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香港的民主进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英美官方就香港普选说几句话,这只能是一场游戏。但政治的规律有时会鼓励某些假大空的表演。英国在还控制香港的最后日子里都斗输了,现在它说几句‘官话’能有什么作用?”“经常有人拿一个质问揶揄英国政府:你们现在关心香港的民主,早干什么去了?港英时代的港督都是女王直接任命,什么时候听过香港人的意见?”“此前英国统治了它99年,派总督,强行输入英语,要求香港人对女王效忠。因为这一切,英国方面在谈香港民主问题时不该像功臣似的,而应有几分歉疚。”“英国作为香港的前宗主国,有时多表现出一些热心也可以理解。但英国政府做政治表态时应当谨慎和自重,这是它应有的一份外交文明。”

香港《文汇报》的社论称:“为了在香港回归后延续英国的殖民主义利益,英国实际上已经苦心经营了许多年,在香港培植了一帮反华乱港的亲英政治势力,形成了今天他们的代言人和代理政党。香港回归16年来,一大批隐蔽身份的军情六处特务回流香港,渗入到政党、团体、司法界、商会、传媒、政府要害部门,加紧抢夺香港管治权。英国情报部门出身的前布政司霍德每逢香港有重大政治活动,都一定会亲自来港‘指导’反对派。有‘魔僧’之称的军情六处特务顾汝德在‘占领中环’升温之际坐镇香港指挥反对派。美国也调派了有军政背景的夏千福取代离任的驻港总领事杨甦棣。夏千福履新一个多月间,已频繁干预香港政制发展和普选。随后施维尔声称‘英国也随时(为香港普选)准备提供任何支持’。这显示美英连手干预香港普选,已经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卢峯的社论称:“老实说,批评英国政府对香港事务包括普选问题指指点点的政府官员及建制派政客要不是患了健忘症就是脑筋不清不楚。英国是九七年前管治香港的国家,是设立香港现时宪制地位的关键力量,也是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国。换言之,香港跟英国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政治、文化渊源,英国对香港九七年后的发展更负有不可推卸的条约责任。”“回归前多位英国首相包括马卓安等曾一再表示英国不会放弃对香港的责任,英国不会让香港孤单上路(Walk alone)。现在香港正处于落实高度自治,迈向全面民主的关键时刻,英国政府及国际社会更没有理由袖手旁观,更有必要扶香港一把,令香港顺利落实一套符合国际公认标准的民主政制。”“北京以至特区政府根本不必反应过敏。要是有一天英、美等国对香港的情况不闻不问,对香港的发展毫无兴趣,那才是香港的末日。”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近年来,西方阵营(特别是美国和英国)对于香港事务,本已兴趣不大,”“一般认为,美英对港事转趋高调,与特首普选将开展咨询有关,他们企图发挥影响力”。“香港事务的性质,因为历史与现实因素,美英表达关心或在理念层面表示支持,问题不大,一般港人也会接受,但是若演变至在国际向中国施压,甚至资助民主派等,则肯定会强化北京的忧疑:当年东欧的茉莉花革命、近年的阿拉伯之春等,会否以类似形式在香港出现?若北京认定事态朝这个方向发展,很难想象选举安排会宽松处理,势必紧抓更多安全系数,届时港人与北京扞格更大,对抗更尖锐,若外力趁机再起作用,局势发展就值得担心了。”“事实上,即使美英连手,以中国今时今日的国力,难道北京会屈服?所以,香港的民主进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抛开美英盘算的影响,切实与中央商讨,寻求一套可以取得最大公约数的普选特首安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12月13日23:36 | #1

    一国两制,彻底失败,和平统一,永远不可能。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