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叙利亚立场:又忽硬忽软了么?

陶短房

9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公开谈及叙利亚化武问题时突然一改此前的“坚决反对动武”口风,转而表示,若能证明巴沙尔当局的确使用了化武,且经由联合国授权,俄“不排除”支持国际对叙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于此同时,一直强调“履行已签订军售合同”的普京宣称,俄已暂停向叙利亚交付S-300防空导弹,而稍早时有消息称,俄对叙多项军售合同的执行都因“叙利亚的欠费问题”而出现麻烦。
对此一些观察家发出了“俄态度变软”、“有望对美妥协”的评价。然而话音未落,9月5日在G20峰会上,东道主普京轻描淡写一句“尊重会议传统”,就把对叙利亚危机的讨论从会场挪到了餐厅,在峰会期间,普京和俄罗斯高级官员多次重申“反对对叙军事干预”,6日峰会闭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又明确表示,如果叙利亚遭受军事打击,俄“将予以援手”,他并强调,俄“将和现在一样”继续向叙利亚提供包括军火供应在内的各项援助。
某些评论家(甚至包括一些国际知名传媒)言之凿凿的“俄对叙立场变软”断言只48小时便无法自圆其说,一些人就此感慨“俄罗斯又忽软忽硬了”。
说“又”,是因为这样的“变脸术”,俄罗斯早已不是第一次玩了。
如去年12月20日俄总统普京再次就任后首度“马拉松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俄“从来都不是巴沙尔政府的支持者”;几天后有英国媒体援引俄外交部匿名高官的话称,俄认为巴沙尔政权已开始丧失权力基础;然而12月24日,俄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就表示俄将“继续向叙利亚提供非进攻性武器”(尽管表示将不会提供进攻性武器);同一天,俄驻黎巴嫩大使亚历山大.扎西普金声明,俄对叙立场并未改变,“有关俄对叙问题改变立场的说法不符合事实”。
如去年2月7日,俄拉夫罗夫访问叙利亚,会后传出“俄打算以阿盟方案为基础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新闻”,许多国际传媒、观察家就认为“俄风向在变”、“俄向巴沙尔施压”;1天后拉夫罗夫在莫斯科召开发布会,表示“冲突蔓延反对派也有责任”、“必须不预设条件进行政治对话”,又被持相反立场的媒体和分析家认为“变相替巴沙尔当局辩护”。
又如去年 6月5日,俄副外长加季洛夫称,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政治方案“不一定包括阿萨德必须掌权”,这同样被“莫斯科变脸说”支持者解读为“重大转变”,而几天后俄外交部重申“反对外来干涉”、“反对预设立场”,又被“莫斯科力挺说”支持者作了相反解读。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也不例外。自叙利亚危机爆发至今,两人都多次发表过谴责大马士革当局“滥施暴力”的言论,一些批评性措辞十分尖刻,普京甚至说过“没有谁可以在台上执政一辈子”的“狠话”,但敲打一番后不等“俄罗斯对叙变脸说”支持者弹冠相庆,他们又往往立即把武装反对派的“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内政企图”用同样尖刻的语言抨击一通,令“俄罗斯对叙力挺说”支持者亢奋一把。
媒体和评论家总是健忘的:此次两天间的“大变脸”,几乎没有任何元素是新鲜的(领导人的闪烁其词,军售问题上的自相矛盾,甚至时而说“撤侨”时而传“撑腰”的军舰),仍有许多预言家忍不住再相同的泥淖中又踩了两脚稀泥。
其实正如俄官方多次重申的,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基本立场,自始至终并无多大变化。
这一立场在台面上的内容,便如俄驻黎巴嫩大使亚历山大.扎西普金所言,包含下列要素,即首先,叙利亚应恢复稳定;其次,各方应摒弃暴力和恐怖手段,用政治对话解决问题;第三,这种政治对话应不设先决条件(当然包括“巴沙尔下台”这样的先决条件);第四,不能由外部势力将政治解决方案强加给叙利亚,并采用强制手段(当然包括外来军事干预)逼迫叙利亚接受这样的方案。
当然,外交辞令的背后,还有一些更现实的“潜台词”。
这些“潜台词”包括,首先,任何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国际解决方案和协商机制,都不能将俄罗斯排斥在外,类似利比亚事件那样、俄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演变而无所着力的一幕,绝不应在叙利亚问题上重演;其次,俄不反对叙利亚出现政治变革,但这种政治变革不能损及俄在叙利亚的基本利益。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叙利亚对俄而言,战略地位实在太重要了。
叙利亚是俄在地中海这篇“北极熊”世代觊觎的“温暖海洋”地带唯一盟友,其塔尔图斯港是俄在独联体外唯一军事基地,更是俄三大主力舰队呼应联络的枢纽,在“五海三洲之地”保持俄罗斯军事存在不可或缺的立足点,正因如此,俄或可容忍叙利亚“改朝换代”,但绝不会容忍塔尔图斯落入不可靠势力的阴影中,在反对派“靠不住”、欧美阿盟等“动机存疑”的情况下,“不授权干预”便成了俄最后死守的“红线”。正因为俄守的其实是自家战略利益,指望其轻易退让才更加不现实。
危机爆发以来,尽管俄也多次批评大马士革当局,谴责暴力,甚至称“不反对巴沙尔下台”,让某些性急的传媒和批评家一次又一次揣测“俄罗斯变心”,但事实一再证明,这些不过是“叙政治前途应由叙人民自决”、“反对任何外来干预”软硬不同的饰词,俄反对外国干预、尤其武装干预的基本立场始终未曾改变。所谓“巴沙尔可以下台”的前提是“叙利亚人民共识”,而这个“共识”需建立在“和平协商”基础上,而这个“和平协商”迄未出现,且责任经常被俄踢给“拒绝对话”、“预设条件”的武装反对派;甚至“停供军火”和“履行军火合同”,也是屡屡玩弄的文字游戏——认为需要提供时就强调“履行合同”、“非进攻武器”,反之则强调“坚决不提供进攻性武器”、“不武装大马士革当局”。
此次普京的“24小时大变脸”也一样:9月4日看似“放软”的“有条件动武”,所给出的“条件”实则大有玄机。“证明叙当局使用化武”不是美、法说了算,而是俄自己要“确信”,而此前两天拉夫罗夫外长已明确表示“美法新证据不足采信”;“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方可动武”就更滑稽——只要俄自己捏着否决权,这不过是“我不让打谁都不许打”的遁词。而稍后的“硬词”其实也没硬到哪里去——“俄已向叙提供军援”,说的其实还是以往那些旧合同、旧货(甚至包括被“暂停”的那些在内)。
9月4日普京的讲话,是在G20圣彼得堡峰会前一天,而9月6日的讲话则是在闭幕后的当日。为确保峰会顺利,俄不惜投入6000万美元巨资筹办。在峰会前将姿态放低些,避免叙利亚话题搅了以“谈经济”为传统的G20峰会好局;而当普京在峰会上看到反对干预的基调占据明显上风,奥巴马、奥朗德明显孤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蛇随棍上”的机会。
但无论如何,俄和普京在叙利亚问题、尤其对叙军事干预问题的立场,是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道理很简单,只要在叙的战略利益格局不变,所谓“软”和“硬”,不过同一枚俄罗斯硬币的正反两面罢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