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王金平絕裂

馬英九召開記者會,痛批王金平涉及關說案,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總統對國會議長公開作出如此嚴厲指控,有違民主政治倫理,兩蔣時代也不敢如此,民主國家更是聞所未聞。

話講得這麼難聽,說是最大恥辱,這麼絕,說是侵犯司法獨立。馬英九宣示王兩大罪狀,他沒給自己留退路,也不給王金平退路,形同正式決裂。不過,這種缺席審判,對遠在海外的王金平是不公平的。
就事論事,本案可疑與可議之處很多:一、特偵組沒有約談過部長、檢察長、王院長或柯總召,也無人被移送或起訴,就急著把這件事拋出來,做法太不尋常。二、監聽國會議長,在法治國家犯了大忌。根據監聽譯文和通聯記錄,無法判斷是否關說,證據如此薄弱,上法庭也不一定受理。但馬英九未審先判,且判政治死刑,乃民主之恥。三、柯建銘背信案原判6個月徒刑又可易科罰金,後來改判無罪,就算上訴改判有罪也不會讓老柯坐牢,這種案件很少上訴。四、檢察總長向總統報告關說案,與調查局前局長葉盛茂向陳水扁報告洗錢案,內容殊異,但本質相同。五、法務部長和檢察總長互有心結,司法界人所共知,政治鬥爭之說無助於司法獨立。六、五院之中,只有王金平不是馬的人,馬欲去王而後快,路人皆知。朝野國會龍頭一起中鏢,不管有沒有陰謀,其結果就是一石三鳥。
國會代表民意,國會議長在民主國家地位很高,僅次於總統,但國會對總統權力有制衡作用,代表三權分立的真精神。兩蔣對立法院有時也很感冒,但為了民主顏面,不會公開批評。民主國家更不用說了。
立法院在民間地位很低,但馬的做法對民主憲政精神的侵害,遠比關說更嚴重,他對別人的小缺點深惡痛絕,對自己的大缺點毫無所覺,他不知道他對王金平的指控,形同對立法權的侮辱,對國會監督權的踐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