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业良:文革式语言思维做法又回来了

北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先生最近结束在美国的学术研究回到北京。这之前,北京大学有关方面就通知夏业良:九月份将有一个由多名教授组成的委员会对他的去留进行投票,也就是说,他可能被北大除名。北大校方知会夏业良,有人举报他在海外发表了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嘲笑习近平的“中国梦”,并且对中共新领导反宪政提出批评,指出“反宪政就是反人类”。堂堂北京大学怎么可以用如此低级的政治理由,对一个教授采取这种做法呢?对于北京大学所说要进行的投票的公正性,夏业良先生表示怀疑。处于压力下的夏教授仍然就中国近来的政治和经济形势,向本台发表了他的看法,请听采访的录音:

问:中国的新班子有一些新动作,您对此有什么体察和分析?

夏业良:从十八大算起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大家看到了什么呢?本来大家对新一届领导人有很高的期望,是因为过去的十年所谓的“胡温新政”整个地破产了,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新政,就是两大倒退。

一个是在意识形态上的倒退,虽然温家宝多次提政改,肯定普世价值,但是在中央这个层面上他受到大多数人的反对,所以他没有办法推行。他也只是一个人说说而已。那胡锦涛呢?更是保守固步自封。所以过去的十年是乏善可陈。

在经济上也是大倒退,国进民退,让本来最有活力贡献最大的民营经济陷入僵局,中国现在增长力下降已经不是官方主动追求怕经济过热了,而是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长乏力。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对新领导人的期望很高,希望有所不同。

但是我们看到什么了?是政治上更加倒退,文革化的语言思维做法现在又死灰复燃了。十年前我和朋友讨论说过:如果不警惕,不否定毛,有些东西不讲到位的话,将来文革很可能死灰复燃。薄熙来在重庆的时候,我当时就说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坚决阻击的话,将来文革就会死灰复燃的。有人说我这是杞人忧天,根本不可能的,中国老百姓绝对不喜欢文革,文革怎么会死灰复燃呢?但现在的现实,大家难道没有看到吗?文革的那套语言模式现在又逐渐回来了,很多地方又开始搞学习马克思主义那套,搞政治学习。如果谁讲了一句话,马上逮住你的小辫子。中央最近打击所谓“造谣”“传谣”,这都是从语言上就给你的空间越来越小了,不允许你随便说话了。最高领导人老是引用毛泽东的语录,难道这不能说明他的思维是受什么左右的吗?

这一切都反映出不仅思想保守,而且是全面倒退,连邓小平当年开放的魄力都没有。邓小平不管怎么样,还是打开了一点。门打开了一点,哪怕是一个缝,给老百姓一个了解外部世界的机会。邓小平还搞了市场化,使老百姓有机会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发展经济。我不认为党和政府这30年有多大的功劳,而恰恰是他们放松了一点,给老百姓一些机会,他们就能在经济上作出很多的成就。

新领导人提出“中国梦”,其实从上到下很多人对“中国梦”是言不由衷的。表面上拥护支持,跟着唱高调,但私下议论都说“这叫什么事儿”?什么“中国梦”啊?大家想的都不一样,贪官富人和那些老百姓能想一回事吗?能做同一个梦吗?而且没有制度保障,凭什么能说能实现这些梦呢?类似与画饼充饥。

所以大家不报很多期望,如果一个国家,特别是到了21世纪,还没有搞宪政,还没有搞法治,甚至是反对宪政反对法治,那这个国家就还没有进入到现代社会,就不是一个现代国家,还是一个专制的落后的保守的封建的状态。现在无论唱什么高调,只要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那实际上还是跟千百年来的统治者没有什么根本的差异。

现在有些人寄希望与今年11月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说会有大的举措,我根本不相信。我们现在多少听见了一些风声:政治上不会再进一步,经济上所谓的改革也不过是把94年就提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完成的东西提出来,现在再向前走一步。比如说放开汇率管制这些做法,94年就有这样的目标和想法,但到现在都没有实现。现在做的实际上是十几年前,二十年前就该做的,而不是多么了不起的开放改革。

而且我觉得国内已经把“改革”这个词用滥掉了。“改革”是要伤筋动骨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很轻松地嘴皮子一松就叫“改革”的话,那全世界都在改革。中国现在这种“伪改革”的现象非常普遍。真正的改革要伤筋动骨,伤谁的筋?动谁的骨?就是动执政党,动执政党内的高级官员。你反腐败,就要玩真的,打老虎就多打几只大老虎。不仅仅是运动式的打,而是要制度性的防范和惩罚。现在离这个路还远的很,首先要司法独立,到底是法大还是党大?过去都已经争了很久了,结论是:在中国权大于法。因为党的这套东西代替司法系统,结果看的就很清楚,包括这次对薄熙来的审判,大家看得非常明显,就是四个字:“避重就轻”。关键核心的问题都不敢问,不敢提,轻描淡写地弄一些八卦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问:您去美国一年,回国后感觉有什么变化?

夏业良:我没感觉有什么明显变化,甚至还不如以前。举个例子:我从首都机场打车回家用了将近两个小时,以前只用半个小时。司机说现在这已经是常态,高速公路有些地方到机场路不收费后,就成为这样。住家所在的小区过去被看作是高档小区,现在和大杂院差不多,周围脏的不得了,原来是挺安静的地方,但现在破墙以后弄了很多的小店,动不动就出来一辆车,走路都不好走,随便停车没人管。我就觉得整个国家就处于无奈的状态:环境越来越恶化,谁也管不了谁,没规矩的那种感觉。

问:学校的气氛怎么样?

夏业良:学校的气氛也越来越文革化了,搞什么活动,领导讲话都是那种味道,感觉很不舒服,越来越文革化。和改革开放那种宽松的氛围相比,现在是在缩紧的。很多人都是无奈,私下里谈话说:“哎呀,没办法,一党专政就是这样。”人多点的时候,他的说法就变了:“哎呀,这么大的国家不容易,人口这么多。中国的历史文化这么多年,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都是这种腔调。

问:最近把中石油的几个老总抓了,海外有在传周永康的事情,您觉得这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转型进步,有没有一点关系?

夏业良:现在还没有动到周永康呢,只是敲山振虎的那种感觉,还不知道中央是否下决心惩治周永康。即使动了周永康,也是在打“死老虎”。下了台了,权利没有了,你再去打人家。真正需要打的是活老虎,在台上的,你就去限制他,才能起震慑作用。但不管怎么样,如果能打死老虎,也算不错。不知道能不能到这一步。我今天还和同事在议论:现在腐败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谁不腐败才是新闻。这么多高级官员里边,你说哪个不腐败?如果说没有一个不腐败,有人会不赞同,但说基本上都腐败,没有人有异议吧?

有的时候是上面有意放风,有意混淆视线,给大家一种虚幻的期待。最近这一两年里经常有这种放风。比如习上台前就有人说了:他上台要进行大的改革了,他的思想多么开明,和胡德平等等都谈过了。很多人都为他唱赞歌,说他出来会不同凡响。但结果呢?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再相信这些官方有意放的风。周永康这个事,我一点也没感到什么“欣喜”。薄熙来当时是多大的事啊?最后什么结果?法庭审讯好像没什么事儿,有人说:照这样的话,应该是无罪释放啊。到底是审判他呢?还是有意开脱呢?什么用意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和尚
    2013年9月9日11:20 | #1

    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时代。

  2. 936366946@qq.com
    2013年9月9日12:14 | #2

    中国被顽疾缠身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