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直树》:金融圈秘辛

纳狄

在2003年日本富士电视台45周年台庆大戏《白色巨塔》之后,很久没有出现令人振奋的严肃职场日剧,《半泽直树》打破了这一僵局——7月 7日首播收视率为19.4%,第二集就以21.8%的收视率成为同期最高,在第七集中突破30%的大关,也成为1989年以来商业电视剧所创下的一大伟绩。不仅如此,连续两周收视率突破3成,是2003年由木村拓哉主演的电视剧《好运》以来商业剧上的又一次突破。这种突破不仅仅在日本国内,剧集随着视频网站和字幕组同步来到中国,引起热议。

《半泽直树》改编自直木奖获得者池井户润的人气小说《我们是泡沫入行组》和《我们是花样泡沫组》。由福泽克雄执导,堺雅人主演,讲述日本泡沫经济时期进入东京中央银行的职员半泽直树一边与银行内外的对手斗争,一边实现自己复仇计划的逆袭故事。相较于医生、教师等常规职场剧,《半泽直树》是日本职场剧中少见的将职业环境界定在银行业的戏剧,其间因斗争引发的金融业界潜规则的讨论从日本蔓延到中国。

剧中,银行业常常发生的“有功Boss上,有祸属下顶”的潜规则为男主角所不齿,高达5亿日元的贷款诈骗事件,将半泽逼到事业的悬崖边缘,也促使他和趋炎附势、重利轻义的分行长乃至业内高层彻底决裂,以个人之力反抗大集体,但好在有好队友和并不神勇的对手,就像是《甄嬛传》里开了外挂的女主角一样,有先天赢得比赛的各项保证,冥冥中亦有保驾护航的要素。

在半泽直树怀揣热血并同样以腹黑的姿态边斗争边努力往上爬的过程里,不管是与国税局比赛看谁能追讨到无力偿还贷款、缴纳税款的事主的资产还是银行内部的升级暗斗,金融圈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倒是徐徐展开了——这听起来好像不难,但却是国产剧所缺失的,电视剧业界鲜有将一个大众时常接触、却并不真正熟悉的行业徐徐展开的能力和欲望。

随着剧集的推进,银行业务的具体展现就越来越多,在网站“知乎”上,关于本片涉及到银行日常工作方式的Bug的探讨一直在热烈地继续。

银行系统工程师Akatsuki Ryu说:“国税第二次突击东京中央银行的时候,半泽的下属峘内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把银行的账户记录系统给搞崩溃掉,我只能说实在是太牛了。银行的系统一般都是双备份的,即除了现行系统外一般有两个备份的系统。现行的系统出错会自动切换到第一备份系统进行处理,如果遇到重大灾害第一备份系统也无法工作的话会切换到灾害备份系统。灾害备份系统的服务器在地理位置上会更远,更安全。”

多个金融行业从业者甚至是三菱银行的员工都表示,在正常程序上去某公司、工厂做贷款前调查都必须是两个人或两人以上,剧中半泽直树只身去调查且在“两天不到的情况下资料还未再三审批就放出5亿日元贷款实在是太扯了”,至于第七集中搜查银行职员的住宅也让人不能信服。

考虑到电视剧不可能依照现实时空来讲故事,上述问题因为剧集本身的优秀且暂时作为业内人士的谈资,不至于影响绝大多数观众对剧集的好感。再者说,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搞清楚“国税局为什么会和银行有竞争关系”,“为什么200亿的坏账被金融厅发现后需要千亿的引当金”甚至“东京口音和大阪口音的区别”好像更紧迫些。

有意思的是,剧中还出现了网络上近日流传的日企中的“无聊办公室”——一在索尼任职32年的51岁老员工,因拒绝提前退休,被调进“无聊办公室”,没有任何工作,每天就是读报、上网,然后在下班时写报告详述一天活动,目的是让员工感到无聊、质疑自己价值,使他们因羞愧和厌烦自动离职。剧中半泽的好友近藤直弼就被秋叶原东口分行行长小木曾忠生关进了这样的办公室,后来产生了压力型精神分裂症,这也是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留下的特殊景象。

这部剧不仅将日企的行事风格展现到位,也将日本人与企业之间的紧密联系表现了出来,被上级打压也要坚持留下来,这一点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可能很难理解。但在日本,许多人都终生为一家公司服务,并以此为傲。不知道用《菊与刀》描述的美日双方对待被俘这件事的不同来解释合不合适——美国战俘要求日本军方把自己还活着的消息通知到美国军方好让自己的家人知道,日本人吃惊,认为这是极其丢脸的事,完全不可理解,而美方也同样不理解为何日本人宁可切腹也不愿被俘。

即便《半泽直树》拥有超高收视率、好口碑和网络上持续热议的高人气,但客观地说,截止到目前为止,这部剧依然难以超越《白色巨塔》。从剧作层面来说,《半泽直树》属于大叔版的“热血系列”,就好像日本漫画中的同类型漫画一样,主人公肩负重任,一腔热血,主持正义,与恶势力斗争到底,其间同班好友相助,一个一个壁垒倒下,迎来终极PK,完成自身的任务和成长——只不过半泽的年纪太大,40多了,但内核是一样的。

同样是揭示行业内规则的剧集,2003年版的《白色巨塔》将1963年的原作小说改编后,时隔40年,依然非常深刻地揭示医疗系统的黑暗面,这黑暗面几乎全部是由人性所左右的,主人公财前五郎的性格复杂度远远超过半泽直树,虽然都是一往无前地实现目标,但财前的性格里有明显的负面成分,是有缺陷的人格,由这样的人格引导出的人物命运显然在呈现上层次要更丰富一些。

到目前为止,《半泽直树》涉及到具体解决事情的能力较多,涉及人性太少,性格中的纠葛太少,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他都是正义的化身,台词中也常常出现“银行说到底是为了放贷,常务。放贷,赚利息,仅此而已,所以我们才要准确地鉴别借款人并对他们的未来负责。剑拔弩张的派系之争我也管不了,但有一点绝对不能忘,我们银行职员不是为了保护银行而工作,而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劳动人民在工作,不是人民为银行而是银行为人民,这个理念绝对不能忘。我们不是为了上司和组织在工作,即使对方企业规模再小,只要他们在认真工作,我们就没有权利践踏他们的热忱!”

这几乎就注定了两剧在内涵上的差距,相较于《白色巨塔》的浑厚结局而言,《半泽直树》中主人公的成长只是能力上的成长,而不是心性上的顿悟——当然,终极对抗还未真正到来,复仇这条之前藏起来的主线即将全面展开,半泽本人的变化依然是最值得期待的部分。

《半泽直树》主创

原作者池井户润:

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和法学部,大学毕业后进入三菱银行工作,之后也经常凭借其在金融咨询业的经验撰写以金融业为背景的小说和经济相关书籍。这部剧中有人质疑其间的金融业常识,也是质疑编剧,鲜有人质疑原作者,因为是亲身经历所写。

导演福泽克雄:

是福泽渝吉的玄孙——福泽渝吉是日本明治时期的哲学家、教育家,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义塾的创立者,被印在一万元日元的纸币上。导演本人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在庆应义塾就读,大学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大概因为导演与小说作者都是庆应义塾毕业的,剧中男主角半泽直树的“庆应义塾毕业生”身份也被提了很多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