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月刊:习李貌合神离不同调,党中央国务院现分歧

  就在4月“规划”的总体草案徵求意见的期间,不少关注中国政治经济的人士都留意到这样一条新闻:4月25日上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梁京的评论指出,政治局常委在4月份开会讨论中国经济极不寻常。其实,最不寻常的不是开会,而是把开会的消息公之于众。这个不寻常的会议背后其实还不仅 是最高层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出现重大分歧需要以开常委会的方式来投票表达意见。更可能的推测是,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增长乏力,把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摆在了李克 强和整个中共新班子面前,这个问题就是究竟让温家宝留下的危机早一点爆发,还是尽量让这些危机晚一点爆发,甚至是争取把这些危机留给下一届?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涉及到要不要采取手段来稳增长,把增长稳定到什么水平,以及用什么手段来稳增长?

  梁京指出,中共最高领导 班子实行有限任期制,不可避免带来了政治週期对经济决策的影响。这个影响的基本逻辑就是前任把方便给自己,把难题给后任。从朱镕基开始,这样的倾向就出来 了,到了温家宝,这种倾向更加明显,只不过温家宝比朱镕基更“狠”,四万亿投资抵御金融危机的决策,大肆放纵地方政府大量举债,如同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盒 子,给后任留下的选择余地更小,难题更大。“有一位投资界的人士告诉我,温家宝在最后两年里,把使用银行贷款来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使用到了极致,以致李克 强再继续这样做风险非常大。”

  那么,李克强风险和麻烦是不是一定就是习近平风险的麻烦呢?这个问题就比较微妙了。

  梁京认为,习近平的政治计算其实很容易理解,第一,他不想为上一届,尤其不想为温家宝的失误担责任,第二,他也不想为李克强的失误担责任。出于这样的考 虑,如果不能把一些经济危机的爆发推到十年之后,那他就很可能宁愿让前任留下的危机早一点爆发,而不是晚一点爆发。让前任留下的危机早一点爆发的好处有两 个,第一,责任比较清楚,问题不是我造成的,而是前任造成的。第二,把一些宝贵的资源留下来,以备将来有更大的麻烦时使用,如果把储备资源用在给前任的失 误擦屁股,等到自己需要资源的时候反而无资源可用了,很不明智。当然,让危机早爆发也不是没有风险,因为搞不好也会失控。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最坐蜡的是李克强。近一个月来,财经界越来越多的人抱怨李克强不作为,原因就在于他被夹在了政治利益矛盾的中间,左右为难。他若不阻止经济下滑,则引火烧身,他如果以增加未来风险来阻止经济下滑,习近平会很不高兴。

  而一位观察家更具体的指出,4月2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4月17日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甚至和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传出的调子可谓大不同。

  2012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里有写:“必须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绝不能有丝毫动摇。发挥好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要适当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

  对于城镇化,文件也大书特书:“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要围绕提高 城镇化质量,因势利导、趋利避害,积极引导城镇化健康发展。要构建科学合理的城市格局,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城市群要科学布局,与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布局 紧密衔接,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要把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作为重要任务抓实抓好,要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全面融入城镇化全过程,走集约、智 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

  李克强4月17日的国务院会议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以说一脉相承,还大谈特谈城镇化和拉动内需——

  【会议认为,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重要阶段,经济转型升级处于关键时期,发展有巨大潜力和空间。】

  会议部署的下一阶段重点工作首要之一就是:积极扩大国内有效需求。完善消费政策,提高居民消费能力,大力发展服务业,开发和培育信息消费、医疗、养老、文化等新的消费热点,增强消费的拉动作用。保持合理投资规模,加强城市道路、轨道交通、环保基础设施等方面建设。

  而八天后,习近平的政治局常委会议就变了调子,显示出如下不同——

  1),不举“城镇化”的旗;

  2),不提投资,不提基础建设;

  3),提出两点论。六个“稳”字,说明两点论的重点是第二点;

  4),对内需的叙述从“积极扩大”改为“着力释放”;

  5),对一季度经济的评论从“运行平稳,总体良好”的基础上,加上“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

  “常委会罕见地在一个根本不应该开会的时间点,开一个专门讨论经济的会议,此事本身,远比开会后的文件写什么来得重要。共产党的文件90%以上内容是废话。但其中的一两句话,一两个字,一两个说法,重要的要死!把过去几年的几个最重要的经济文件列在后面。连起来细读,其变化的脉络一目瞭然,”这位观察家 说:“现在回头看老文件,比较常委会的新文件,再想想当下的经济形势,不觉得天壤之别吗?”

  对此,这位政治观察家有如下三个猜测:

  1),最高层认为经济有问题。在常委会里又不在国务院里的关注经济的高层有两人:习近平和王岐山。在国务院又在常委会的是:李克强和张德江。

  2),习王不想刺激经济。中国的经济有两个风险:速度下滑的风险和因刺激而造成泡沫的风险。高层认为经济再下滑一点问题不大,再刺激而扩大泡沫是下策。

  3),党中央和国务院有倾向性的分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