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称网络名人“花总”未被刑拘只是被讯问

南都讯 昨日有消息称,以鉴表和“装腔指南”闻名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下称“花总”)被北京警方带走。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向南都记者证实,网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的犯罪嫌疑人确被警方传唤,正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接受讯问,但未透露“花总”所涉罪名。
与此同时,曾被“花总”质疑的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毛欧阳坤称,其作为网络造谣、敲诈行为的受害人已到朝阳刑侦支队说明情况。
毛欧阳坤:我是受害者之一
昨日上午,陆续有网友发现与“花总”失去联系。在随后引发的猜测中,首先确认“花总”被抓的是其对手毛欧阳坤。毛欧阳坤是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去年因“花总”公开质疑协会及其本人,毛欧阳坤曾向朝阳经侦支队报案。在朝阳刑侦支队门外,毛欧阳坤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上午接到警方电话,“说我之前报过案,现在犯罪嫌疑人被抓了,让我到刑警队来讲下情况,补充材料。”
毛欧阳坤称,他下午在刑侦支队二楼与“花总”擦肩而过,“我估计他没看见我。”警方让毛欧阳坤辨认了“花总”的照片,并告知其真名为吴某。“办案警察说‘花总’涉嫌多起网络造谣、敲诈事件,我只是受害人之一。”
目前,该说法尚未获警方证实。
曾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被调查
毛欧阳坤透露,笔录做了一个多小时,涉及其去年报案的原因,“花总”如何敲诈,发过哪些造谣帖,发现其敲诈的过程,世奢会受影响是否严重等。“警官建议我可以对最近的损失再做个鉴定。”
去年,毛欧阳坤曾委托相关机构做过司法鉴定,当时的报告称,“花总”的相关微博一个月内导致毛欧阳坤方面损失两百万元。毛欧阳坤称,自己还曾收到“花总”的敲诈邮件,并打了5万元过去。
不过,“花总”此前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绝无此事,“如果毛欧阳坤真的打了钱,那就是被人骗了”。
“朝阳经侦去年就立了案,但一直没抓‘花总’。”不久前,朝阳经侦方面将“花总”涉嫌的损害商业信誉一案销案。毛欧阳坤认为如果两高司法解释早些出台,花总早已被抓。
今年7月,毛欧阳坤的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当时“花总”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工商的调查已有结果,希望朝阳警方对自己的立案也有个结果。“或者是我敲诈勒索,那就依法追究我的责任,或者是毛欧阳坤诬告,依法追究他的责任。”
警方否认“花总”被刑拘
对于花总被控制一事,朝阳刑侦支队称,关于此案不接受采访。
朝阳警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则对南都记者表示,网传“花总”已被刑拘并送往看守所的说法不实,“花总”还在接受讯问,未被拘留。
昨日下午,在朝阳刑侦楼外,毛欧阳坤问南都记者,“你说我怎么好好地站在这里,‘花总’却在里面呢?如果我真的有问题,警方为什么不抓我,抓‘花总’呢?”

———-

  “世界奢侈品协会”被指“山寨组织”,涉嫌多重造假的消息被多家媒体曝光后,与其关联的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办理公司注册登记时,提交虚假商标授权证明和虚假的企业住所证明。工商局调查人员称该公司负责人毛欧阳坤编造理由,拖延时间,给调查取证设置障碍。

  昨日,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召开听证会。调查人员称,按照公司登记管理相关规定,拟对该公司吊销营业执照。该公司代理人对上述调查结果予以否认,认为不具备吊销条件并请求销案。

  商标注册证涉嫌造假

  北京工商局东城分局调查人员表示,去年5月,工商部门接到举报称,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奢会商业公司)涉嫌提供虚假材料和证明文件,获取公司登记。去年7月,该举报事项被立案调查。

  调查人员称,该公司向登记机关申请登记核准时,曾提交一份商标注册证。注册人为“世界奢侈品协会有限公司”。注册证号为3633782的商标为“世奢会”字样,批准时间为2005年11月。

  工商人员调查,这份注册证的持有人是淄博一家土工材料公司。注册商标也并非“世奢会”,而是“普诺”。该商标注册证中核定使用的商品并不是对外宣称的奢侈品,而是地巾、床罩等纺织品。

  世界奢侈品协会有限公司曾注册商标“世奢荟”,时间是2010年,晚于世奢会商业公司近两年。

  调查人员认为,世界奢侈品协会有限公司提供的此份注册证,旨在授权世奢会商业公司使用“世奢会”字号。这份材料涉嫌造假。

  世奢会商业公司代理人认为,这份商标注册证上,并无世界奢侈品协会有限公司当事人签字或公章。至于这份历史档案中的材料从何而来,代理人称“来源不明”。

  注册地签名涉嫌造假

  世奢会商业公司的公开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地点为东城区朝阳门南小街18号楼首层5号。该处房产的房主分别名为刘红霞和刘宝富。

  听证会上,调查人员称,该公司提交的企业住所(经营场所)证明中有上述两人签字。但房主称,从未与世奢会商业公司当事人签订租房协议,也没有在住所证明上签字。该公司从未在这所房产中从事过经营活动。

  对于企业住所证明中“刘宝富”的签名,工商部门申请北京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并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果显示,这份“刘宝富”的签名并不是刘宝富本人的笔记。该份材料涉嫌造假。

  对此,世奢会商业公司代理人予以否认。同时,代理人提供了一份该公司一投资人与“刘宝富”所签的房屋租赁合同,但该份合同并未盖公司的公章,仅一个签名。奇怪的是,在该租赁合同里,甲方出租人是刘宝富。而刘宝富的签名则作为承租人签在乙方。

  法人代表行踪成谜

  调查人员称,曾自称为世奢会商业公司负责人毛欧阳坤,一直不提供有效身份证件、有效的委托文件。自始至终,毛欧阳坤都没有提供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有效联系方式。

  “(毛欧阳坤)编造各种理由拖延时间,为调查取证工作设置障碍。”调查人员称其极不配合调查人员对案件的办理。

  对此,该公司法人代表未予回应。

  据了解,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宾利路易斯·辛西娅”,但在此前媒体采访中,这位持英国护照的代表人始终未露面。

  知情人士称,在该公司的企业工商资料中,这名法人代表的多份签字的字迹存在较大差异。但此人始终未出现,因此无法进行笔迹鉴定。工商部门有理由怀疑其法人代表签字的真实性。

  ■ 相关新闻

  质疑“世奢会” 多家媒体成被告

  媒体报道世奢会发布虚假行业数据;新京报、南方周末遭起诉名誉侵权

  去年,新京报、南方周末、央视等多家媒体,质疑世界奢侈品协会(以下简称“世奢会”)为“皮包公司”、“山寨组织”。今年,“世奢会”的毛欧阳坤以名誉受损,将新京报和南方周末告上法庭。新京报和南方周末记者均表示,报道客观,并未失实。

  “世奢会”被指皮包公司

  去年“世奢会”发布 “全球奢侈品牌100强”排行榜,榜单中有许多二线品牌。

  新京报调查发现,“世奢会”存在疑点。首先该组织并非其宣称的非盈利组织,注册性质为“商业性”;其次,“世奢会”美国总部官网域名注册地是中国,注册人是中国人,被指是只存在于中国的“山寨组织”;第三涉嫌发布虚假行业数据和官方调查报告。

  南方周末和央视等多家媒体,先后对“世奢会”存在的质疑进行报道。

  多家质疑媒体成被告

  据南方周末人士称,去年,毛欧阳坤主导起诉该单位报道侵权,之后撤诉。今年,毛欧阳坤对新京报和南方周末提请民事诉讼。

  和新京报有关的有3起,为毛欧阳坤诉新京报社、记者名誉侵权,索赔105万;世奢会商业公司诉新京报社、记者名誉侵权,索赔110万;世奢会商业公司诉派博在线(新京报网所在公司)、记者网络侵权,索赔40万。

  6月25日,毛欧阳坤起诉新京报社案开庭。新京报代理人表示,报道客观并未失实,不构成名誉侵害。

  庭审时,毛欧阳坤称已在海淀法院立案起诉央视。

  昨日,央视经济半小时一负责人未收到关于“被起诉”的信息,并认为报道客观。

  ■ 质疑

  1 奇怪的“情况说明”

  听证会上世奢会商业公司出示《情况说明》。这份复印件写着提供人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落款并加盖公章,时间是2012年12月21日。

  《说明》称:侦查人员进行调查取证,“有关证人指称‘花总丢了金箍棒’安排媒体采访他,答应给他费用,捏造了虚假情节,经侦查,发现媒体发布及网上转载了大量不实信息;上述情况造成报案人损失200多万。我队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86条之规定,依法将此案立为损害商业信誉案进行侦查”。

  在毛欧阳坤诉本报案庭审中,他也拿出这份“说明”。因其为复印件,未被法庭采纳。

  昨日,新京报记者与朝阳经侦大队民警取得联系。对方称,核实此事需向分局(市局)相关部门申请,对《说明》内容未予置评。

  2 四年年检报告收入为零

  “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也是我们的。”去年6月,毛欧阳坤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解释说,在国内做活动,他们不能以“世奢会”的名义,所以注册公司,来举办活动,并会收取活动费用。

  此前有质疑称,因为做展览时以非盈利组织为名,只开收据,没有发票。毛欧阳坤回应是,“公司的财务都是自己运作的,和协会没有关系。而且我们年检都没有问题。”

  据知情人称,在其企业法人年检内资报告中,2008年至2011年的4年中,该公司的全年销售收入均为零。

  去年6月,新京报记者曾问毛欧阳坤,其活动是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接的,公司是商业机构,应该开发票,不开发票是否涉嫌逃税?毛欧阳坤对此避而不谈。

  3 质疑者遭人身威胁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0年3月,流行趋势研究网站观潮网主编叶琪峥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栏文章上,对媒体广泛引用的世奢会关于“中国奢侈品消费井喷”类数字提出了怀疑。

  文章发表后,叶持续数月接到要求删掉文章的恐吓电话和短信,其间甚至有一位自称“李哥”的光头东北口音男人,突然带人闯入叶的办公室,让叶按手印承认“失实”。

  叶说,当时公司只有几个女孩在场,为避免事态激化,他虽当场按了手印,但随后报社方面对外界说明情况,表明对“按手印”的内容并不认可。

  去年5月,“花总丢了金箍棒”等两名举报者,也自称在微博上收到来自陌生ID的恐吓私信,警告他们“不要断人财路”,否则“给你一刀”。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刘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