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王功权是我们的共同底线

“公民罪”

我跟王功权相识于2008年。我们相见恨晚。无非两个原因,一则因为我们都深爱自己的祖国,一则我们都有对于公民社会及和平转型的梦想。他尤其对我主张组织化维权的长文用心颇深,提了很多很珍贵的意见。因为我写了这篇文章,也因为他对这篇文章的公开推崇,去年9月11日,有关当局指令所有门户网站,将我俩的微博账号同时销号,以后的所有小号也全部销号,露头即灭。但是,从不放弃的王功权,不可能因此收手。教育平权,人权联署,他几乎无役不与。

但是,极其英勇、彻底而坚韧的王功权,却也是极其温和和理性的。就像漠视钱财一样,他也漠视个人的政治功利,不屑于任何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小政治。他是基于纯粹公益的角度来投身公民的大政治。他的最高个人理想不过是做合格的公民,而不是做当权者;做和平转型的推动者,而不是做取代者。所以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斗士,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成为英雄。他一直低调而谦卑地履行着他认定的自己对于祖国、对于同胞的责任,幻想着哪一天风清月明,他便可以从此退隐,跟三五知己田园放歌。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他痛恨邪恶,对具体的人却始终深怀善意,从来不以任何具体的人为敌人。对任何具体的人,都愿意抱持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他哪儿知道,人家却会把他当作莫大的敌人,仅仅因为他坚持的公民社会与和平转型。恢恢天网从年初就开始编织起来,一场围猎公盟、进而围猎整个公民运动的政治狂欢,最终把他也送上了高高的祭坛。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北京市局二十多个警察涌进他在北京海淀剧院附近的住所。一切至此戛然而止。此前他跟我、跟千千万万同胞为许志永、为所有新公民运动的受难者并肩呼号,现在,轮到我、轮到我们,来为他奔走呼号了。

悲哀,真的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信守公民理念、坚持和平转型,居然会成为莫大的罪行。也就无怪乎当局不找任何别的借口,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从王功权身上找到任何问题可做借口——他们对王功权的拉网排查已经多少年多少遍了,他们知道没有任何把柄可抓,于是不惜直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个臭名昭著的口袋罪入手。其实信仰和平主义的王功权何尝扰乱过任何公共场所秩序,他犯下的真实罪行,最准确的名称应该叫做“公民罪”,即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即为罪,争取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即为罪。

这即是说,刑拘王功权是当下中国时局的一个重大信号。去年11月我在西北政法大学曾经有个演讲,标题就叫做《公民社会是底线,底线就是生命线》,而现在的态势很明显,不仅在舆论上掀起反宪政逆流,而且干脆动用专政手段,即不受法律约束的暴力,来直接打压公民社会。似乎公民社会已属于所谓“敌对势力”。争取公民权利即为羞辱公权力,推动和平转型即为威胁权贵集团,都必须无情打击,必须对之“亮剑”,绝不给任何空间。而如果宪政呼声和公民社会追求确实都被扼杀,难道不意味着公开的法西斯化么?中华民族还有任何机会走向现代文明么?难道不是要中华民族永远停留于野蛮阶段么?难道不是对每个中国人的羞辱么?

就这个意义来说,王功权的命运,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个人命运范畴,而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命运,关心王功权,就是关心我们自己。这是我们共同的底线,我们退无可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9月19日11:16 | #1

    温和的改良派啊,清政府已经这样了,你们还在还在幻想什么呢?

  2. 匿名
    2013年9月19日22:35 | #2

    改良派活该菜市口,我拥护激进派,共匪需要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