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叙利亚反对派的暴行给西方出难题

Rebels-articleLarge
一则视频显示,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站在被俘的政府军士兵身后,指挥官(右)诵读了一段诗文,随后这些士兵被处决。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懒散地站在他们的俘虏身后,手中的枪指着这些惊恐的赤膊男人。

这七名俘虏是叙利亚政府军士兵。其中五个人被绑着,背上显露出红色的伤痕。他们的脸紧贴着泥土,反对派指挥官诵读了一段充满仇恨的革命诗歌。

“五十年来,他们与腐败为伍,”他说。“我们对着宝座上的真主许下誓言:我们将会复仇。”

朗诵结束的那一刻,这名被称为“大叔”的指挥官朝着第一名俘虏的脑后开了一枪。他手下的枪手随即效仿,迅速打死了脚下的所有囚犯。

这一幕被记录在一段视频中,几天前由一名对杀戮心生厌恶的前反对派成员从叙利亚秘密传出。它让人们看到了黑暗的一幕,显示出许多反对派采用的策略,与他们正试图推翻的政权采用的手法一样残酷无情。

此时此刻,美国正在讨论是否应当支持奥巴马政府的提议,武力打击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的叙利亚政府军。这段视频拍摄于今年4月,在不断增长的证据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些证据表明,叙利亚的犯罪问题日趋严重,充斥着抢劫、绑架和杀人团伙。

包括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内的一些议员敦促美国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更强有力的军事援助。这段视频还提醒人们,美国在分辨反对派盟友时面临外交难题。

在这场进行了两年多的内战中,很大一部分叙利亚反对派已经组成一个松散的组织体系。这一系统得到了数个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并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西方的支持。反对派的另外一些组成部分已呈现出极端分子特征,并公开与基地组织(Al Qaeda)结盟。

在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都有西方国家支持的反对派武装生存并战斗,但政府触角之外的地方已演化出游击队和罪犯横行的复杂局面。这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的军事行动或许会无意间加强伊斯兰极端分子和罪犯的力量。

视频中的反对派指挥官阿卜杜勒·萨马德·伊萨(Abdul Samad Issa)就是这种风险的明证。现年37岁的伊萨带领手下的武装人员处决了被俘士兵。

伊萨的一名前助手说,他在叙利亚北部被称为“大叔”,是因为他的两名副官是他的侄子,他领导的一个名气不大的组织拥有不到300名战士。这名前助手秘密传出了那段视频,出于安全的考虑没有写出他的身份。

伊萨在战争前是一名商人和牧民,他在武装反抗的早期组成了一个战斗组织,用自己的钱购买武器并为战士承担费用。

这名前助手说,他的动机就像他背诵的这首诗中所说的一样:复仇。

在周三的华盛顿,在与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交换意见时,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谈到了反对派武装激进分子的问题。克里坚称,“温和的反对派确实是存在的。”

克里说,“反对派战士”总共有7万到10万人。他说,在这些人中,有15%到20%是“坏人”或极端分子。

麦考尔对此回应说,他在简报中得知有一半反对派战士是极端分子。

美国官员的大部分担忧都集中在两个承认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组织上。这两个组织是努斯拉阵线(Nusra Front)和伊拉克与叙利亚伊斯兰国度(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它们已经吸引到国外的圣战分子,采取恐怖主义战术,并誓言要在叙利亚建立一个由它们解释的严格伊斯兰法律统治的社会。

它们牢固地控制了阿勒颇和伊德利卜省的部分地区,以及北部的省会城市拉卡,还有毗邻伊拉克的东部城市戴尔泽尔。

尽管圣战分子声称自己是优越的战士,并且与世俗武装分子进行合作时,但一些分析人士和外交官也指出,他们可能会显得不那么专注于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Bashar al-Assad)。这些人还说,他们会关注于在某一个地区建立影响力,从伊拉克的安巴尔省一直到叙利亚的东部沙漠地区,最终在他们的统治下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其他地区则处在更为世俗化的武装分子控制之下,包括大马士革市郊。例如在化学武器袭击发生地、首都东部的东古塔地区,据在那里生活工作的民众称,圣战分子在那里没有优势。

尽管美国声称将力图采取巩固世俗反对派并孤立极端分子的政策,但当地的形势并非世俗派和宗教团体的简单对立,这种复杂性从伊德利卜的处决视频等被大量记录下来的罪行中可以看到。

伊萨的父亲反对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Hafez al-Assad),即现任总统的父亲。根据伊萨的说法,他父亲于1982年失踪。

伊萨的助手表示,伊萨认为父亲死于“哈马大屠杀”,也就是叙利亚政府1982年对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展开为期27天的镇压行动。该助手称当时伊萨还是个小伙子,他公开反对政府,并两次被捕,共入狱九个月。

反抗巴沙尔·阿萨德的武装斗争两年半前开始后,伊萨一家认为这是报仇雪恨的一条途径。

认识伊萨的一些人表示,起初,他只是参加抗议活动,后来在一些小型冲突中领导武装人员。到了去年,他掌管了离土耳其边境不远的高原地区的一个训练营。

该助手称,今年他开始从亲戚及做贸易的时候结识的阿拉伯商人那里收集武器,还至少一次从西方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的最高军事委员会(Supreme Military Council of the Free Syrian Army)那里拿到了武器。

(军事委员会的两名代表对该委员会与伊萨的军事合作及对其的物资支持不予置评。此外,经过本周两天的努力,本报仍未能联系到伊萨本人发表评论。)

到今年春天,伊萨的队伍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沙姆军(Jund al-Sham)。另有三个国际恐怖组织和一支叙利亚武装采用这一名号。

尚不清楚它与这些同名团体是否有联系,或是有何种联系。

伊萨的前助手,以及另外两名曾经见过或调查过他的人表示,他换用这个名号似乎是出于方便的考虑。

不过,他们还称,伊萨的主要战术是进攻,以及对手下的武装人员承诺,要让阿拉维派“灭绝”。阿拉维派是阿萨德家族所属的少数伊斯兰教派。伊萨认为,他们要为叙利亚的苦难负责。

该前助手称,或许是这种情绪驱使伊萨做出决定,进行视频中的处决。其中的士兵是伊萨手下的武装人员在今年3月占领伊德利卜北部的一处政府检查站时俘虏的。

这名助手还表示,他们的手机里存有士兵们强奸叙利亚平民和掠夺的视频。

他说,伊萨宣布这些人都是罪犯,并让他们接受了革命的审判。结果是判处他们有罪。

前助手称,在伊萨的安排下,他们在今年4月被处决,过程被拍成视频,这样他就可以拿来向捐助者展示反抗阿萨德及其军队的成果,从而寻求更多的资助。

在伊萨手下的武装人员将政府军士兵血肉模糊的尸体扔进水井后,视频的画面戛然而止。参与处决的一名身穿紫色毛衣的男青年望向镜头,露出了微笑。

——-

白宫拟扩大对叙打击面,国会存疑

华盛顿——根据情报显示,巴沙尔·阿萨德总统(Bashar al-Assad)的政府正在转移使用化学武器的部队和装备,为此奥巴马总统指示五角大楼列出一份叙利亚潜在目标的扩大清单,与此同时,国会在探讨是否对军事行动做出授权。

官员称,奥巴马现在决心要更加强调对叙利亚军事打击中的“削弱”部分——“威慑和削弱”阿萨德,让他不敢也无法再使用化学武器。这意味着需要对原来的目标清单进行扩充。原清单是在奥巴马于周六推迟行动以寻求国会批准之前与法国军方合作列出的,包含了约50个重要目标。

这是政府首次谈及除舰载战斧巡航导弹以外,还要使用美国和法国的飞机对具体目标实施打击。此外他们还再度开始动员其他北约(NATO)部队参战。

军方官员在周四称,打击的目标不会是化学武器储备本身——这样可能会造成灾难——而是针对存储和准备化学武器、并对叙利亚反对派实施化武攻击的军事单位,此外还有监督任务执行的司令部,以及实施攻击的火箭和火炮。

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马丁·E·邓普西上将(Martin E.Dempsey)表示,其他目标将包括叙利亚用来保护化学武器的设备,其中有远程防空导弹和火箭,这些也可以用于投放化学武器。

在奥巴马的指示来临之际,愿意考虑为军事反应投赞成票的国会成员中,大多数都坚持严格地限制美国实施打击的时间和类型。而少数共和党国会议员则告诉白宫,作为对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回应,现有的计划不够强大,无法动摇阿萨德政府。

高层官员意识到了他们现在面对的棘手矛盾——为了赢得国会山上的斗争,他们不得不接受对军事反应的限制,但若想进行有效的打击,又必须扩大其范围。

“他们被拉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参与讨论的一名高级外国官员在周四称。“最坏的结果将会是,在与国会的殊死斗争中获胜,却只进行了一次效果微乎其微的军事行动。”

官员警告称,美国增强打击力度的选项依然很有限——以一名官员的话说,“考虑逐步地、而非大幅度地增强”——但却想要对叙利亚的军事力量构成严重破坏。

周三,尽管支持进行打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对白宫提出的决议作出了一些修改,而该决议的一些其他版本正在传阅中。最新的版本来自参议员乔·曼钦三世(Joe Manchin III),他是一名来自西弗吉尼亚的保守派民主党人,提出给阿萨德45天时间来签署《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并开始安全地储存与销毁该国的化学武器储备。只有阿萨德拒绝了这些条件,总统才会被授权采取军事行动。

“我们希望针对化学武器能有一些选项,”曼钦说。“现在欠缺的就是这个。”一些政府官员和外国外交官已经开始讨论这个想法,不过白宫还没有加入进来。

目前,白宫官员还是坚称,他们在征求支持方面正慢慢掌握主动,尽管相关证据比较薄弱。“我们很满意现在的趋势,”国家安全副顾问本杰明·J·罗兹(Benjamin J. Rhodes)说。“我感觉每天都能看到来自两党的议员站出来支持对动武的授权。”

他提到了周三的参议院委员会投票,包括亚利桑那州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加利福尼亚州自由派民主党人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在内的众多参议员都做了背书。“我们看到每天都有更多的议员认识到做出军事反应是必要的,”罗兹说。“不过我们还是会继续向议员们做出说明。”

一些奥巴马政府的成员私下里对邓普西上将在国会的陈述表达了担忧——尤其是他反复断言,无论美国对叙利亚做出何种干预,都不太可能对该国的内战带去决定性影响——这削弱了政府的论点,他们一直在说军事打击尽管是针对具体目标的,但还是会从根本上削弱阿萨德。

随着目标清单的扩大,美国政府发起军事行动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样的行动有可能改变该地区的力量对比,虽然政府称这并非他们的首要意图。

预计美国的军事打击还是主要通过巡航导弹进行,叙利亚处在地中海东部的四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攻击范围内,它们会部分或全部加入到打击行动中。每艘驱逐舰装载着30多枚战斧巡航导弹,这种低空飞行的高精度武器最远可以从约1000英里开外的安全地带发射。

但《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在周四的报道中提到一个最新进展,军方计划制定者正在准备包含空军轰炸机的选项。五角大楼最初是打算全部依靠巡航导弹的。

轰炸机可以携带的弹药要多得多,这就意味着,一旦首轮攻击没有摧毁目标,还有机会发动进一步的攻击。

已有的选项中包括,可以携带空射巡航导弹的B-52轰炸机;部署在卡塔尔的B-1,可以携带远程空对地导弹;部署在密苏里州的B-2隐形轰炸机,可以携带卫星制导炸弹。

海军近日已经将尼米兹号航空母舰调往红海,将叙利亚纳入打击范围。

但是国防部官员在周四称,尼米兹号和舰上的F-18超级大黄蜂攻击机中队以及航母战斗群中的三艘导弹驱逐舰不太可能参与任何攻击,除非叙利亚发起大规模的报复行动。

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在周三对议员说,美国的一次行动成本可达“数千万美元,”这是第一次有政府官员给可能发动的攻击打上价签,哪怕只是像这样的模糊数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