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同时爱两个国家吗?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何越

英国华文媒体《华闻周刊》林入女士邀我为中秋特刊撰文,主题是‘月在他乡明’。我愣了愣。

过去几十年里,“月是故乡明”在我脑里时时铭刻,从未更改。移居英国近十年,突然见到“月在他乡明”这个陈述,心里竟然有了负罪感。可这明明是海外华人心中的大实话。我们移居他乡,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质量,或为求学而来,或为爱而来,或为孩子的教育而来,或为更好的空气和环境而来,或为更好的制度而来。在这里成了家,生了孩子,住得久了,不知不觉中,英国成了第二故乡。说“月在他乡明”,情理之中。

可虽是一句大实话,把它说出口,似乎却有愧疚之心。如果“月在他乡明”,那故乡的月还明吗?如果故乡的月仍然明亮,把他乡明月置于首位,是否有忘恩负义的味道?会不会被指责为不爱国?

我的英国先生常常说我过分地爱国。我自己也承认,我定居英国后更爱国。在英国生活的这近十年里,遇到中英有争议的事宜,无论是非如何,我必与英国先生较劲,为中国辩护,一种深厚的爱国之情,似乎不由自主地促使我必须捍卫中国,捍卫在英国作为少数族群的中国人的声誉。我的英国先生非常不解,认为我爱国主义情节过重,青红皂白不分。“我在英国是少数族群,我的标签是‘中国人’,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捍卫中国的话,谁还会来尊重我?”先生不能接受这个说法:“种族歧视是违法的,你在英国这么久,受过歧视吗?而且你们中国现在经济这么强大,是英国奢侈品购买力的主力军,伦敦中心贵区房子的大买家,谁敢小视中国人?”还有一件事,我先生也不明白:2007年我们在北京参观圆明园,英军作为侵略者的历史反复被提及。他当时问:“这些都是我们老祖宗做的事,和我们无关,为什么要这么强调?”我告诉他圆明园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他听不明白。他只上过公民教育课,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课他闻所未闻。

一篇文章似乎让我给先生的问题找到了答案,这是一篇来自FT中文网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影响中国对外政策》的文章,里面谈到“爱国主义教育运动把叙述的重点转向中国与外国侵略者之间的斗争,中国的角色由一个光荣的胜利者变成了一个孱弱的受迫害者……世界对中国的看法与中国人(上至最高层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对中国的看法迥然不同。对世界其他地方而言,中国就像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一心想欺侮那些小一点的国家。而在许多中国人心目中,中国仍然是一个贫穷、孱弱、屈辱的国家。一个老被找麻烦的国家怎么可能欺负别国呢?”当然这篇文章多有偏颇,因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功能远不仅于此。但是,每一位受过爱国教育的中国人,无人不晓血国耻,扬国威,爱我中华,及筑我长城等等这些标语,爱国必须是专一的。即便如此,人在英国的我,禁不住想发问:时过境迁,中国国力日渐强大,早已不是东亚病夫。进入二十一世纪,爱国之心,可以分享了吗?我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现在定居英国,我可以同时爱两个国家吗?现有的爱国主义教育下的定义告诉我:我不能。因为爱国,即指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排他式的爱国方式。可是看看英国人,他们没有这个担心。因为如果英国人移民海外,政府允许英国人取得第二国籍,甚至第三国籍。只要生为英国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英国大门永远敞开。人民与国家的关系是自由的,没有心灵捆绑。

我想说“月在他乡明”,可我有负罪感;我想说“月是故乡明”,却又觉得似乎还语不达意。如同国籍取舍问题,我如果选择了英国籍,我会有负罪感,因为我必须放弃中国籍。可是,如果不取得英国籍,生活上的麻烦着实过多。爱国主义的内涵,新形势下,能否扩大?可否不再是单选题?那时候,我可以如释重负,放开声喉大叫:月是故乡明,他乡月也明!

——-

爱国主义教育影响中国对外政策

因在反日游行中用自行车锁砸伤一名开丰田车的中国同胞,现年21岁的蔡洋于今年9月被捕。蔡洋被捕后,他母亲试图为他的行为辩解。

杨水兰说:“学校教他‘日本人是坏人’,打开电视,大部分电视剧都是关于抗日的。怎么可能不恨日本人?”

杨水兰的话似乎有些道理,只除了一点:被蔡洋砸伤的是一名50岁的中国人,而非日本人。

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苏联解体使当时的中国领导人意识到:中共必须改进“思想工作”。因此,他们发起了一场持续至今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

这种有选择的历史教育一方面突出外国侵略者的残暴,一方面忽略中国领导人自身的一些暴行和错误,其目的在于培养一种民族主义的、反西方的受害者心态,从而增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以往的历史叙述着重刻画中共最终取得阶级斗争的胜利,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则把叙述的重点转向中国与外国侵略者之间的斗争,中国的角色由一个光荣的胜利者变成了一个孱弱的受迫害者。

中国与邻国的关系日趋紧张,其中最令人困惑、也最令人不安的一点是,世界对中国的看法与中国人(上至最高层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对中国的看法迥然不同。

对世界其他地方而言,中国就像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一心想欺侮那些小一点的国家。而在许多中国人心目中,中国仍然是一个贫穷、孱弱、屈辱的国家。一个老被找麻烦的国家怎么可能欺负别国呢?

20年爱国主义教育的成果,从中国对邻国外交政策立场的迅速转变中可以看出。

长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奉行一种外交政策,这种政策的意图就是将其邻国纳入自己的羽翼。但实际上中国与几乎每一个重要的地区合作伙伴都存在领土争端,如今,中国政府只剩下两个盟友——巴基斯坦和朝鲜。这两个国家都处于一团糟的状态。

与日本的争端是中国最严重的地区争端。而对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度感到紧张不安的日本民众,刚刚以压倒性多数票选出了一届右翼的政府。

一年前要是有人说中日之间可能爆发战争,这个人肯定会被当成疯子。

但如今,西方外交家、甚至中国政府的一些资深顾问都担心,如果中国船只或飞机在东中国海争议岛屿附近与日本船只发生冲突,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在中国官员和普通民众当中,战争之说流传颇广。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是,一场“有限的战争”对中国政府有利无害。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这样一场战争显示其决心,并巩固国内对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政府的支持。

这种观点目前还不是主流。持这种观点的人主张,美国是一只“纸老虎”,其在中东的行动以及金融危机都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实力。他们断言,如果中国能够从日本手中迅速地夺走几个无人居住的岛屿,美国政府不会干涉。

另外一些头脑比较冷静的中国战略家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他们认为,美国政府会被迫向亚洲地区的盟友们表明姿态,以示美国有意愿、也有能力为这些国家出头。

就目前而言,关于战争的言论仍只是一些老将军和蔡洋这样的年轻人的空谈。这些年轻人从小接受民族主义教育和毋忘国耻思想的熏陶。

别国无法改变中国的教育体制,也无法改变中国根深蒂固的世界观。但至少,外国领导人必须了解中国领导人的心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