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总」事件续发酵 警方或涉违规泄内部文件

南华早报

内地媒体《南方周末》调查记者陈中小路今晨发文透露,曾指认多名腐败官员佩戴名表的反腐名博「花总丢了金箍棒」日前被警方控制,与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毛欧阳坤的诬告构陷有关。而毛欧阳坤曾多次获取警方内部文件及办案信息,或表明事件中有公权力被「借用」造谣。

陈中小路表示,有关风波缘自去年5月「花总」对毛欧阳坤及其世奢会的持续揭露。毛欧阳坤随后在沪、京两地报案,指控「花总」涉嫌损害其商业信誉及敲诈勒索。但陈中指出,在整个事件中,多次有警方内部文件及保密信息被毛欧杨坤掌握,并加以利用。警方在案件中扮演角色令人生疑。

陈中小路是内地《南方周末》经济版调查记者,去年6月曾对世奢会及毛欧杨坤的身份做了系列调查报道。报道指,世奢会「来路不明」,但却「一面通过发布大量来源不明却广为传播的数据报告制造影响力,一面奔忙于全国的各种展会、颁奖、授牌、论坛等活动」,在中国社会找到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

陈中小路称,正是去年《南方周末》刊登的这些报道,使其被欧阳坤「编排设计为花总敲诈勒索的同伙」,并因此曾被朝阳警方要求协助调查。期间,陈中曾把印有自己身份证号码的记者证信息发给朝阳警方,随后却发现其家庭地址、电话已为世奢会掌握。

陈中在文章中表示,警方涉嫌多次向毛欧阳坤泄密,其中第一次发生在去年6月。当时,毛欧阳坤向诸多媒体发了一份新闻通稿,内附两项警方内部文件,以证明警方已对其「被敲诈勒索」立案侦查。这两份密件,一份来自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的《立案决定书》,另一份为该局派出所向新浪索取「花总」个人信息的《协助调查函》。陈中随后向当地警方确认,《立案决定书》属内部文件,严禁向任何当事人披露,毛欧阳坤或涉违规获取。

在此之后,毛欧杨坤还曾获得两份朝阳警方的《立案决定书》和《情况说明》,向正在对世奢会立案调查的工商部门及部门刊登其负面新闻的媒体出具。

记者尝试联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暂未获回复。

陈中小路在文中对欧阳坤如何多次获得来自警方的刑事案件材料,表示质疑。「原本,我坚信警方会查明真相,维护社会正义,并积极配合案情调查。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变本加厉的事件中,却是公权力在各方面反被恶势力所『借用』,我无法理解这其中缘由。」陈中小路在与警方交涉时的一封信函草稿中写道。

陈中小路的博客文章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IBM大中华区高管陈果在个人微博公开表示,对世奢会和朝阳分局的质疑,不应停留在网上吐槽。鉴于「欧阳坤先生分别两次向公众出示了上海虹口区某派出所和北京公安的内部文件」,公众应关注事件中出现可能存在的警务腐败现象。陈果建议,应按程序,将对警方的质疑,譬如为何将办案信息泄露给当事人等,向北京市警风警纪监察部门实名投诉。陈表示他将首先实名向上海警风警纪监督部门举报。

根据微博认证信息,陈果现任IBM全球商业服务部大中华区企业转型咨询总监,曾在参与曝光世奢会可疑行为。今年7月,世奢会被北京工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花总」曾与本月17日被北京警方带走问话,昨天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取保候审。有「花总」朋友向《南华早报》表示,已与「花总」取得电话联系,确认其已离开看守所。

「花总」今晨在其个人微博上称「结案前,不会对案情做任何评述」,但表示自己「取保候审,只算暂还自由」,其作为犯罪嫌疑人,「仍算不上清白之身」。

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新闻发言人王肇辉今晨也在个人微博上表示,昨日傍晚与「花总」见面,并送其到首都机场。王肇辉在微博上说,「他(「花总」)一如既往的平静,对于昨天被带进去的情况和遭遇,他的描述依旧客观、冷静。但布满血丝的眼出卖了他无眠的一整天。安检处,望着他瘦削的背影,越发觉得人在体制面前的渺小和无助。保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