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宏:整個國家快被馬英九搞垮了

馬英九開記者會流彈四射,隨意指控,大言不慚,不知所云,他說:「如果立法院長涉入司法關說,妨害司法公正,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足以擊毀國人對司法的信心…立法院長為了最大在野黨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這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民主法治的發展,最恥辱的一天。」

這個社會不見得同意藉總統名器的這種「假正義之名,行鬥爭之實」的政治算計。這個社會多數的看法恐怕是,歷史將認為這是台灣民主化以來最黑暗的一天,這一天總統把檢察總長與行政院長當成他的狗仔與打手,對國會議長與在野黨國會領袖下手,以「非法監聽」進行政治整肅。馬英九與江宜樺,黃世銘都應該辭職下台。否則台灣公民力量不分藍綠應該動員上街要求他們滾蛋。

特偵組對國會議長與在野國會領袖進行「非法監聽」,如果不是來自最高領導人的授意,誰人能信。黃世銘主動公佈他去總統府「報告」此案,意在製造出馬英九「事前不知」的假象,其實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勾當,檢察總長明顯寧願被認為「洩密」,仍企圖掩蓋這根本是個由總統府指揮的「政治鬥爭」。

更可見這個陰謀的嚴重性。法務部長曾勇夫被爆涉及關說後,曾在第一時間致電馬英九,但馬不接,直到晚間被江宜樺逼辭後,馬才回電;所以馬的態度是老早就計算好要曾請辭,更見得馬決非聽到黃世銘的報告後才「震驚與痛心」。而所謂監聽他案「意外」聽到關說,根本是個障眼法,台灣公民社會有足夠的洞察力,識破這種「東廠惡行」。

「去留由你自己決定!」請辭的前法務部長曾勇夫說,日前聽到行政院長江宜樺當面對他講這句話時,他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感覺。曾勇夫強調,他絕無關說柯建銘案,但院長要他「負起政治責任」,他就了解「是該走的時候了」;這是他火速請辭的主要原因。

曾勇夫表示,立法院長王金平確實打過電話給他,希望他能向檢察官轉達,柯建銘無罪案應詳查判決內容,不要濫權上訴,「但話就到我這為止,我那有關說?我是清白的。」他單純接聽電話,沒有交辦任何事;他身為部長,接到立法院長電話是常有的事,至於對方要講什麼,他無法預測,「總不能連電話都不接。」

監察院應拒絕檢察總長移送法務部長的糾彈案,陷入政治惡鬥泥淖。反而應主動調查馬、江、黃與特偵組「非法監聽」的違法失職。曾勇夫的談話很關鍵,他是被設計犧牲,來咬王金平的角色。特偵組在回應媒體質疑時表示,「因前法官陳榮和收賄的九十萬元疑流向柯建銘相關帳戶,加上柯疑捲入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假釋關說案,檢方認為恐有貪污嫌疑,才依法向法官申請監聽票獲准」;此案「僅監聽柯建銘一人,並未監聽王金平、曾勇夫或陳守煌,外界批評不實」。

可是這個說法很離奇,沒有說服力,也就是特偵組必需接受監察院調查的最根本原因,他們已無公信力,特偵組監聽柯建銘,已有學界認為太粗糙,學者提出質疑,認為特偵組是藉由偵辦其他案件,對當事人監聽特定內容,但「這樣的監聽結果,並沒有任何法律效力」。

不止特偵組的監聽行動引發外界疑慮,連檢察總長黃世銘直接向總統報告案件進度,也遭到詬病,被外界質疑,有學者不諱言的說,特偵組只是想以小辦大,並非要真相水落石出,也突顯檢察總長黃世銘與曾勇夫的個人恩怨,如果事後證實是違法監聽,而且又故意洩密,特偵組跟黃世銘恐怕都得吃上刑責。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說,「這是國民黨在內鬥,這麼血淋淋的內鬥,手段有違法之虞,同時也妨礙國家機關的正常運作」。說出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台灣危機。

美聯社指出,法務部長曾勇夫被逼辭職事件明,無疑再度重挫已經焦頭爛額的馬政府。由於執政上「公認的笨拙以及背離普遍人民的期待」(amid a widespread perception of administrative bungling and personal remoteness),美聯社認為,馬英九的支持率降到15%,是上任5年半以來最低點。整個國家被他搞垮,不是沒有原因。

特偵組假借調查「法務部長曾勇夫涉關說案」,將「非法監聽」立法院長王金平、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的通聯紀錄公布,朝野立委一片反彈,認為連國會議長都被監聽,一般老百姓該怎麼辦?質疑監聽之舉是「製造恐怖社會」。

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也質疑,特偵組這樣做無異是司法怪獸,沒有節制;馬政府連同屬國民黨籍的國會議長王金平都能恣意監聽,那任何人都可能被莫名監聽。國民黨立委廖國棟說,「監聽這件事情,實在太可怕了!」他強調監聽必須要有個規範,「兩個大人物被監聽是不是在規範之內?我實在不知道。」

他認為相關單位應該出來說明清楚,究竟監聽程序是否合法。國民黨立委廖正井痛斥此次監聽行動,認為都已經是民主社會了,還一直監聽,「這不是在製造恐怖社會嗎?」廖正井說,過去檢調單位常常在立法院向立委表示絕對不會隨便監聽,「但這件事情完全證明他赤裸裸在監聽!」國民黨立委呂學樟憂心表示,特偵組竟然大剌剌監聽國會議長與國會議員,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呂質問,此次監聽是否依法先向法院申請監聽票?法官是否同意監聽?他認為就算是合法,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對國會議長與議員進行監聽,「都會引起非常重大的政治風暴!」他強調,後續一定會去了解監聽程序是否有合法取得監聽票。

進黨立委蔡煌瑯痛批,馬政府令人毛骨悚然,連國會議長都被監聽,台灣還自詡為民主國家嗎?馬英九執政五年多,台灣已回到白色恐怖時代、變成警察國家,實在非常離譜。民進黨立委潘孟安也說,馬英九不僅派人監聽在野黨鞭,連立法院長都不放過,實在是民主之恥,馬英九上任以來,始終在剷除異己,已經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被稱為失職總統一點都不為過。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批評,連國會議長都被監聽,一般老百姓該怎麼辦?這實在太離譜了,馬英九為了鬥垮其他人,已經讓台灣回到白色恐怖時代,變成警察國家,這是民主的倒車,根本是獨裁總統的作為。

這是一場恐佈的民主破毀,獨裁再起的惡夢,台灣民主化以來,最不幸的一天。選錯了人當總統,人民真是苦不堪言,一場上街抗議還沒休息夠,又來一個濫權惡搞的,抗議不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djioej
    2013年9月13日01:36 | #1

    sblz,绿毛龟放屁你闻起来竟然是香的。wc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