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危机一周年谈得失

黎蜗藤

不知不觉之中,钓鱼岛危机就持续了一年。在这一年之中,钓鱼岛危机不但没有缓和,还进一步紧张。目前看来,双方都没有化解危机的意思。
中国在这一年内把钓鱼岛巡航“常规化”。据中国的统计,在这一年中,中国海监船只共进入钓鱼岛海域59次,达到平均一周一次的密度。据日方统计,截至7月底,中国公务船驶入“日本领海”共52次。两者相差无几。这使中国海监船只出现在钓鱼岛海域已经不成为新闻。除了海监船只的巡航,中国军方也多次进入钓鱼岛海域。2012年12月,中国运12巡逻机首次进入钓鱼岛上空,引起日本媒体的担心。在2013年上半年,日本为了应对中国飞机总共紧急升空215次,疲于奔命。中国舰队多次穿越宫古海峡,潜艇也频繁在冲绳附近活动,这都使日本大为紧张。2013年1月19日和30日,据日方消息,日本军用直升机和护卫舰分别受到中国军舰火控雷达的瞄准,中日之间一度走到武装冲突的边缘。

可以说,在这一年中,中国大大加强了在钓鱼岛海域的存在感,尽管还没有能达到控制钓鱼岛的程度,但足以让日本感到实在的压力。日本的应对颇为被动。只能通过预警机24小时监控,建立海上保安厅的“尖阁专属部队”,与美国携手加强应对等措施被动措施。唯一比较积极的是达成决议在与那国岛建立一个雷达监控基地,并将在2015年投入使用。

在钓鱼岛危机(与南海问题)的大旗之下,中国快速加强自己的海军力量。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2012年,中国军费已经达到1661亿美元,是第三俄罗斯和第四英国的总和,将近第五的日本的三倍(592亿美元)。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军事大国,向海洋强国梦大步迈进。
反观日本,在军事形势方面可谓完败,但是在外交和内政方面,借助钓鱼岛危机的东风,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在内政方面,安倍上台之后,由于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以及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绩,在日本得到广泛支持,在7月份的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与公明党联盟大胜,进一步巩固了政权。安倍政府有望成为今年来第一个长命政府。

日本在钓鱼岛方面受中国压力这个事实,反而给予了日本增强军事实力以抵抗中国压力的理由。这一年之间,日本在修宪问题上舆情出现逆转,在民意调查中,赞成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人和反对的人基本达到均势,而在众议院中,有超过8成议员赞成修宪,只是在参议院中修宪仍存在票数不足的阻力。如果形势进一步发展,支持修宪的力量将进一步壮大。
安倍所主张的修宪形式为先降低修宪的门槛,再进行实质的修宪。这种形式看似保守,但长远来说可能有更不可预测的影响。因为如果把修宪的门槛从三分之二降到了半数,以后修宪就变得更为容易,更易为别有用心的政客所利用。
在外交上,日本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在至关重要的美日军事同盟是否覆盖钓鱼岛的问题上,由于钓鱼岛危机,美国被迫从相对模糊的立场转向明确。美国反复声明,美日同盟覆盖了钓鱼岛,这个表态从国务院到国防部到总统,再在国会以立法的形式确立。美国在钓鱼岛有军事冲突时将支持日本一方已经是无可怀疑之事。中国所盼望的美国能够在中日钓鱼岛开战之际保持中立的愿望宣告破灭。同时,日本又得到美国再三确认,钓鱼岛处于日本的有效统治之下。
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实力不足,对日本加强军事力量转向了支持态度。美国是法理上唯一一个有可能阻止日本修宪的国家,但美国对日本修宪表示支持的态度,特别是美国鼓励日本能够行使集体自卫权,发挥更大的政治与军事力量。这个态度无疑为日本修宪与加强武装开了绿灯。日本正一步一步地迈向“正常国家”的地位。
在国际外交方面,日本所取得的成功也比中国为多。由于中国和南海诸国以及印度都有领土纠纷,而且这些纠纷在这一年内不断升级,日本于是着手构建环绕半个中国的价值观同盟外交。几乎所有与中国有领土纠纷的东南亚国家都在中日冲突中或明或暗地站在日本一方。其中尤其以菲律宾最为积极。7月初,日菲签订军事合作意向书,菲律宾邀请日本使用菲律宾海军基地,日菲之间的军事同盟并非不可想象。而东南亚中最发达的新加坡,也非常明显地站在日本的一方。

中国在外交上的同路人只有俄罗斯和韩国。这两个国家都和日本有领土争议。但是与南海诸国不同,俄罗斯和韩国与日本的争议领土都在这两个国家的实控之中,而日本并无实质的行动去威胁他们的实控状态。韩国和美国有牢靠的军事同盟,在本质上说和日本也是站在同一阵营的,而老奸巨猾的俄罗斯,正想和日本重新开始谈判北方四岛的主权问题。

在国际舆论方面,日本宣称以国际法为解决领土争议的准则,甚至一度称应该在国际法庭上解决钓鱼岛问题(后来似乎不再宣传这一点),在国际舆论上占据上风。中国尽管一再强调中国对钓鱼岛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但另一方面又说日本“试图搬出国际法规则作幌子”,这相当于承认,在依据国际法规则方面,中国是处于下风的。
中国的舆论着力点放在了日本“否定二战成果,恢复军国主义,违反《波茨坦公告》,破坏战后秩序”之上。但这一点并没有在国际舆论中取得成功。关于日本“恢复军国主义”这个指控,在中国炒作得红火朝天,但是在国际上基本没有水花,日本在国际上高居热爱和平国家的前几名。关于破坏战后秩序这一点,中国重新炒作臭名昭著的“雅尔塔体系”得不到任何同情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日本反而指中国才是要破坏战后秩序的一方,因为日本声称,钓鱼岛早在战后的《旧金山和约》中规定属于日本,而中国则在七十年代初,钓鱼岛发现石油后才声称对钓鱼岛的主权。
因此从中日两国的比较看来,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在军事上占据了上风,但是在外交与舆论上落在了下风。但无论中日两国当权的政治人物,都从中日钓鱼岛之争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其他国家的情况如何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最好的形容词。

美国因为钓鱼岛争议,得到了更深地介入东亚事务的机会。尽管美国卷入钓鱼岛争议中是相当被动的,但是美国很快就看出,在钓鱼岛危机中,美国的位置相当超然,对美国有益无害。中国对日本的压力,使得中国和日本甚至东亚之间的经济整合变得不可能,日本别无选择,只能进一步倾向美国。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东亚三国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名存实亡,日本答应加入美国主导的TPP。在东亚自贸区遥遥无期之下,9月9日连韩国也宣布决定要加入TPP。东亚进一步紧密团结在以美国为核心的经济圈之中。
同时,美国也有理由让国内和国际社会相信日本加强军备是必须的,从而向日本修宪开绿灯,并支持日本在东亚地区发挥更大的政治作用。这样将大大减轻了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军事与政治压力,进一步整合美国在东亚和东南亚的政治与军事同盟。尽管美国对日本可能的军事发展存在担心,但这并非现实中的忧虑,美国可以承受。只要维持中国与日本不和,斗而不破的局面,美国立于不败之地。

韩国在中日之争中所得甚多。由于日本的精力很大程度上为中日之争所分散,韩国得以在韩日的竹岛/独岛之争中占据上风。李明博登岛宣示主权,日本无可奈何。朴槿惠访华受到最高规格待遇,取得巨大的成果。除了经济利益之外,还获得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对韩国的支持。

菲律宾是东南亚国家中得益最大的一个。在钓鱼岛危机之前,菲律宾在中国的连番压力之下,丢失了黄岩岛的实控权,还需要面对中国在南海上的进一步胁迫,一度风声鹤唳。但钓鱼岛危机很大程度地减轻了菲律宾的压力。一方面,中国大部分精力用于对抗日本,无法全力对付菲律宾,比如在仁爱礁的问题上,中国迫于压力,只得解除了对仁爱礁的封锁,让菲律宾成功守卫了这个巴拉望的前沿阵地。另一方面,日本成为菲律宾的重要支援国。在南海问题上,日本除了表态支持菲律宾外,更向菲律宾免费提供现代化的海监船只,以支持菲律宾在南海的活动。菲律宾投桃报李,邀请日本使用菲律宾海军基地,并签署军事合作意向书。如果以后日菲之间能够结为军事同盟,那么美日菲军事同盟的格局即将形成,菲律宾在南海中的形势将为大为好转。

其他东南亚诸国也在中日矛盾中得益甚多。之前,中国一直不肯和东南亚诸国谈判南海合作行动指针。但是在中日危机之后,中国的态度明显软化,在7月份,中国终于答应开始谈判行动指针。尽管这离达成协议还有很大距离,但已经被视为东南亚诸国的一个胜利。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软化很难说和钓鱼岛没有关系。东南亚诸国的另一个得益来自经济。中日交恶之后,日本开始从中国撤资,投资转向了东南亚,而中国为了对抗日本,也加速在东南亚的投资。于是东南亚成为中日交恶后在经济方面的最大得益者。

印度一向把中国视为潜在的对手,一来印度与中国有几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争议,今年以来就有震惊世界的边境对峙;二来中国一向支持巴基斯坦;三来印度对中国海军向印度洋的扩张颇为担心。近年来,印度积极推进东进政策,在军事上和经济上向东南亚渗透,以抗衡中国的海洋政策。之前,印度和日本关系一向不错(印度由于同情日本而拒绝参加战后旧金山和谈),但也谈不上很深的关系。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日本和印度之间的关系在中日危机之后有飞速的发展,《福布斯》评论说,印度和日本之间,除了没有签订正式条约以外,已经接近了结盟。日本的支持对印度势力在南海方向的扩张意义重大。

俄罗斯表面看来是支持中国的一方,但事实上,俄罗斯一向喜欢玩弄平衡外交,历史上通过中国与外国的矛盾而占中国便宜最多的就是俄罗斯。在钓鱼岛危机之后,俄罗斯被中国视为最大后援,从而把中国绑在了俄罗斯与美国对抗的战车之上。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坚决地站在俄罗斯一方而和阿拉伯国家与西方国家,以及其他所有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作对。其实中国在叙利亚并无重大利益,历史上没有值得一提的特殊关系,中国也没有干预中东事务的传统。中国之所以一面倒地站在叙利亚政府军一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回报俄罗斯的支持。但同时,俄罗斯也拉拢日本,安倍访俄就一下子给了俄罗斯10亿美元的援助。俄罗斯还趁机通过对北方四岛开放投资而加强了对北方四岛的实控。

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周边国家,没有一个不乐意看到中日之间的长期交恶,没有一个不乐意从中日之间的长期交恶中获取利益。

这样看起来,中日之间的钓鱼岛危机竟然荒谬地变成了一件好事。中国和日本政府乐在其中而且各取所需,各个旁观的小伙伴在一旁看着乐翻天,一面享受着两国争相献上的美食,一面乘机向两国抽水。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不是,在以上的分析中,我们都只分析了政府的利益,而没有看到人民的利益,只分析短期的利益,而没有分析长期的利益。钓鱼岛危机再继续发展,中日之间的火药味只会越来越重。到最后,危机演变成冲突,冲突演变为战争,战争像脱缰的野马,想控制也控制不来。这一刻来临之际,将是中日人民极大的灾难。周边各国也难免被战火牵连。

中日之间结束了几十年的敌对状态,才有安稳发展的局面。中日都是大国,一旦发生战争,无论谁胜谁负,都不可能彻底战胜对方。日本固然无法像60年前一样能够侵占中国,中国也无法能够摧毁日本。这样战争的后果必将是两国人民的长期互相敌视和国家之间的世仇,葬送了老一辈政治家为两国人民友好所作出的巨大努力。

期望两国政治家以大局为重,适可而止,在钓鱼岛危机中显示出智慧与责任心,妥善解决钓鱼岛问题。要合作而不要对抗,要和平而不要战争,这样才是中日人民之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