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文革话语是习近平的营养剂

在北京召开的”8.19″宣传工作会议结束之后,全国范围内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击网络谣言”运动。网络大V薛蛮子因嫖娼被捕,央视新闻联播用了足足三分钟来绘声绘色地详细报道,而前不久发生的上海高等法院法官集体嫖娼一案,则在新闻联播中声影全无。接下来,各地纷纷拘禁”网络造谣”分子,连闲扯雷锋和狼牙山五壮士的网民也被拘押,在微博错报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网民,也归入严打对象。这些天打开网页,从北方的内蒙古到南方的广东,到处在抓人,一时间气氛肃杀,人人噤若寒蝉。

这风风火火的阵势,绝不是宣传部门和执法机关拿著鸡毛当令箭,而是相反,他们不敢把令箭当鸡毛,因为这是来自中央核心的最高指示。习近平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现在被披露出来,原来在刘云山讲话时习近平插话:”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

前一阵外界对习近平左得出位的言论还相当诧异,但现在对他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严峻姿态已经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令人愕然不已的是他的措辞”反动知识分子”,这个说法自从文革结束以后,就不再在中共政治词典里出现,现在却在最高领导人的口中倏然复活了。

于是不免联想起去年薄熙来在两会上自辩,那是他被免职之前最后的政治表演,薄熙来使用了”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等文革时的红卫兵语言,那是他在青春期的红色记忆。同样,习近平的”反动知识分子”造句,也是来自他对文革火红年代的深刻记忆。

薄熙来和习近平一样,都是红卫兵出身。根据拥有棋圣称号的围棋名宿聂卫平写的《围棋人生》这本书披露,当年北京二十五中红卫兵圈子里有”三平”之称,就是习仲勋之子习近平、刘震上将之子刘卫平以及高干子弟聂卫平。他们属于血统高贵的红卫兵”联动”这一派,而另一派是平民和”黑七类”子弟。据聂卫平回忆,他们这派要纠合起来去”铲平”另一方,数百人在操场集合,怎知对方先下手为强,包围了操场乱棍齐下。幸得习近平、聂卫平溜得快,逃过一劫,刘卫平则被打成脑震荡。聂卫平在他的书中还写道,九十年代他曾和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见面叙旧,习近平感慨:”当初要不是跑得快,就没有现在的戏了。”

从习近平青少年时代的经历就可以想像,文革和红卫兵话语,在他头脑里有不可磨灭的时代印记。有他做榜样,央视在高调报道”清网”严打运动时,也用了大家已经很陌生的语言。比如央视在报道北京警方拘捕网络名人”秦火火”和”立二拆四”时,所使用的措辞是:”秦火火诋毁、污蔑孔庆东,司马南等等爱国学者。秦火火一方面造诣污蔑毛泽东和共产党,另一方面却极力美化蒋介石、胡耀邦和美国。”

央视这种语言和腔调,惹起普遍愤慨,为薄熙来鸣冤叫屈的孔庆东、司马南被尊为”爱国学者”,而被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他们这帮人诋毁污蔑的人多了,其中韩德强还当街扇了一个老人的耳光,而吴法天曾经通过左派联盟的网络会议密谋诋毁抹黑李承鹏,要把他打成汉奸,只不过因为其中一位参加内部密谋的人士看不过眼,捅了出去,这个密谋才流产。如此行径,警方却不抓人,央视也不报道,把胡耀邦和蒋介石还有美国并列,这样的措辞简直是文革大字报水平,实在太雷人了!于是很多的抗议与投诉,像潮水一般涌向央视,但央视不为所动。

还有更雷人的事,广东公安的一个公关处副处长发布官方微博《谣言必须打,打击须依法》,居然被上级撤职,因为他的说法不符合斗争大方向,全国大搞清网运动的时候,讲的是雷霆万钧的声势和力度,什么依法不依法,都和中央精神相左。

从运动治国的模式到”反动知识分子”的最新语录,就更能领悟习近平参拜西柏坡时所说的”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这句话,习近平的”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足以证明,在他眼中,文革也是中国革命历史的一部分,而文革精神和话语,正是习近平最好的营养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