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薄熙来家书公开后将成毛派精神领袖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本周(9月17日),一封薄熙来在秦城监狱写就的家书通过海外博讯传出,此后《南华早报》和本台记者都从接近薄熙来家庭处的信息源证实了这封家书的真实性。目前网上流传的薄熙来家书据说写于9月12日,目前流传的版本共有四百多字,相信应该只是薄熙来亲属得到家书的一部分。这封家书公开后,薄熙来作为中国毛派精神领袖的地位似乎已经确立。

在2012年3月被双规后,薄熙来已被羁押了1年半。期间,根据庭审记录,薄熙来给中共高层写了几封信,但他和家中亲友联系并未获允许,只是在去年底薄家委托律师李贵方后,薄熙来的亲友才能通过律师间接得到薄的信息。

此前几天,济南中级法院宣布,将在本周日(9月22日)对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这封家书在此时被官方允许发出,并通过海外网站公布,其政治意义非常微妙。

目前网上流传的薄熙来家书据说写于9月12日,目前流传的版本共有四百多字,相信应该只是薄熙来亲属得到家书的一部分。

薄熙来首先感谢了他的家人,他说,“那天庭审,你们在我身后,就像有靠山,心里就特別踏实。患难之中更见骨肉情深,感谢你们的关心、同情和理解。在我已被彻底否定、打倒、搞臭之时,你们给予我深深的关切,让我特别感动,体会到人间的真情,这是最可宝贵的!”

此前本台曾报道,薄熙来的五位家人,薄熙来长子李望知、薄熙来的妹妹薄小莹,薄熙来的三个兄弟薄熙成、薄熙永、薄熙宁旁听了五天的庭审,庭审期间,他们被安排在济南市政府的招待所舜耕山庄,以避免与媒体接触。

最后一天庭审,薄熙来做长篇总结陈述后,薄熙来的家人集体站起,鼓掌支持薄,并高声说,“熙来好样的,我们支持你”。

这封信最有意思的部分在于薄对坐牢的决绝态度。

薄熙来说,“爸爸(薄一波)妈妈走了,但他们的教诲深植于心,我绝不会辱没他们,不会辱没他们的光荣。再大的苦难我也能承受。爸爸妈妈有七个儿女,倒下一个算不了什么,还有六个能自由的呼吸!妈妈的照片就放在我的床头,有慈母陪伴,我不弧独。”

薄熙来的家书中坚持庭审五天的立场,再次为自己自辩,他说,“谷开来收的钱,搞的房子,从未告诉我,我完全不知情。1115案我全不知情。王立军、徐明是她的朋友,又搞翻了,是一场闹剧。”

薄熙来说,“(谷开来)把我牵连进去,真冤枉,但总有一天会搞清楚,我会在监狱中静静地等。爸爸一生坐了多次监狱,我会以他为榜样!”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与邓小平等人被列为“中共八大元老”,薄一波起家于山西新军,是陕甘宁的中央红军向东扩展的关键人物。

1949年建国前,薄一波就曾被当时的国民政府至少两次逮捕入狱。1966年文革期间,薄熙来受迫害批斗,70年代末才获平反,重返政坛。薄熙来在文革期间也坐过少管所的牢房。

在庭审最后一天的薄熙来的最后陈述中,薄熙来也谈到了父辈坐牢的问题。

薄熙来说,“我的父辈为了党的事业两次坐监狱,我不是被国民党反动派审查,而是被自己深爱的党审查,所以我有机会主义的侥幸心理”。薄熙来以此解释自己在中纪委双规阶段的自述供词。

庭审最后一天,薄熙来的总结陈词,他自称从未想过做中国的普京,也并未试图和李克强争夺总理职位,这些涉及高层政治运作机密的话语都被公开版本删除。但薄熙来并未在总结陈词中谈及任何自己的个人政治理念,或者批判当局的政治意识形态。

但薄熙来此次下台,从温家宝引用中共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暗指重庆有复辟文革的嫌疑,以及薄熙来庭审期间集结在庭外的数百名毛派支持者,以及网路上左右派白热化的争议,薄案的意识形态一面虽然在庭审中被遮蔽,但并未能彻底消弭。

资深媒体人、《共识网》创办人周志兴在薄案庭审后的一篇博文《聪明和智慧》,罕见地提供了薄熙来对这一问题的一些个人表述。

2011年9月,周志兴以学者身份,被重庆官方邀请到重庆参观,听红歌演唱,并参加薄熙来出席的一次小范围座谈会。

薄首先谈了敏感的李庄案,他说,“按道理说,我不应该整李庄,我知道他是傅洋和郑小虎的人,傅洋和郑小虎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尤其是郑小虎,文革中我们住一个牢房,我个子大,吃不饱,郑小虎把自己的粮食省下来给我吃。但是,我不管这些,还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周志兴回忆说,出席这个座谈会的,除了他,大都是体制内的官员和学者。记得有前中组部长张全景,社科院副院长朱佳木,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李捷,还有温铁军、李希光、程恩富、崔之元、苏伟、房宁等人。

“他们说了很多赞扬重庆的话。”周描述,在这个场合,周提出了有些尖锐的问题,“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毛泽东是分水岭之一,左派认为毛仍然是千古伟人,而右派则是完全相反的看法。因此,唱红歌的结果是使许多人站到对立面去。”

对此,薄熙来明确回应说,“按道理说,我应当不喜欢毛泽东,我父亲因为文革被整了十二年,我自己也坐过监狱,但是,我想来想去,中国只有走毛泽东的道路才行。”

后天,薄熙来就将面临一审宣判。

薄涉嫌的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中,根据五天的庭审情况,法国戛纳价值350万美元的别墅一项可能会因证据不足不被认定为薄的受贿金额,即便如此,他至少仍将面临12-15年的有期徒刑。

虽然薄熙来在家书中说,“总有一天会搞清楚,我会在监狱中静静地等”,但现年64岁的薄熙来已经不太可能有机会重返政坛。

经过这一次审判后,薄坚持否定所有经济指控,与其与勾兑认罪,换取较短刑期,薄虽然并未当庭挑战当局,但某种意义上,他选择了更为激烈的红色之路。这封家书公开后,薄熙来作为中国毛派精神领袖的地位似乎已经确立。

由于这个政权的红色基因,薄的选择并未被严厉打压,他甚至还可能获得较短的刑期,但除非当前的政治格局有颠覆性的变动,否则薄的政治命运只能是旁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