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佬谈打井排污

2013年9月20日

劉健威 此時此刻

打井排污

在內地,高架橋下,柱子上往往寫着「打井」二字,跟着姓名也沒有,只留下一個電話號碼,鬼鬼祟祟的。

朋友說,這就是為工廠打井排污者留下的電話號碼。

內地近年環保抓緊了,去年,一間化工廠的排污費是每立方米一點九元,每日排污千噸以上的企業每月排污費便逾六萬元;可是找人打口深約百米的井排污,兩三天工夫,所花不到三萬元,就一勞永逸, 省掉龐大的排污費,所以打井排污,現在十分普遍。

那是比賣地溝油更黑心,遺禍更深遠的事──買賣和使用地溝油,頂多損害這一代人的健康,可是把化工污水輸進地下水層排污,既污染地下水,也污染土地,長此下去,水不能喝、土地不能種稼莊;據說,山東有個縣,半個縣的食水是有味的,裏面也不知有多少化學物質。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地和水源都沒有了,子孫後代,如何生活下去?

這一兩代中國人自私到了極點,自然資源毫不留情地砍伐貽盡;更不止,連最基本的生存條件──水源和土地都不留給子孫後代;猛虎猶不食其子,只有人類才做得出這比禽獸更冷酷的事。

有人問住在那裏的人為啥不在別的城巿買房?他說:「我覺得打井排污是向四周圓周擴散的。你在哪都跑不掉,除非出國。」

前夕,在北京碰到一個中年人,他感慨說:「你知道嗎?文革的時候,偌大一個中國,也容不下一個人。」他指的是政治網羅,令他無藏身之所;而很快的未來,自然遭受大破壞,大部分中國人恐怕也無地立足了。三十六着走為上着,向外逃,是必然的選擇。事實現在許多高官富商也早做好了安排──哪一個的下一代沒外國護照?但能走的只有少數人,上十億的人如何生存下去?真叫人不敢想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3年9月21日20:56 | #1

    类似的内幕贵博客已经发表过,不过在此我依然
    要对共匪们说:我们操你祖宗18代。共匪们一定会
    垮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