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大V的功与权

黑色星期五,9.13,就要散。

人称黑色星期五,有可能,史称黑色星期五。

这一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商界精英集体感受到了1989年以来最严厉的言论管制氛围。一方面,是因为在过去四年中,网络社交媒体的兴盛让中国人享受到了革命性的信息传播便利和自由,如今一旦尺度收紧,“由奢入俭难”;另一方面,也的确是中共新任领导层展现出了比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坚决得多的控制欲望,习近平明显是在继承“延安整风”时代的方略,打击贪腐渎职官员,但同时也要将反对派的颠覆梦想扼杀在摇篮里。

所以,石扉客要用他在微博微信上苟延残喘的最后账号哀叹:“等后世写这段历史复盘时,这应该是中国自有网有来,网民们最为恐惧的一段时光吧?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和监狱只有一米数据线的距离。”

是王功权的被捕,压垮了很多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9月13日午时,经由笑蜀等人传递扩散,王功权在11时30分被北京警方从寓所带走的消息出现在互联网上,称“名义是传唤,涉嫌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14时许,同是王功权友人的郭玉闪又通过微博张贴传唤证影印件,画面显示,标明“京公(公交)传唤字[2013]2030号”的这份文书,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要求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嫌疑人王功权接受询问。当然,@郭玉闪曰同时要发布谴责:“虽为传唤,实则自9点半开始抄家两小时,收走一部电脑、两个镜框和若干公民徽章——虽然早有预期,但发生时依然难掩震惊。希望朋友们都能密切关注功权兄的安危。愿他平安。”

当晚21时许,确认王功权已被刑事拘留的家属通知书最终出现。

大V的黄昏,大V的末日——那个下午,微博上的自由派意见领袖们兔死狐悲、哀鸿遍野。用@封新城的话来说,“满屏都是王功权”。

严格来讲,王功权已经不是大V,他的新浪和搜狐微博账号早在一年前就被销号,残存的腾讯微博账号也在被传唤当天阵亡,而且,就算是没被禁止网络发言前,他的影响力也没能达到过家喻户晓的地步,普通网民知道他的名字,更多的是因为2012年5月那场事先张扬的“私奔”风波,把这个热爱吟诗作词的老头当成了酒桌上的调侃谈资。但是,尽管不是微博大V,但王功权绝对算得上是现实生活中的商界大V。他是中国1980年代末官员“下海”潮中的代表人物,是著名的“万通六君子”之一,是中国风险投资领域的开拓者,所以,比起半道返国的薛蛮子,他的商界人脉更加深厚,而且,因为言行相对温和低敛,他也不像薛蛮子那样在被拘前就富有争议,“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样的罪名也不会像“聚众淫乱”那样难免招致道德反感。总之,王功权的粉丝数可能远远不及薛蛮子,但他被拘捕的消息更像是深水炸弹,给学商两界带来了暗流汹涌的巨大冲击。

秃头倔人:门外王瑛有理由第一个站出来。在这位女性投资人6月16日发布声明反对中国企业家“教父”级人物柳传志的“在商言商”论后,王功权曾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加以转发支持。此后,这两位同样立志“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的本家,频频被媒体归为同类,比如南方人物周刊就曾在8月初发表《公民企业家站在十字路口》,文中写道:“这两个久未谋面的人用词高度一致。王功权在互联网上的个性签名是‘VC007’,王瑛的新浪微博名是‘王瑛006’,俩人在思想上恰如这两个数字比邻而居……他们两个都表示体谅工商界的难处,‘可以不说话,但不要放大恐惧、制造恐惧’。至于他们自己,则选择了发声和行动。他们被称为公民企业家,由于所拥有的财富可以摊在阳光之下,加上个人强烈的社会关怀,其利益表达超越了企业和自身,参与社会生活的方式也大大突破了赈灾捐款、公益慈善等既有途径,以更主动的姿态积极进行政治参与和公共表达……很多人将他们的独立、敢言,与他们已经取得的财务自由联系在一起,寄望这样一群有资源、有影响力的人在转型期有更大作为。”

现在,志同道合者蒙难,@王瑛006悲从心来,她有意用“公权”代替“功权”,高呼“如果公权也被抓,我们时刻准备着”:“抓王功权的人,不及时收场,一定比王功权难受。王功权是一个把一切都想清楚了的人,是对自己会支付什么样的代价明明白白的人,是对自己不会有任何意义上的好果子有着充分准备的人,是对自己付出巨大牺牲也许并不能换来多大进步,点点滴滴只在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认了帐的人”;“我愿意和功权、和愿意为中囯好起来努力做事的人,为一个美丽中国不拒绝赴难的人站在一起。我不怕,并想告诉人们,这不可怕,尤其是不怕的人多起来了,更不可怕。”

在王瑛看来,王功权被抓着实匪夷所思,因为在她眼中,对方“作为一名著名投资人和企业家,毅然为中国的进步事业而努力,坚持不懈,十几年如一日,并始终坚持理性、平和、积极、向上,遵守法纪,热心公益。他是这个国家中难得的企业家,社会良心”。而用王维嘉的话来说,就是“功权非常理性,忧国忧民,何罪之有?”

的确,“温和改良派”正是王功权这些年来的公众形象。在得知传唤消息后,财新网、博客天下、财经天下、中国企业家、共识网等媒体纷纷通过微博账号重新张贴早前报道,从《商人公民王功权》到《商界再无王功权》,再到《多情王功权:我没同流合污过》、《王功权对话录:这样劫掠财产会天下大乱的》。在这些稿件中,王功权展现的都是对公益事业的执着,尤其是对“公民社会”的孜孜以求:“自2005年之后,王功权开始显著关注‘公民社会’问题,‘以一个公民的努力,推动和见证中国社会的进步’成为其座右铭。他夜探关押了几十名上访民众的‘黑监狱’;倡导并组织了浙江省乐清市钱云会遭遇离奇车祸死亡的公民观察团行动;针对拆迁过程中屡发恶性事件,王功权与一些志同道合者组织‘拆迁现场公民围观团’,希望以非暴力‘围观’行为,用照相机、摄像机记录拆迁过程,通过外力介入以避免现场冲突,减缓事态变化;他亦为争取在京外籍学生的教育平等权而奔走呼号。”

正是通过这些旧文重录,即便是原本并不太知晓王功权事迹的人们,也开始认定,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很可能只是警方托辞,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正的原因是他对公盟的资助——公盟的具体负责人许志永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因为同样的罪名指控而被北京警方刑拘,四处奔走图谋救援的笑蜀非但没能把人捞出来,自己还被遣返出京。

所以,在@诗人刀哥的带领下,这些被王功权献身精神所感动的后援团——尤其是受益于教育平权行动成果的异地户籍人士——现在要泣血而呼:“诗人王功权,公民企业家。投资培育了360、汉庭、民生银行、俏江南等企业。可安享无尽荣华富贵,午饭却只是一个卤肉套餐。他站在弱者一边,他为弱者流泪,他为弱者呐喊,他为弱者奔走,他戴着风雪帽,和访民一起敲打‘黑监狱’的大铁门,高喊着‘开门放人’。他做了这么多,请我们做一点点,为他呐喊。”

根据这些呐喊者的推测,王功权的祸端正是因此而起。因为他的发言虽然温文尔雅,远不及那些激烈的民间意见领袖声色俱厉,但他有钱、有能力,并且将之转化成了现实抗议中的推动力,这一点使他比“口炮党”要有威胁得多,@隋牧青律师即有如下分析:“我推测王功权被刑拘主要原因不在于其政治观点、倾向,而在于其为不安份富豪。不但直接参与教育平权等新公民行动,更疑其暗中资助异见人士,为重利轻义、阿附当局的商人群体树立了一个‘极坏’标杆,抓他同时还可阻断良心犯救助资金的部分渠道。”

韦小报:小潘的倒下商人,大V。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潘石屹,同列“万通六君子”,他没有理由不为好兄弟说句话。总算是没有忘记患难情谊,潘总在14时51分贴出一张王功权5天前在女儿婚礼上的照片,说了声“多保重!”

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些天来,潘石屹已经因为在央视出镜时的“结巴”表现而受尽调侃,围观者普遍不接受“天生口吃”的说法,而是乐于将之解读为商人在权力意志面前的恐慌。“吓尿了”的讥笑声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潘石屹需要向那些怒斥“被招安”的追随者检讨:“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是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毛病。”

至少在微博发言中,任志强不像他的“好基友”那般小心翼翼。事实上,他也是最早传播坏消息的大V,13日中午12时43分,他就以一个“功权,功权你在哪?”的问句,向湖面投下第一块石子。

刑拘消息被确认后,他也是继续担纲炮手。如果嫌“漆黑的夜里,一阵狂风吹熄了带来光明的烛光。不但让这里失去了方向,也成了除了风声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的地方”还不够直白,自有如下一段留言,火力全开:“政府控制了无数的官媒,有电视,有广播,有报纸,有杂志,有网络,还有各种官方的体系和阵地,从机关,单位到街道,从学校到幼儿园。但所有的宣传却不如一百四十字的微博?连军校的中将都嘲笑这些官媒无法统一社会的舆论与民众的思想,反倒输给了无组织的个人言论?对比中难道看不出啥是中国梦!”

另一位被万众瞩目期待发言的商界领袖是王石。作为与柳传志比肩的中国企业家偶像级人物,他已经公开表示放弃“在商言商”思维,要将自己在哈佛所学民主理念播撒故土。虽然没在9月13日当天发言,但从次日凌晨起,他在当天通过微博发布的所有留言几乎全与王功权相关,强调“法治是政治家的事,也是每一个公民的事”,宣告“互联网在正在摧毁曾认为坚不可摧的铁壁铜墙。”,并转发来自@王晓渔的信心誓言:“暴力唤起的恐惧比暴力本身更有威力,所以帝国从不掩饰它的暴力,而是通过展览暴力制造恐惧。但是在晚清,帝国的暴力逐渐难以唤起恐惧,而是唤起公众对反对派的尊重。当暴力开始塑造受难的英雄,并且赋予悲情色彩,这会成为一种激励机制,鼓励更多的反对者,暴力的效用适得其反。”

然而,信心毕竟脆弱,悲情终究蔓延。

“最近的新闻有个特点,都比较像移民广告”——说这句话时,@五岳散人还算有那么点“用脚投票”的乐观情绪,但在十几分钟后,他也要与@色色猴一同“伤心之极、五内如焚”,“在异国他乡的深夜潸然泪下。”固然厌恶民粹,但@花总丢了金箍棒也仿佛看见了动荡前夜,他要为那些没有能力移居海外的草根平民感到哀伤:“再跋扈也是一个散发着尸臭的系统。当然,不会再有大革命了,这个操性只有大分裂。受苦的是大众。”

如果说湖北建始县水利水产局以“‘秦火火’将是最生动的教训”来回复要求公开自来水检测报告的网民质询,给这些意见领袖带来的最大观感是“狐假虎威”、“小人得志”,那么,经历了一连串“打击谣言扩大化”阴影后,他们越来越按捺不住要指责“上梁不正下梁歪”

@谢文不仅想起薛蛮子,还想起了回台治癌的李开复:“抓了一个是搞投资的,走了一个是搞投资的,又抓了一个还是搞投资的。这是招商引资新策略?”@赵晓和@何兵异口同声:“企业家心寒就麻烦了,经济热不起来”;“我听总理讲话刚上来的一点信心又凉了。”@刀尔登更是言简意赅:“只过了一年,举国皆重庆矣。”

邝飚:主人与仆人“把公权关进笼子,原来是把功权关进笼子”——一时间,这个用来讥讽最高领袖言行不一的谐音句式广为流传。@罗振宇补充说明:“功权低估公权了。支配这个体制的既非理性,也非感性,而是随机和偶然。领导的一次怒眼乜斜,就足以让手下人践踏一切。”

由于9月13日还有“环保学者董良杰因涉嫌网络造谣被抓”和“陈宝成涉非法拘禁罪被批捕”的消息确认,再加上与王功权交好的肉唐僧亦与外界失联,“黑色星期五”的说法就此不胫而走,富有历史穿越感的人们甚至想起了42年这一天坠亡蒙古的副统帅林彪,为历史宿命感而唏嘘不已。

作为新浪微博的当家人,@老沉这一晚也来了句“有人说今天是黑色星期五”。此时,他的手下正在加班加点地删除屏蔽为王功权打抱不平的留言,不过,代表这家老牌门户的官方账号@头条新闻,确曾在当天下午以转发新京报网站稿件的方式,发布了“知名投资人王功权被北京警方带走”的消息。

因为是直接援引笑蜀通报,凤凰网的发布还要更早一些,并且,一度将之推上了首页——但这也基本上是门户网站的极限了。况且,因为这天晚间还爆出了轰动全国的王菲李亚鹏婚变,王功权的名字被瞬间淹没在明星八卦的洪流中。

从数量上来看,微博用户将这一天称为黑色星期五,绝大多数不是因为“大V的黄昏”——那些政治纷争太高深,再声嘶力竭也不可能进入热门话题榜。真正能实现全民刷屏的,是@veggieg,不曾加V却胜似大V的天后王菲:“这一世,夫妻缘尽至此,我还好,你也保重”,共计16个字外加一个笑脸符号,3小时转发48万、评论22万,12小时转发67万、评论35万,这项数据纪录恐怕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无人能够打破。

在这条真正能够吸引全民眼球的新闻面前,门户倾尽全力,专题伺候。为了拍到一张王菲眼眶含泪的照片,腾讯不惜逼停接机车辆,就算是曾经为王功权发出第一条正式新闻的凤凰网,也是将明星婚变顶上了首页头条位置。

这种多谈风月少谈政治的媒体取向,同样表现在周六出版的报纸上。把王菲和李亚鹏作为封面主角,京华时报和南方都市报还算是在内版为王功权保留了一席之地,而新京报甚至都没能将之印成白纸黑字。全国知名纸媒中,唯一的例外是北京晚报,用王功权的回眸一望占据大半个封面,并辅以《网络大V董良杰据称被警方带走》的相关标题。

成涛:造谣人民日报未置一词,不过,从其微博账号那段晚安帖来看,似乎也并非全为明星婚变而写:“‘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9月13日深夜,录下冰心这段文字,与你共勉:相信爱情,相信未来!”

至于@南方都市报,还能把对“黑色星期五”的哀悼说得再明白一些。被其转发的@南都评论留言如下:“天后婚变,一拍两散,让多少人感叹,又让多少人痛言不再相信爱情?公权易滥,民权难彰,让多少人失望,又让多少人对法治与正义执着依然?平安、法度,是所有人的期盼,却又不能仅有期盼。好在‘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惟有自由、公义与爱,惟有时间。”被配发的是两张电影《功夫》的剧照,冯小刚在破口大骂“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作为南方系另一杆旗帜,本期南方周末封面报道正是《大V近黄昏?》。如果晚两天出版,或许这篇以潘石屹、任志强、李开复等为描述对象,宣布大V“在最近一个月成了最重要的警诫及批评对象”的文章,就可以加入王功权的例子——只不过,从当前语境来看,南方周末自身又何尝不是一个夕阳下的大V?

体制内也确实传出了少许异议。作为中共主办的海外喉舌,香港文匯網曾经在微博上公开向@平安北京索要王功权犯罪证据;身为人民网舆情分析师,@摘星手010是以1984年5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文章《带血的教训》相劝:“邓颖超在政协说,你们不要怕,我们现在的中央下了决心,不能让过去沉痛的、深刻的、带血的教训重犯。难道仅仅是挨整的党内外同志、挨整的知识分子受了伤,流了血?不。我们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受了伤,流了血,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呵!”

就算能理解媒体人“春秋笔法”的苦衷,但面对微博微信争说王菲的残酷现实,那些视言论自由如生命的王功权声援者最难将息,为“娱乐至死”的国民性而痛心疾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陈宗鹤先生算是苦口婆心:“我不反对大家关注王菲李亚鹏婚变,娱乐在哪都是大众消费品。但王功权被抓,真的有关所有国人贴身权利。既然功权可以被‘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被捕,那就代表每个人都可能随时因此罪名剥夺自由,这个罪名不需要理由。若您今天关心八卦是人类的本能,那我也请能您关心下王功权,居安思危是动物的本能”。

看着@林萍在日本统计的王功权和王菲相关微博转发评论数量巨大落差,@聚贤德之淋已经无话可说:“这就是一个半夜喊抓小偷,喊破喉咙也无人问津,一喊捉奸在床,众邻纷纷开灯的年代。”

勾犇漫画:手术何况,在他们看来,还有给小偷“递刀”的帮凶。胡锡进吸取了薛蛮子被拘之初的发言教训,不再给反对派们留下“官方整人”的话柄,其环球时报周六所刊社评立场坚定:“从昨天下午开始,一些自由派人士开始在微博上密集发声,声援王功权。在不了解警方对王传唤、拘留细节的情况下,这些人断言王的无辜、无罪,警方带走他是对他在互联网上的表现进行打击报复,是‘政治迫害’……到昨晚,几名自由派人士在微博上发起签名,更是将这件事完全政治化,将对王的拘留称为‘粗暴行径’,宣称‘公民社会正遭到全面镇压’,中国面临‘最危险的时候’。这一声明还警告官方‘不要激怒社会’。我们认为,这种以价值观划线,不由分说为王功权背书,同时站到警方对立面的做法不可取,对警方执法采取征集签名式的对抗做法尤其不应该。王功权目前已身处司法程序中,对他的援助应当通过法律手段实施,在连情况都还没搞清楚时就宣布他的清白,抓他的警方是‘野蛮’的,只能说明这样的辩护是立场先行的。警方不会无缘无故抓人,他们一定掌握了一些证据……目前自由派人士在强力塑造一种舆论:他们当中的人以任何原因吃官司,都是官方对他们的‘政治迫害’。”

尽管在这篇《为王功权无条件背书有违法律精神》的结尾部分,也有一句“现在我们既不能对王做有罪判定,也不能做无罪判定”,但是,在自由派人士心中,那句“警方不会无缘无故抓人,他们一定掌握了一些证据”分别就是对王功权的有罪推定,他们痛恨于这份人民日报子报又在凭借着自己的垄断评论权,“貌似公正”地“拉偏架”。甚至,@21世纪经济报道转发之时,也已经不惮于专门挑出“背书”二字作为暗讽。

后发制人,北京警方还有绝招。昨晨零点刚过,央广所属@中国之声率先发布长微博《薛蛮子讲述心路历程:做大V感觉“像皇上”,回复粉丝留言如“批奏折”》,将人们的目光从王功权身上又拉了回来。

正式稿件由新华社稍后发布,并由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带头展示在首页。以“‘做大V感觉像当皇上,网络没有制约就会走向反面’——高墙内的‘薛蛮子’谈两高司法解释及网络大V心路”为标题,新华社记者写道:“9月13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的网络大V‘薛蛮子’(中文名薛必群)如是反思。在与民警的交谈中,他含胸埋头、低声答问,已然不复一个月前做客央视高谈阔论网络‘正能量’、抑或半月前初进看守所仍然昂首挺胸的大V‘风范’。如今身处高墙之内,‘薛蛮子’从新闻中得知最高法、最高检出台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后,显得十分关注、紧张不安,主动要求了解相关具体内容,向民警吐露自己成为网络大V的心路历程和心态变化,并结合自身做了关于依法维护网络秩序的深刻反思。”

朱森林:抓到嫌犯根据文中所引述的薛蛮子自述,在微博打拐、宣布患癌以及运营商媒体推荐的影响作用下,他成为了最早那批“千万级”大V之一,此后,他从“小心翼翼”变成了“不核实就转发”:“转着转着,思想上的要求就越来越放松,看到了立即转发出去,也不会去核实真伪。这样一方面比较省事;另一方面觉得反正是别人写的,就算有假要追查,自己也就是个转发者,不用承担多大责任”;“自己的微博话题从最初的财经、慈善逐步扩展到时事、环保、历史、卫生、食品等多个领域。擅长不擅长的都要说几句,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百科全书型的‘杂家’形象。他还转发过不少负面新闻,也发过一些格调不高的东西,甚至对一些热点事件发表负面点评,引发网民发泄不满情绪,以此博取眼球、获得更多关注。”

在“享受大V:‘回复粉丝留言感觉像皇上批奏章’”的小标题带领下,新华社声称薛蛮子“忍不住眉飞色舞,不时蹦出一些滑稽的论调”:“一条募捐的微博发出去,一天就(收到捐款)十几万元,七天筹到了上百万,别人谁做得到?”“就算是部长,也不可能每天收到30个省市的会议邀请。我每天都能收到各省市创业大会、高校创业园、互联网投资未来方向研讨等会议的邀请。经我推荐的企业或地方,都能迅速被广泛关注,人气提升很快,为他们带来效益。”“每天早上打开微博都有上千条求我的信息,求关注、求转发。我随手回复或转发,感觉就像皇上批阅奏章一样。转XX省人民政府阅,一个私信发过去就解决问题。”“毛主席也没这招吧?早上六点钟,毛主席也找不了(地方政府),毛主席首先得找省委书记,省委找地委的,地委找县委的,已经是三天以后了,到我这儿一天就解决了。你说像不像皇上?还是有点像吧,批阅还是有作用的。”

根据文中引述,在从一个退休老头突然变成一个比影视明星还受关注的网络名人和意见领袖后,薛蛮子也从孤芳自赏变成哗众取宠:“‘我越来越关注在新浪微博热度榜上的排名,与李开复等其他大V比谁的粉丝多、谁的言论受追捧’……这种心态助长了他在网上发言‘肆无忌惮’,一味追求网民关注。只要能引发关注,不做核实就转发;而且觉得自己是大V了,可以摆摆老资格了,即使说错了也有粉丝群出来‘护主救驾’。‘习惯了享受这种感觉,自然而然形成‘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习惯,发布信息相当随意。’‘薛蛮子’说,‘以前没法律规范,网上造谣也没成本,加个‘求辟谣’就行了。’”

说到这里,新华社就可以过渡到“反思大V”的章节了:“‘薛蛮子’说,自己是有名的‘转发帝’,共计发布8.5万余条微博,其中充斥着未经核实的谣言、情绪化的调侃,还有对严肃民生问题的戏谑。此外,他也发了一些自己投资公司的广告,以谋取经济利益。‘我在微博上不负责任、不加核实地转发负面信息。比如水里有避孕药、舟山汞超标等,是一种负面情绪的宣泄,忽视国家和社会的正面主流。’‘薛蛮子’说。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阶段,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社会问题。他在微博上转发‘官员拿这些钱公款包二奶,避免了大量美女去做失足妇女传染艾滋,也避免了官员感染艾滋’等,实际上是把少数领导、少数地方的问题夸大化、极端化了,容易激化网民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薛蛮子’进一步反思说,尤其是作为一个有着千万粉丝的网络意见领袖,如果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会引发大家的不良情绪和负面心理。还要认识到,网民和现实中的民众一样,素质参差不齐,负面言论或者谣言对于那些知识水平不高、理性思维不强或者本身就对社会不满的网民来说,就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加剧负面影响。”

邝飚:太阳下 寻真理根据文中描述,薛蛮子在向民警要来两高的司法解释文稿后,仔细读了好几遍,反复强调“早该出台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说,网络社会在经历了三年‘疯狂野蛮生长’之后,出现了太多突破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的东西,亟须进行清理并建立制度规范。‘成熟的网络一定需要法律的规范。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但也需要秩序,现实社会不能做的事,网上一样不能做。没有监督、没有规范,只会走向反面,终究害人害己……言论自由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作为网络大V,更要遵守秩序。粉丝之所以‘粉’我们,是因为他们认可、崇拜我们,网络大V的个人言论一旦通过网络发表出去,就会对网络舆论产生巨大影响。’‘薛蛮子’以自己为例,‘成为大V后,长期只听赞美,没有监督、批评、警示,就像现实社会中权力失去监督会导致膨胀一样,网络社会上缺乏制度和法律规范,一样会导致膨胀,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这就是现在网络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从电稿最后一句来看,薛蛮子就算当了回反面教材,牢也是坐定了。他不仅已经因为“涉嫌聚众淫乱”而在9月2日被升级为刑事拘留,而且,“记者从北京警方了解到,近期不断有网民向警方举报‘薛蛮子’涉嫌网络违法犯罪活动,对此警方正依法开展调查。”

即便是对新华社的转述文字存有“曲解原意”的疑虑,但在看过了央视昨天播放的现场视频后,就算是死忠也得承认,那些话应该确是薛蛮子亲口所说。而且,从画面上看,薛老汉虽然身穿囚衣,却很有点在创业大会上谈笑风生的模样,尤其是在说到“我觉得省委书记都没有我力量大……像皇上批阅奏章一样的感觉”时,仿佛还沉浸在“君临天下”的成就感中,笑逐颜开,真不枉他那个“老顽童”的名号。

如今的新浪,可再也不会把“皇上”迎回来了,比起其它门户,首页还特意还多推荐了一段央视解说词,即“问民警:粉我了吗”。根据新华社那篇电稿所引述的民警说法,是“薛蛮子有时会忍不住炫耀自己有1200万粉丝,还嬉皮笑脸地问民警:你‘粉’我了吗?”

镜头中,薛老汉不仅比潘石屹要口若悬河得多,而且,做起“飘飘然”、“忘乎所以”的自我批评时,也真不愧是受过红色家庭的薰陶,让人恍若置身“延安整风”活动现场。他将早他一步进入看守所的造谣者作为揭批对象:“我觉得今天我们出了这个规定法律法令都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现在我都知道,你像立二拆四,那明显就是造谣啊。这些事没人规范,那以后就没完了。到最后,如果没有规范,一定是,因为造谣没有成本。你说了一万条,大家只记得那一条谣言,永远最抢眼球的一定是那个……无序的结果就一定会出现恶劣的,因为不惩罚啊,造一谣关五天,出来又是一条好汉,有什么屁用啊。对不对,他也出名了。也火一把,秦火火他火一把,对不对。”

并且,根据新华社通稿,他还想戴罪立功:“与民警交谈中,‘薛蛮子’不时流露出新的司法解释给他带来的不安,主动提出条件:‘我了解媒体,这方面我有经验,你们找一个影响大的媒体,我们一起来设计设计,让带着手铐的‘薛蛮子’来说网络上的事儿,配合做好宣传,我也能早几天出去。’”

这份俨然诚意十足的“投名状”,固然会让“自干五”抚掌大笑薛蛮子“丑态百出”,但是,也给了“政治迫害论”者一个新的话柄。从王功权的战场上拍马赶来,他们认定这是官方不打自招,可以顺势再质问一次“被抓的理由是嫖娼,访谈的内容为什么却是大V?到底是因嫖娼被抓还是因大V被抓?”依@叶恭默所言,“这是新一轮引导自污的抹黑,意在塑造一个僭越公权最终沦陷铁窗的滑稽小丑。此丑化手法和以塑造妾妇奴仆人格为导向的宫廷剧,在心理学原理上同构,具有广泛的恶俗趣味群众基础。官媒记者自由获取/发表警方讯问记录,喉舌媒体未审先判,二者合谋违法丧德,尽显司法的荒唐滑稽。”

邓飞算是仁至义尽。虽然已经因为王功权、董良杰之事而被律师劝告先行签下刑事委托书,但他还是微博明志“飞蛾扑火”,并要为自己身处危难之中的老朋友说说好话:“薛老师别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一直给予我许多支持,并应邀成为大病医保和中国水安全计划的联合发起人。我们不能也不会去掉他的名字,更要铭记和感恩他的贡献和价值,做人做事,都要公平正直。”

而按照凤凰网昨晚首页评论《谁把薛蛮子推上了“皇帝宝座”?》中的分析,之所以大V能够“一句话顶一万句”,除了因为粉丝没原则、不节制、无底线,还拜一些政府部门“一万句不顶一句”所赐。作者王石川有云:“一定程度上说,正是因为有关部门丧失了公信力,才导致网民转而相信薛蛮子等大V……打击拐卖儿童、环保、卫生、食品等领域,如果政府部门做得出色,薛蛮子们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事情的真相在于,有的时候政府缺位了,就为薛蛮子们提供了施展的巨大舞台。”

当然,在左翼干将看来,这种原因归纳恐怕也就是“谣言倒逼真相”的翻版。他们前面刚刚发掘出薛蛮子和王功权的合影照片,试图证明此乃“一丘之貉”,如今,看着大V的悔过书,@司马平邦又要乘胜追击,矛头所指的正是那些“捧臭脚”的右翼媒体:“即使说监督网络权力,薛蛮子的网络权力也有限,更要受监督的起码也得是那些把薛蛮子变成大V的人,网民对薛蛮子的公开举报从2011年底就开始了,并伴随薛大V的成长一路,但为什么他仍过关斩将成了假皇帝呢?谁是太上皇?”

真正的“皇帝”,永远都不会做战场上的开明绅士。遭受一个多月来的致命打击后,中国民间反对派应该已经能够充分理解习近平那句“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中蕴藏的锋芒了。在这个威权国家里,真正的大V,不是薛蛮子,不是王功权,也不会是王菲,而是那些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终极审判官。

成涛:当今中国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尽管那些视批评为已任的意见领袖对活跃中国舆论、推动社会进步有着时代功绩,并通过微博掌握了空前的话语权,但是,在由暴力机器支撑的政治权力意志面前,他们的软肋昭然若揭,倘若再如南方周末所言,滑向“混杂了商业利益、私欲和嘲笑声的集合”,终归是不堪一击。是不太可能关闭整个微博,但定点清除总做得到。

作为曾经的中南海大V助理,吴稼祥这大半年来一直为新任最高领导人辩解,强调“手下坏事”。在王功权被传唤消息传出之初,他曾经因为猜疑“涉及中石油”而被指责,以致需要微博删帖。如今,在对中国政治前景莫衷一是间,仍对“明君”心怀期待的人们又开始传阅他的形势研判,在两个月前那篇对话稿中,吴稼祥声称之所以会有一系列意识形态管制措施,是“开左灯向右拐”:“从政治操作上,一定的制衡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改革派当权,那保守派掌握宣传机器……七不准,某种程度上是善意提醒现任领导人,要做全党领袖必须平衡,不要做半个领袖。”

一将功成万骨枯。作为历史注脚,至少,那些曾经在@薛蛮子身后摇旗助助阵的卒子,是不会想要当“炮灰”的,他们需要另谋前程。前夜,拥有60万关注者的加V账号@1句实话“顿悟”,宣布要从专门发布负面新闻转型“心灵鸡汤”,希望可以有政府企业以优惠政策支持他“弘扬真正的正能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