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税局长眼中的小微新政:不接地气

虽然刚刚入秋,汪局长却感到冬日的寒意正在逼近。

在华东财税大省一个曾经的百强县担任国税局局长,本应该是件令人舒心的事,但今年前两个季度,汪局长却发现他的税收任务竟然没有完成。“第三季度现在来看也够呛,前阵子又调研了下企业情况,预计今年税收比去年最少会减收20%。”他说。

2012年,这个县的国税收入是15个亿,2013年县里要求归属于中央部分收入增长15%,归属于地方那部分要增长20%以上。汪局长所在的这个县没有太大的企业,中小微企业有数百家,还包括几千家个体户,前阵子的调研让他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税收减少不减少的问题了,而是明年还有没有企业交税。“今年以来,关门和半开半停的小微企业已经接近一半了,不知道还有多少能扛过这个冬天,我们调研时发现,就连高利贷现在都不敢再放贷给他们了,更别说银行。”汪局长说。

尽管自8月1日起,国务院实施了对月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2万元的企业,暂免征收增值税或营业税的新政,但这对汪局长的工作似乎没有丝毫帮助。他们县里100%的中小微企业,甚至个体户基本都能超过2万元的起征额,“上面的政策是雨水,到了基层就是干土面子”,这是汪局长私下对小微企业新政的评价。

汪局长说他们早已将各种税收优惠的政策和方法告诉了当地企业,仅2012年当年企业整体减负接近200万元。但税收任务是雷打不动的,现在作为国税局长,他和该省其他地区的基层国税系统官员一样,首要任务是优先保证归属中央的国税税收部分,至于国税归属于地方的那部分任务,“今年根本想都不用想了,不可能完成”。

抽贷者

汪局长在上一年定目标的时候,原以为从中央到地方都对经济形势好转很乐观,没想到今年的任务这么难完成,但是现在来看完全两码事。“银行抽贷,小额贷款不能下沉,高利贷的蔓延,简直成了中小微企业头上的一把悬着的刀。”他说。

汪局长辖区内缴税企业以纺织和机械产业为主,在金融危机之前是以出口为主的。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出口停滞,转而给国内大厂供货。“但是现在国内大机械公司生存也不容易,辖区内机械配件供货的那家国企现在工资都只有1000多元,还压了不少配件厂的货钱没有结算。”

然而,当地的农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仍在抽贷。汪局长讲述了上半年在一家企业调研时听到的故事,该企业从农行贷款大约200万,当时农行答应了先还贷再放贷,但是还贷之后就没有下文了,不得已只能以高利息从市里的小额贷款公司筹钱,而企业老板听说,这些小额贷款公司的钱,都是来自以前给他放贷的银行,“银行没钱贷款给小企业,却有钱和小额贷款公司一起放‘高利贷’”。

高利贷的风险已经在当地蔓延。欠钱的企业越来越多,不时与高利贷公司之间发生流血事件,当地信用社极力保护好企业主,因为谁要是伤了他,信用社的巨额贷款就没法偿还了,最后企业主被逼无奈只有跑路。

在当地中小微企业的危机中,高利贷大获其利。汪局长介绍,100万的高利贷,假设利息20万,在放款的时候已经将利息20万扣出来,实际放贷80万,但是借款合同标的依然是100万。最后跑路的那个企业主的钱,让给他做担保的那几家企业还上了,还钱的企业告到法院也没用,法院知道是高利贷,但是没有办法,都是借款。

“其实从企业开始借高利贷,就标志着企业离倒闭不远了。”经历一番调研,汪局长回来一阵嗟叹。

他说,现在这个曾经的百强县除了几家老字号还在挺着,大部分企业都在想办法筹钱,无论是银行贷款、个人资金还是高利贷,现在要做的就是抗下去,让企业撑到形势变好的那一天。

新政悬空

2013年7月底,财税部门出台了减税政策,为进一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经国务院批准,自2013年8月1日起,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中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企业或非企业性单位,暂免征收增值税;对营业税纳税人中月营业额不超过2万元的企业或非企业性单位,暂免征收营业税。

其实对于中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本身就是系统内的汪局长一清二楚。他形容“上面的政策是雨水,到了基层就是干土面子”,上面的政策看着是好的,但是到了下面,特别是基层已经完全变味。

他认为,政策制定其实是缺乏对各省实际情况考虑的,100%的中小微企业、个体户基本都能超过2万元的起征额,以前是5000元以下免税,现在是2万以下,但是效果来说是一样的,“现在的税收优惠政策要连接地方情况,做一个切合实际的东西,各地发展不均衡,每个省的实际经济情况不一样。”

在他看来,减税免征额最好有个跨度,同时赋予每个省一定的减税跨度选择的权利,比如从2万到100万,每个省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适合的减免额度。

实际上早在2012年,汪局长所在的国税局,就已经把副局长都安排到纳税企业去踩点,当时的想法就是在合法的范围内帮助企业,将各种税收优惠的政策和方法告诉企业,据他说,当年企业整体减负接近200万元。

“但是今年的情况比去年更恶化,去年还可以是赚钱,今年已经是怎么生存的问题了。”他说,现在在基层税收工作中,许多地区已经将个体户的税额免掉,只针对企业纳税,但县这一级政府能做的太少,无论是财税政策还是金融政策,那都是更高层级政府的事。

解决

中小企业为什么融资难?中央财经大学的教授贺强认为,实际上关键在于中小企业的融资制度,因为中小企业融资主要是靠银行,银行不贷了没有办法,只好借高利贷,融资制度太单一,而大银行天生是嫌贫爱富的,对象如果是中小企业,在银行看来,那就是抵御风险能力低、信誉程度低、创新能力低的典型代表。

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监管层给银行设立了更为具体的考核指标。9月5日,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首次将小微企业贷款覆盖率、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覆盖率和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纳入监管体系,并将对银行按月进行监测、考核和通报。

但从基层国税局长的视角来看,汪局长认为现在是地位决定一切。统计数据显示,全国1200多万家企业里,中小企业的数量占到了企业总数的99%,中小微企业数量多,但是对于经济、政治、社会的贡献远远没有大企业多,所以中小微企业从政府层面看,重视得并不是很多,但是中小微企业的困境必须解决了,短期的失业、税收减收问题,长期看影响社会稳定,毕竟中小微企业是就业主力。

他说,面对辖区内一半以上中小微企业濒临倒闭,是到了必须要解决中小微企业的生存问题的时候了。“金融政策、财税政策、贸易政策一个都不能少,就像是房地产市场,每次都只用财税政策或者金融政策去调控,没有将财税、金融、土地等政策一起用,是不是说明政府根本就没想解决这个问题?”他说自己也想不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