但同时也有很多因为被家庭作为垃圾人口看待结果反而长大后变得更变态)。

我们再来看看80后90后的父母辈50后60后是怎样的一代人,很有趣的是,在各方面都是跟80后90后这后一代人截然相反的一代:受的教育是正统得不能再正统的毛共式“大公无私”道德观教育,经历的却是大饥荒,文革,上山下乡,下岗失业(其实我们这一代也如此)等最惨烈的挫折,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走上社会之后的惨痛,深感被愚弄,于是大多数心理上极易扭曲变态(50后60后被公认为是中国历代人中最变态的一代),在一切方面都要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想把命运亏欠他们的东西抢夺捞取回来,如果不能顺遂,就只有不顾一切的仇恨。

一个明证就是,50后60后是目前中国腐败大军中的最主力人群。

所以你们想想,这样的一代人会怎样教育他们的下一代80后90后?当然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式教育;当然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式教育。

家庭环境基本上决定一个人的一切。

虽然现在中国的学校里还保留着毛共时期的党化教育,但到了今天已经弱化得只是走个形式而已,不说已经没有任何人相信,就是教师也意识到教这些只是为了分数,重点在于怎么获取高分的技巧(也就是说谎作假的技巧),至于真正灌输什么则根本是无所谓的。所以才会大量涌现出像袁腾飞罗永浩这样的自由化教师。

所以这些80后90后从对他们毫无影响的学校教育中走出来,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真实中国社会,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真实中国社会,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家庭教育,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家庭教育。他们就是在这样一种彻头彻尾的没有任何传统道德观念的环境中长大的,很先天性的就是没有任何传统道德观念的。

毛共传统的“大公无私”党化教育虽然荒唐可笑,但从道德教化的角度上来说还是有一定功用的(道德,宗教,意识形态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本来就是进化生物学上互相麻痹的生存策略),如果完全没有,那就会陷入彻底的野兽世界(也就是中国现在的社会状态),但毛共的“大公无私”正统道德教育已经不起作用,更早前的古代传统道德也已经被他们破坏殆尽,结果,就造成80后90后就在这样一种完全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丛林化社会环境中自始而起生长起来,结果自然而然地生长为一种完全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生物群落。

对比一下50后60后,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其早年的传统道德教育影响还是有一定残留的,虽然后来的人生挫折造成了他们的扭曲转向,但是这种扭曲转向是经过了很一番挣扎而成的,所以至少在表面上或者言语上,或者一定程度的心理层面上,他们还是对平等,友爱,正义这些基本理念还是残留有一定程度的认同的(虽然可能是不自觉的)。

但在80后90后身上你基本上已经看不到这种对平等,友爱,正义这些基本理念的认同,他们天然认同的就是赤裸裸的人就是要分等级高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弱肉强食丛林法则。

有种很可笑的说法说80后90后没有接受过毛共时期的“阶级斗争”教育所以更易于接受民主平等思想,是的,“阶级斗争”这个极左概念对80后90后来说确实是很莫名其妙的一个词汇,但那是因为他们早已走到另一个极端去了,早已认同的是人就是要分三六九等,早已认同的是不同阶层就是要划分等级各安其位(哪怕自己也是低等级)。

大家可能会说:我认识的80后90后不是你说的这样啊,我觉得他们都很阳光很nice啊?我只能说:商业化包装而已,他们这一代都很熟练于这种公关技巧。

4年前我写《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就阐述得很清楚了:“但是80后却是绝对不同的一代人,开了历史的先河,他们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其极度商业化的头脑,金钱至上是这一代人终极的价值取向。

他们非常善于商业化地包装自己,脸上时时带着一种“纯真”的笑容,很阳光,很善于运用成功学那一套为人处世哲学,竞争力很强,生存能力很强。而生存能力很强这一点同时也就意味着破坏力很强。”

如果你没有跟80后90后深交过而只是平日里看他们戴着面具跟你笑嘻嘻地“叔叔阿姨”乱叫你就以为他们阳光灿烂,那你就根本体会不到他们觉得你有用时热情阳光而一旦觉得你没用了之后那个翻脸无情凶残冷酷。

从总体上来说,这一代能歹恶到什么程度根本不是老一代能够想象的(当然我并不否认这个群体中跟任何群体一样都有很好的分子,但跟中国人的总人口数相比其相对量小得可以忽略)

当然,我这么说会让大家感觉太偏激,是不是又是洪洞县里无好人?但我已经说了:中国人各色人等的每个群体中跟任何群体一样都有很好的分子,甚至可能绝对数量很多,但跟中国人的总人口数相比其相对数量小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从我十年前去深圳打工开始接触到80后以来,一直到现在又开始接触到90后,这十年来走了南北很多地方,接触到的80后90后没有几百也有上百吧,我在现实中发现:没有一个80后90后是认同平等,民主这些理念的!甚至绝大多数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些概念,你跟他说起这些时他们会很茫然。他们天然认同的就是人就是要分等级高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弱肉强食那一套。

也许你会说,网上不是这样啊,网上不是有很多80后90后也在追求民主自由吗?我以前也很迷幻于这种网络假象,甚至不管你是什么后,只要一看到有人跟我观点立场相似者都会自然而然感到亲切:同志啊!但我幻想了十几年,最终明白终究只是幻想:“但是,不能以网络论坛上的情况来取样,因为网上的东西具有跟现实很大的偏差性,因网上的言论具有趋同性,同类的人会自我归类。若是以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取样,到网吧去一看就明了:所有的年轻人都在打网游聊QQ,关注政治民主的是一个也没有的。”

我幻想了十几年,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抱任何幻想,我想做的只是尽力为历史留下一点记录,尽力为历史留下一点见证,因为我相信,中国人这个族群,终将是要受到历史的审判的。

好了,60后以上是变态,80后90后又没人性无良知,难道中国就没好人了吗?说到这里,我倒是隐隐觉得:也许70后算是中国历代人中比较正常的一代,想想看,他们既没有来得及受到毛共时代的极端党化教育,也没有等得到80后90后那种市场化商业化时代的功利化教育。也许算是中国历代人中既能保留了一点传统道德观念的又没有被极左极右两方面毒害所污染的一代吧。

但是,我也很怀疑我的这种感觉会不会是受到了我的个人偏爱的影响而歪曲,因为我想起我写《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时曾提到:“还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就很惊讶地发现,学校里的那些流氓学生,他们几乎是有着一种天生的默契,每次其中一个人跟他人爆发冲突时,其他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不假思索地马上就同时冲上去帮打,根本不需要事先商量好。而这些几乎有着狼与狼之间心灵感应的流氓学生之间,其实平日里并不见得有多么亲密的关系,很多人彼此之间只是点头之交,但是他们很能辨识同类,很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呵呵。

而且,最让我多年后的今天还大惑不解的是:他们其实还是学校的主流,在各自班级上都是受众人尊崇的偶像,也是受老师青睐的对象,甚至很多人学习成绩还很不错,特别是体育方面成绩突出。但是,他们一定会对学校里在某些方面也出众但是相对来说不那么流氓的学生进行打击,经常都是还在调笑之间,毫无征兆地,一群人就突然围上去对下手对象进行殴打,且下手狠重。那场面就很像草原上本来都还在各自悠闲晃荡的狗狼和牛羊之间突然就暴发的围攻撕咬,看得人惊心动魄。

好笑的是我读书时很孤僻内向,虽然也经常受欺负,但是在这些主宰学校的小霸王眼里,我连被殴打的资格都没有。

更好笑的是,我读书的那个学校,居然还是一所重点中学。其他学校也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这个,这样说来,70后其实也是一样的一群畜兽而已,只是我对那一代自己感觉良好而已。我不能因为自己没有怎么受害,就觉得那是一个浪漫时代对不对?

而且我也想到:我有些同学,当初人很好,但若干年过后,这种好也成为过去式了,他们走上社会之后都毫无例外地很快进化成丛林法则的信徒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什么后到最后都是一样的没有分别了。

这么说起来中国人中就真没什么好东西了。

确实,现在中国社会中人,能歹恶到什么程度,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的,举例来说:我坐公交车,有时拖着大包小包,看见一个公交车开过来,但离公交车站还有一定距离,于是我就拼命跑啊跑,希望能赶上公交车,然后我就看见那公交车停在站台上了,但也没有人下车,似乎是在等我,于是我就更用力地跑啊跑,但等我刚刚跑到公交车站时,它却突然发动开走。

中国人能歹恶到什么程度,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的。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刻意去赶着上什么车了,能坐上什么车就是什么车,也就是说听天由命。你知道在中国这样一个恶棍狗国,你能期望的也就只有这样。

其实,中国的这些公交车司机,实际上他们属于社会底层的一群人,但是他们最喜欢作践糟蹋的也是跟他们一样的底层人——就是这些买不起私家车只能坐公交的人,我在中国各地坐公交车都观察到:很多二三线小城市(一线城市坐车人多还不明显),特别是当车上人少的时候,这些公交车司机因为懒得停车或者为了省油,每过一站都要问“有没有人下车?”如果没有人下车的话,即使公交站台上有人要上车他们也是不停车的,而是直接驶过。

所以难怪经常在新闻中看到有人打杀公交车司机。能不打杀他们吗?

而且这还是一个很普遍性的现象,不是什么个例。这就更足以说明中国人的民族性了。

最后,我把《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中关于农村人那种特有的劣根性的一段贴一下(懒得打字了),算是作为本篇的结束吧:

我发现一个现象:中国的农民,当他们还在农村的时候,绝大多数还是很淳朴的;一旦他们进了城,他们很快就会变得比城里人还坏。

尤其我发现中国人中最奸恶的往往出自这样一种人(首先声明不是所有的):那就是从农村出来之后,取得了城市人身份,特别是在有了一点点小权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地膨胀,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动辄对他人颐使气指,穷凶极恶,再不就两面三刀地背后下黑手。我接触过很多这种类型的人,其心理非常阴暗奸险,总是对人充满仇恨或恶意(不管是对本地人还是对自己以前的乡亲),若说是因为自卑或者嫉妒,单纯憎恨城里人也就罢了,但是同时他们也非常歧视自己以前所属的农村人,急于跟对方撇清关系。

这让我联想起很多海外“爱国华人”,两者有着惊人的相似性,都是从一个相对穷困野蛮的地方费劲了千辛万苦终于逃到了一个富裕文明的环境,结果不仅没有一丝感恩之心,相反却变得非常仇恨给他们提供了机会的当地人,也许是因为两种环境的巨大反差给人心理上造成了极度的不平衡,也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前的身份低贱产生的自卑,也许就纯粹是出于嫉妒一切美好东西的心理。

然后,我们再回头来说说关于农民的问题,我觉得,中国的这种政治正确性,非常地虚伪。很多人(包括一些确实很高尚的人),一边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加入到这种“政治正确性”的大合唱中来,抽象地“同情”“关心”他们心口不一所称的“农民兄弟”,一边在现实生活中实际却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去多看一眼在街头卖命的这些“兄弟”。

所以我想是不是因为这样:“农民兄弟”们之所以有时候看起来很善良有时候又让人侧目,可能是因其老老实实呆在农村的时候,显得很守本分,很守中国这个等级社会的等级规矩,所以城里人觉得他们“淳朴善良”;等到他们纷纷涌进城里,对城里人形成竞争力了,而且他们中间很多人也渐渐野心显露,城里人就不会再觉得他们可爱了。

所以,要是把某个群体搞得天然就应该被同情被正面展示,这就会走向伪善了。你们的这些“农民兄弟”吧,虽不能说自作孽不可活(这么说太过分了),但当初共产党进城可确实是有他们甘当炮灰卖命助纣的因素在里面,现在共产党拿他们不当人看了,他们也开始懂得起来跟共产党讨价还价了,当然我肯定是无条件支持他们的,但是一味美化则就没有必要了。

所以我觉得:要充分认识到共产党的罪恶,同时也要充分地认识到中国人自己本身的罪恶(也包括“农民兄弟”)。

附:

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2009-11-24

有一次,我跟我们公司里的一些同事聊天,他们都是些很年轻的80后,很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多久,有些还是研究生。这些人,他们对现在社会中的潜规则等等非常熟悉,对公司里学校里这一套也是心知肚明的,自己也能够娴熟运用。

虽然他们也抱怨社会不公,但是,当我随便地提了提诸如民主,人权之类的话题时,他们表现出的态度让我大吃一惊:他们都认为中国无所谓民不民主,因为美国还不是一样不民主,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钱和权在起作用。我说美国至少可以投票选举,他们却说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也是选举,我说那怎么算,那都是事先内定了人选且暗箱操作,再说,你们谁参加过这种选举?

这时候,他们不再强辩了,而是一副很犬儒的态度说道:反正被选的人我们又不认识,选谁都是一样。所以选不选也无所谓。

这样,我马上识时务地闭嘴了,因为我意识到他们绝对不是简单地因为什么洗脑教育才这样想这样说的,因为现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能够提供给他们这一代人的人文信息是非常丰富的,是足够丰富的,只要一个人有一点点求知的兴趣的话。我当年,是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自己摸索得来的民主理念。更何况以前更封闭的时代,那时的人都不至于这么没有觉悟。甚至我接触到的很多文化低得多,年龄大得多的人,对这类民主和专制的问题,都比他们有觉悟得多。

那么,他们是真的对社会现状一点都不了解才这样想问题的吗?当然不是,前面已经说了他们对社会上那一套其实是很心知肚明的,而且他们也时而在感叹或抱怨社会不公,但是同时他们也非常地认同于腐败的潜规则,认为能够有机会腐败的人才是有本事,作为真正的成功标志加以崇拜。

我的生活圈子里面接触到很多的80后,总而言之,只要涉及到关于政治方面的问题,他们的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只要共产党给我钱就行了,管他腐不腐败专不专制呢。

我觉得,(仅仅只是我觉得,也许事实并不一定如此):80后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之所以说是可怕的一代,而不说是什么“垮掉的一代”“不可救药的一代”,是因为我们根本没资格这么说(因为他们的生存能力比前几代人强得多)。之前的其他几代人,或许我们还可以说“不可救药”云云,因为那时确实是有信息封闭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教育体制等等因素的制约导致的愚昧在这几代人身上的严重残留。

但是80后却是绝对不同的一代人,开了历史的先河,他们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其极度商业化的头脑,金钱至上是这一代人终极的价值取向。

他们非常善于商业化地包装自己,脸上时时带着一种“纯真”的笑容,很阳光,很善于运用成功学那一套为人处世哲学,竞争力很强,生存能力很强。而生存能力很强这一点同时也就意味着破坏力很强。

而且他们还是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搭着扩招的顺风车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没有信息闭塞之苦,而且普遍受教育程度高(虽然扩招后一个本科生也就仅相当于8090年代一个大专生水平,研究生也就仅相当于以前一个本科生水平,但总体上文化水平是提高了一级),可以说得天独厚,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但是同时他们也是在8964后中共大力加紧了专制洗脑教育甚至可以说是在一种军国主义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结果,80后就成为了这样一种奇妙的结合体,在他们身上,对金钱的极度崇拜和对权力的极度崇拜这两种价值取向最大程度地结合在了一起。

以前那几代人,要么崇拜权力却对金钱表现得多少有点不屑(如文革一代);要么崇尚金钱却对强权不满(如**一代),像80后这样同时集中了人性中所有最功利成分的还真不多见。

而且,80后普遍受教育程度高,又是网络养大的一代人,他们的视野其实很开阔,前面虽说他们是在中共更为彻底的专制教育加民族主义甚至是军国主义教育驯养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都是从中学到大学一路军训训出来的),但是专制教育锻造了其魂,网络生活却又开阔了他们的知识面使得他们掌握了有力的反民主拥专制思想武器。简直可以说是以军国主义思想为体,以商业化手段为用。

要是不信,可以看看从99年炸馆yx那一批8070交界代到去年拥共反西方逆流中这代人已经进化了多少。他们已经完全具有了对西方民主人权思想的免疫力,同时,能够在这个更高的起点上做到非常专业化地反噬西方文明。

说到这里,我发现我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又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又以偏概全了?但是,我认为,观点就是应该鲜明,甚至偏激,才有价值,四平八稳的话谁不会说啊,“有好人,也有坏人”,但这种没有内容两边都不得罪的话完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空话。

而我的习惯是只要我的随机取样表明某种类型在全体样本中占了只要大概80%(甚至不必90%)我就会将其视为全体,剩下的20%我就自动将其排除了,因为在中国这种强权文化中弱势一方是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作用力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我往往也善意地设身处地将其单独归类了,虽然一般并不加以说明。

而我这种凭生活中感觉得来的结论实际上往往都暗合统计学的原理。首先,我们可以把中国或者中国人大致划分为两半:南方和北方,两半都各自具有代表性,而且也足够代表全国,有这样两个集合就大致够了,而我经历丰富,南北各地我都生活过,不同年龄性别职业的人我都接触过,所以只要我在曾经生活过的南北各地每个城市都随机取两三个样,扳着十个手指头加十个脚趾头就足够估算出这个大概的比率了。虽不敢说绝对精确,但也大致不差了。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你看看练**的,基本是老头老太太,搞民运的,基本是60后或更老的**遗民,维权的,基本是60后70后的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在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中,哪里有80后的影子?倒是每次拥共排外yx都有他们。

当然,以韩寒为代表的新生代难道不算吗?但是,不能以网络论坛上的情况来取样,因为网上的东西具有跟现实很大的偏差性,因网上的言论具有趋同性,同类的人会自我归类。若是以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取样,到网吧去一看就明了:所有的年轻人都在打网游聊QQ,关注政治民主的是一个也没有的。

而且,80后也绝不简单是因为年龄小的原因,他们中最大的也快30了,可以说人生观世界观基本都定型了。所以从这一点看,随着80后的走上舞台,中国的社会现状,估计将来几十年之内应该也是基本固化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和尚
    2013年9月7日08:26 | #1

    同意楼主意见。

  2. 匿名
    2013年9月8日08:32 | #2

    胡适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人讲道德社会反而冷漠,人人讲规则社会才会温情。
    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中华几千年最大的余毒可能非道德莫属了。
    丛林法则至少比没有法则的道德社会强,对人性恶的一面制定规则,是每个人自我保护的需要,丛林法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3. 道长
    2013年9月8日19:04 | #3

    2楼高论,佩服佩服

  4. 匿名
    2013年9月11日15:46 | #4

    不敢苟同@匿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