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提出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普京风头超过奥巴马

莫斯科——对于奥巴马来说,弗拉基米尔·普京已经扮演了多种角色:有时候是合作伙伴,更多的时候是捣乱者,还是难以抓获的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的庇护人,以及“坐在教室后排的无聊孩子”:他对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标提供的帮助如此之少,以至于奥巴马取消了原定上周在莫斯科举行的首脑会议。

然而,突然之间,普京令奥巴马在叙利亚危机中推动议程的“世界领袖”地位黯然失色。普京不仅出言批评美国搞军国主义,还提出了一个潜在的替代方案,即便该方案可能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普京重申了俄罗斯在这个地区的利益,尽管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地位已经边缘化。

虽然局面仍有可能再生变故,但普京似乎已经达成了一些目标,很大程度上是以华盛顿的受挫为代价。普京已经给其长期盟友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提供了一条外交生命线,就在不久前,阿萨德似乎还处在失势的风险中,奥巴马曾两次表示此人必须下台。普京还阻止了奥巴马绕过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俄罗斯在安理会拥有一票否决权——单边维护美国优先事务的做法。

更笼统地说,俄罗斯至少暂时成为了控制叙利亚冲突时不可或缺的国家。普京认为,如果处理不当,叙利亚冲突可能会使伊斯兰动荡出现在周边地区,甚至是远达俄罗斯境内的那些躁动不安的穆斯林地区。他让奥巴马不得不在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如果五角大楼对搞定叙利亚化武库存所需的时间估算够准确的话——把莫斯科作为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来对待。

“昨天可能是普京多年总统任期之中最风光的一天。” 本周三,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在一个电话会议中说,“我估计,他现在正在自得其乐。”

在《纽约时报》周三刊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普京对奥巴马应对这场风暴的思路提出了强有力的挑战,他认为,军事打击有风险,可能会“把冲突传播到远远超出叙利亚边界之外”,而且还会违反国际法,破坏战后的稳定。

“令人担忧的是,对其他国家的内部冲突进行军事干预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常态。 ”普京写道。 “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吗?我很怀疑。 ”

一年前再次就任总统之后,普京采取了强力措施,试图镇压一场日益壮大的抗议运动,禁止人们发出抗争和独立的声音。他的地位在本国得到了巩固,但是,随着他的政府推行带有敌意的民族主义,通过反同性恋的立法,把非法移民扣押在城里的一个营区,持续向叙利亚政府供应武器,最终还为斯诺登提供庇护,西方越来越认为普京是一位心如铁石、无可理喻的现代沙皇。

眼下,普京似乎正在享受政治家的角色。他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在一次采访中说,俄罗斯总统想要的不是“主导进程”,仅仅是希望推动政治解决方案,防止更大范围的军事冲突在中东爆发。

“这仅仅是这条道路的开端, ”佩斯科夫说, “但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

叙利亚内战始于两年半以前,从那时起,俄罗斯一直是叙利亚最有力的支持者,多次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否决权,阻止对叙利亚采取任何重大行动。俄罗斯自苏联时期便同叙利亚有诸多联系,包括其唯一一处设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之外的海军基地,此外,对叙利亚的武器销售也能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尽管如此,普京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保护阿萨德政府,更多是挫败美国的企图,因为他认为,美国这是在肆无忌惮地推翻自己反对的政府。

有时候,普京对叙利亚的维护,包括坚称使用化学武器的是反对派而非政府军,让人觉得他是在故意与美国较劲,不顾任何与自身立场相左的事实或证据。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安理会上支持俄罗斯,不过,通过利用美国和盟友之间出现的分歧,普京还为自己的立场争取到了更多的支持。在英国议会拒绝批准军事行动后,这一点表现得尤其明显。普京称,英国议会的选择是成熟的举动。

对自己所谓的美国在全世界的超级影响力,普京怀有明显的敌意,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他和他的支持者激起的反美情绪。去年,在自己指定的接班人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Medvedev)手下担任了四年总理后,普京重回总统之位。自那以后,他和支持者一直在制造反美情绪。正是在梅德韦杰夫任内,俄罗斯就授权北约(NATO)介入利比亚事务的问题在联合国安理会投了弃权票,而北约的介入最终推翻了利比亚的独裁者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普京已明确表示不会重蹈覆辙,因为俄罗斯的大部分人认为那次弃权是个错误,后果是一股已在该地区蔓延开来的极端主义浪潮。

目前,普京成功地迫使国际社会对叙利亚问题的讨论回到了安理会。在安理会上,俄罗斯的否决权让它能对国际社会的任何反应发表意见。在经济压力和政治问题致使俄罗斯同欧洲的关系日益紧张之时,安理会让俄罗斯获得了影响地缘政治的发言权。

与此同时,普京也面临着一个风险,那就是俄罗斯又得被迫否决安理会的所有决议,只要这些决议像法国提议的那样,允许国际社会通过武力威胁来控制叙利亚的武器。

考虑到克里姆林宫对俄罗斯大部分媒体的控制,不足为奇的是,普京最后一刻的策略赢得了广泛称赞。周三晚上,NTV的新闻节目说,“如今,俄罗斯总统成了全世界的英雄。”该新闻节目接着提到,如果普京阻止了美国的军事打击,就应该提名他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同样让俄罗斯人满意的是,是普京为他显然不信任的美国总统提供了一条出路,让后者能走出自己一手造成的政治和外交危机。议会下院外事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Aleksei Pushkov)在Twitter上写道,奥巴马应该满怀感激地用“双手”接过俄罗斯的提议。

“这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不发动另一场战争、不在国会失败、不成为第二个布什,”普什科夫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