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刑拘王功权是迫害反对派的重要升级

一个月前,曾经有机会与一位知情的朋友聊起当局迫害许志永和”公盟”的政治背景。这位朋友当时的看法是,他并不认为这是习近平和中央当局精心筹划的行动,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北京市公安局长付政华与”公盟”之间”旧怨”的延续。也就是说,是付正华主动所为,而中央当局也并不反对。

这个说法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习近平有太多危机要应对,而许志永和”公盟”对中央当局来讲,恐怕连”癣疥之疾”都谈不上。不过,刑拘王功权就难以按照这个逻辑来解释了。至少付正华已经成功地说服习近平,必须采取这个手段来升级对潜在反对派势力的打压,尽管这样做会有很多负面的政治后果。

一贯站在官方立场的《环球时报》对此事件发表社评,”对王功权无条件背书有违法律精神”。社评抨击自由派人士对政府此举的批评,极其虚伪地指责他们缺乏对法律的尊重,言下之意,政府对王功权的刑拘不是出于政治原因,而是有正当的法律理由,就如同刑拘薛蛮子是因为他非法嫖娼一样。《环球时报》这种流氓手法,无异于北京的雾霾,是对中国污浊不堪的政治空气继续污染。

由于王功权在商界和公民维权以及慈善事业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同时,也由于他非常鲜明的反对专制政治的立场,他是有潜力成为一个反对派政治领袖的人物。对此,民间是这样看,政府也是这样看。王功权的策略,与刘晓波不同,刘主要是以文字公开表达政治异见,而王则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增强公民维权的能力。在政府的眼里,王功权就是在扩大敌对势力。因此,政府一直紧盯著他,给他支持的事业和人找麻烦,但还没有对他进行直接迫害。

这次刑拘王功权,显然是打压王功权所代表的潜在反对派势力的一个重要升级。现在还不知道导致这个升级的直接原因究竟是什么。不过,可以判断,这个升级反映了中央当局对整个形势的严峻判断,也反映了当局对潜在的反对派趋于强硬的姿态。

当局认为形势严峻,并不令人奇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经济危机爆发的危险在不断增长,反腐又不能不推进,而由此导致官僚队伍的恐慌也在加剧。此时如果让潜在的反对派势力获得迅速扩大的机会,无疑是当局最不愿看到的。在这个意义上,对王功权的迫害可以说是一种”以攻为守”。

问题是,这样做究竟对当局是否有利?为什么不选择直接对话,而选择了迫害?是不是当局内部最不理性的那部分势力占了上风?王功权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将为回答这些问题提供线索。

从整个国家未来的利益计,中国需要一批高素质的政治反对派领袖的涌现和成长。习近平如果真的希望中国好,就应该懂得这个道理。但他是否懂得这个道理?从这次利用薛蛮子嫖娼来羞辱反对派来看,似乎他不懂,也不愿懂得这个道理。

王功权事件给了外间一个重要机会,看习近平的底线究竟在哪里?王功权事件也给了潜在的反对派一个机会,看他们的政治意志和政治智慧有多强。

如果当局继续升级对潜在反对派势力的迫害和羞辱,如果对于这样的升级,潜在的反对派不能作出有理、有力、有节的反应,则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将发出一个非常不祥的信号。

当然,王功权本人如何对待这件事格外重要。对此,他的同志们应该是有信心的。他绝不会像薛蛮子那样对当局摇尾乞怜,而是会守住尊严。只要王功权守住尊严,当局就输了。而如果王功全能够像曼德拉那样,激发出当权者的羞耻感,中国的未来就有希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3年9月18日10:53 | #1

    “而如果王功全能够像曼德拉那样,激发出当权者的羞耻感,”
    你太抬举中共了, 中共有羞耻感这个国家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还对共党不死心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